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租個男友回家親身經歷

租個男友回家親身經歷
偶爾也會翻看他當時留給我的號碼,我儲存的名字是“演員”,對這兩個字,我沒有怨恨,惟有苦笑。
  我不是本地人,從小就對上海這個城市充滿了幻想。幾年前,我放棄原本在家鄉穩定安逸的生活,來到上海。隨著年齡一天天逼近30,爸媽對我的擔憂日漸顯現。三年了,每個假期,我總是一人一包一張車票在家鄉與這個城市間來回,例行的家庭電話總會聽到媽媽憂愁的聲音,“我只是怕你一個人孤單!”
  (面前的寶琳,穿得很樸實,素面朝天,言語卻很犀利。很難想像,她是那種會去”租“個男朋友回家的人。也許人逼急了,就什麼都做得出來吧。)
  我決定租個男人回家
  一個人其實並不孤單,但我卻怕,家鄉的爸爸媽媽不快樂。只要他們快樂,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哪怕是說謊!於是我告訴父母,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之所以不能帶他回家,是因為公司派他去新加坡實習一年。
  也許因為我從小就是個老實的姑娘,父母對我所說的,絲毫沒有懷疑。只是偶然,父親會叨咕幾句,“怎麼逢年過節也不讓回來呀?”我就解釋說,他新進公司,假期少,難得回來幾天,要陪自己的父母云云。可就這麼著,那個我捏造出來的“男朋友”,已經不知不覺在新加坡“工作”兩年了,“紙”已經快包不住“火”了。就在那時,我看到了網上的那則徵婚廣告……
  以前,當我對朋友說要“租”個男人回家時,10個人裡有9個人都覺得我瘋了,而我也當自己只是信口雌黃,從來沒想去執行過,直到他出現。徵婚廣告上的男人叫KC,相貌清秀,無論職業還是其他條件,都接近我的理想。
  之前,我一直擔心那些“租”來的男人,萬一是騙子,或不可靠怎麼辦?但說來也巧,這次的徵婚廣告,剛好是我認識的朋友所貼,於是,我鬼使神差地寫了封Email給素未謀面的KC,告訴他自己的苦惱,還有想“租”他回家見父母的提議……
  (根據寶琳提供的網路位址,我找到了那則徵婚廣告,照片裡的男子白淨秀氣,笑容燦爛。後面無數mm的跟帖也證實了他人氣之高,這樣一個男子,若是真的作為“准女婿”帶回家,估計沒有一位老人家會不滿意的。)
  等了五個小時他才出現
  出乎意料,KC很快回了Email給我,他不僅同意了我的提議,還約我在南京路某餐廳見面,那次見面讓我無比難忘。從19點到22點30分,每隔半小時就接到他一個電話“我馬上就來,一定到”,結果人卻始終未出現。最終堅持到餐廳打烊,我才悻悻然起身,圓臉的服務員壞笑著說:“小姐,你始終是一個人吧?”因為之前,我不停向她保證,“還有一個人,馬上就來”,以此阻止她在餐廳人滿為患的時刻,再在我對面插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