持久液

研究表明調情是人類的本能

科學家說,在很多時候,調情是不自覺的,特別是身體語言上的調情,人們可能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有時候人們在“放電”,但是他們自己可能完全沒有意識到。但只要是言語上的調情,基本上都是刻意的。
  本報綜合報導 跟人們普遍設想的不同,科學家表示,幾乎所有人,無論單身還是已婚,都會調情。單身人士調情是因為他們要尋找伴侶,而很多已婚人士繼續調情,往往是出於好奇,想測試一個人的配偶觀以及其他選擇的可能性。
  科學家認為,無論是生物學還是文化因素使然,調情幾乎成為人類的第二本能。適當的調情無傷大雅,甚至能幫助減少人與人之間的摩擦;但是如果把握不好的話,調情也可能會變得非常危險,甚至使人陷入難以擺脫的困境。
  人人都會調情?
  有些人聲稱自己無論單身還是已婚,都不會跟別人調情。但是科學家表示,調情不僅包括和別人進行言語交流,而且還包括姿態、表情、動作甚至眼神。一個人身體前傾、歪頭、蹺腿、揚眉、凝視和撥頭髮等小動作,有時候也是一種調情的表現方式。
  科學家把這些小動作視為“歡迎進一步接觸”的信號,意味著開始產生好感,而這些信號是動物行動學上重要的一環,是兩性關係發展的重要起點。
  調情有助尋找伴侶
  人們調情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人們無法控制。無論是生物學因素還是文化因素使然,人類註定會調情。上世紀60年代,德國生態學家艾伯•亞貝費特在非洲一個原始部落進行拍攝,發現部落女性的調情方式和美國摩登女性沒什麼兩樣:都是長時間凝視,然後微微歪頭,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
  進化論生物學家認為,過去,那些更擅長調情的人能夠更迅速地找到伴侶,從而繁殖下一代,因此,調情這種行為開始在人類社會蔓延。美國明尼蘇達州大學社會心理學專案負責人傑斐裡•辛普森表示:“很多人覺得調情是一種世界通用的無聲語言,它促進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帕伯指出,早在2000多年前,古羅馬詩人奧維德撰寫的詩集《愛的藝術》,可謂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本出版的“調情指南”。
  科學家表示,在掌握了調情的技巧後,調情幾乎成為了人類的第二本能。很多已婚人士繼續調情,往往是出於好奇使然,想測試一個人的配偶觀以及其他選擇的可能性。對於生物學家來說,調情似乎成為人繼續找到配偶的保障。此外,和他人調情可能會引起配偶的警覺,促使配偶重新審視和改善兩個人的關係。
  有人認為,調情無傷大雅。調情只是一種人人都會玩的小遊戲。在過去30年一直在研究調情這個課題的獨立研究員蒂莫西•帕伯表示:“有時候人們可能會盡情‘放電’,但是他們並沒有想要借此獲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