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童子雞的豔遇

童子雞的豔遇

阿雲小的時候長的又黑又瘦毫不起眼,慢慢地也長得人高馬大,到了

想女人的年齡了,於是他常偷偷地手淫。

  有一天中午,他躺在床上睡不著覺,便拔出雞巴上下捋著玩。

  這時,嫂子美華正好從他猴走過,她一扭臉便看到了。嫂子大吃一

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忙仔細又看了看,-看不要緊,只覺著自己

下體有一股熱乎乎的水馬上流了出來。嫂子趕緊夾緊雙腿,可那水仍不斷

湧出。

  美華今年二十八歲,正是極需性愛的青春年華,可偏偏表哥是個海員

,一年難得從家呆上幾天,難以滿足美華的性欲,現在嫂於是多麼希望有

人肏她啊!所以今天見到阿雲的裸體和他的大雞巴,不由的淫心大動,淫

水兒四溢。她心想:嘩,好大的雞巴!這要捅到我的洞洞裏,狠狠地肏肏

我,滋味一定美死了!可怎樣才能讓這個童子雞肏我呢?

  得那天中午,阿雲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就聽見走廊裏傳來“篤,篤
”的腳步聲,阿雲扭頭一看是嫂子走了過來,可再仔細一看阿雲心裏不由

“砰,砰”直跳。只見嫂子上身穿著一件緊身T恤,露著一截雪白的胸脯

和肚皮,那對脹鼓鼓,沈甸甸的大乳房,仿佛隨時會裂衣而出似的!她下

身穿一條迷你裙,露出一雙柔滑豐腴的大腿。她一邊走,那兩個奶子就像

兩個兔子在活潑跳動。阿雲感到喉嚨裏乾涸起來。

  美華款款走到阿雲跟前,媚態十足的瞟了阿雲一眼,嬌聲說道:“阿

雲,看電視呢。”說著,她一下坐在阿雲對面沙發上,並俯下身子假意拿

東西,於是阿雲看到她T恤裏那兩個肥奶和迷人的乳溝。

  阿雲的耳根兒熱了起來,於是低下了頭。美華見阿雲眼光向下,便將

她的一雙大腿劈開,於是迷你裙內春光外泄!大腿的頂端,是一條肉色三

角褲頭,但看起來就像沒有!阿雲的臉“騰”的一下紅了,連忙把視線移

開。嫂子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

  她站起身道:“你看吧,我去洗個澡。”說著向浴室走去。

  阿雲偷偷細看:嫂子的條子真正,走起路來屁股還一扭一扭的,真他

媽的撩人。

  美華走到浴室門口,忽然扭頭瞟了阿雲一眼,正好與阿雲的目光相對,

阿雲嚇了一跳,連忙低下頭。嫂子“咯”的笑了一聲,便扭身講了浴室。

  阿雲的心“砰,砰”跳了好長時閑定下來,不禁又想:嫂子的奶子真

大,這要摸起來一定很來勁。她的陰毛也一定很茂盛,剛才她劈開腿的時候

,阿雲看見她大腿根裏黑乎乎一片。想著想著,阿雲的雞巴開始變粗變硬。

  這時阿雲聽見浴室裏傳來“嘩,嘩”的水聲,阿雲不禁又想:“這時嫂

子一定渾身脫得精光,一手拿著噴頭,一手揣弄那雙肥奶,要麼正刷洗那片

黑黑的陰毛。”這一想,阿雲的雞巴就全然勃發起來,褲子上頂起一個小帳

篷。

  這時就聽浴室裏傳來嫂子的一聲驚叫,接著又聽見嫂子叫阿雲的名字。

阿雲趕忙跑了過去,拉開浴室門一看,只見嫂子斜坐在地上,衣裙已經不在

,身上只裹著一條浴巾,露著光潔的肩頭和兩條修長雪白的大腿。美華見阿

雲進來便又“哎吆”一聲,阿雲連忙問:“嫂子,你怎麼了?”

  美華疼痛不堪地樣子,蹙著眉頭:“我拗了腳腕子,哎喲,疼死了?”

 阿雲站在嫂嫂旁邊不知所措,美華說:“你扶我到床上躺一會兒就沒事了。”

  阿雲俯下身拉住美華的胳膊,這時阿雲又看見嫂子那半露的奶子和深深

的乳溝,阿雲的心又開始猛烈跳起來。阿雲雙手攙住她的胳膊把她扶起來,

手掌裏感覺一片柔滑,阿雲的心一下子酥軟了。

  阿雲屏住氣,攙著她往前走。剛走兩步,美華又“哎喲”一聲,幾乎跌

倒。阿雲忙搭上另一隻手,攬住嫂子的腰。嫂子的腰肢是那樣纖細柔軟!嫂

子借勢扒住阿雲的肩膀,雙手從後肩和前胸摟住阿雲的脖子。阿雲幾乎是肩

背著她往前挪。阿雲渾身燥熱,心似乎已經跳到喉嚨口了,緊張得腿肚發抖

。那溫熱的胸脯、挺拔的奶子貼著阿雲的腰,那柔軟的頭髮蹭著阿雲的脖頸

,阿雲已經渾身痙攣。

  阿雲把她扶到她的房間裏,扶她坐到床上。剛鬆開手,她又“哎喲”一

聲,幾乎從床上翻下來。阿雲急忙抱住她,她的胸脯緊緊貼著阿雲的胸脯,

阿雲覺得簡直要焚毀了。阿雲一用勁就把她托起來,輕輕放到床上,阿雲感

到她摟扒著的手臂依依不捨地鬆開了。

  阿雲慌忙抹一把汗,對嫂子說:“嫂子,你好好歇著,阿雲走了。”

  美華歪過頭說:“我剛才還扭著腰了,你給我捶捶。”

  阿雲遲疑片刻就低著頭又走到床前,問:“嫂子,你說捶哪兒?”

  美華用手指著纖腰說:“就這兒。”

  阿雲就攥起拳頭輕輕地在她腰上捶擊。

  美華呻吟一聲:“哎喲,太重了?”

  阿雲就更輕一點叩擊。

  美華嬌嗔道:“你真笨,你輕輕揉一揉。”

  阿雲就鬆開拳頭,用手掌撫摸起來。阿雲偷偷地看了一眼嫂子仰躺著

的隆起的胸脯。

  嫂子迷離的眼睛異樣地瞅著阿雲說:“你多大了?十六?”

  “嗯……”阿雲點點頭。

  “長這麼大還沒嚐過女人滋味吧?”

  阿雲被她問得臊紅了臉。

  “想不想嚐嚐?”

  阿雲的頭髮似乎倒豎了起來,手臂抖顫,喉嚨憋得誨出話,臉漲得通紅。

  嫂子吃吃地笑道:“說話啊,到底想不想嘛?”

  阿雲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忽聽嫂子叫自己的名字,阿雲剛起頭,嫂子一

把抓住阿雲的胳膊,從床上翻坐起來,撲進阿雲的懷裏。阿雲一下子驚呆了

!那個美好的肉體在阿雲懷裏抖顫不止。一股無法遏止的欲望摧著阿雲把她

死死地箍抱到懷裏。阿雲就這樣緊緊地摟著她,不知道應該做什麼。

  她突然往上一躥,咬住阿雲的嘴唇,阿雲就感到她的舌頭進入阿雲的口

腔。阿雲咬住那個無與倫比的舌頭吮咂著,直到她嗷嗷嗷地呻喚起來才松了

口。她癡迷地咧著嘴,示意阿雲把她咬疼了,卻又把嘴唇努著迎上來,暗示

著阿雲的嘴唇。阿雲在一瞬間準確無誤地解開了那個啞語式的暗示,就把舌

頭伸進她的嘴裏。她的咂吮比阿雲更貪婪更狠勁,直到阿雲忍不住也嗷嗷嗷

地叫起來。她卻仍舊咂住不放,只是稍微放鬆了口。

  她的雙臂箍住阿雲的脖子,渾身卻像一口袋糧食一樣往下墜。於是她就

倒下去,背倚在床邊上,把阿雲也墜倒了,壓在她的身上。

  阿雲的欲火“騰”的燃了起來,不可遏制!阿雲挺起身,三兩下就把衣

服扒得精光。雖然阿雲已很匆忙地脫著,可她還是嫌慢,當阿雲的褲子褪下

去的時候,嫂子已經抓住了阿雲的雞巴。

  阿雲的雞巴全無掩遮地勃發出來!阿雲覺得從每一根頭髮到腳尖的指甲

都鼓脹起來,像充足了氣,像要崩破炸裂了。阿雲抓住嫂子的浴巾,一把扯

了下來!嫂子的光身子一下子坦露出來:潔白如雪的酥胸,聳挺的玉乳,鮮

紅的乳頭,白嫩的肚皮,細密黑亮的陰毛,粉白豐腴的大腿間,一團隆起的

嫩肉,猶如一個鮮嫩欲滴的水蜜桃……處處春色撩人,勾人魂魄,

  嫂子對阿雲的雞巴愛不釋手,攥著阿雲的雞巴上下使勁套弄了兩下,“

啊?”阿雲低叫一聲,鼻息緊促得像一部鼓風機。這當兒,阿雲的渾身像遭

到電擊一樣,一股奇異的感覺從萬潮起,迅即傳到全身,阿雲承受不住那

種美妙無比的感覺的衝擊,身子一顫,一股像漿糊一樣濃濃的白色液體從阿

雲的雞巴裏噴射而出,嫂子驚叫一聲,連忙撒手,可已經來不急,那液體噴

了她一手,接著那液體又一連噴了好幾股,結果噴得嫂子肚皮上、大腿上到

處都是!阿雲射完以後,覺著一身鬆軟一身疲憊一身輕鬆,喉嚨裏通暢了,

燥熱退去了,頓然覺得消融了。

  阿雲看到嫂子身上那一片片濃漿,阿雲知道自己犯了大錯,不由得既懊

悔又緊張,連說話都語無倫次:“嫂子…我…我…”

  嫂子悻悻地說:“好了,好了,別肇,快給我擦擦”。

  阿雲急忙找擦的東西,可一看周圍什麼也沒有,就連忙拿過阿雲的褲頭

在嫂子身上擦拭,嫂子讚賞地點了點頭,然後歎了口氣道:“你還嫩啊?”

  阿雲的臉紅了,低頭不語只顧擦。一會兒嫂子身上便擦乾淨了,然後阿

雲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耷拉著腦袋。

  美華看見阿雲的窘態,不由“撲哧”一聲笑了,她一拉阿雲的胳膊,說

:“來,好兄弟,躺我旁邊。”阿雲順從地躺了下來。

  她拉過阿雲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阿雲一掌全是軟肉,又軟又滑的。阿雲

的身子又是一麻。阿雲撫揣著她的兩隻奶子,她的手就搓揉著阿雲的雞巴。

美華用另一隻手撐起身子,用她的奶子在阿雲眼上臉上鼻頭上磨蹭,最後停

在阿雲的嘴上。阿雲想張口吮住,又覺得不好意思。美華用指頭輕輕掰開阿

雲的嘴唇,阿雲就明白了她的用意,也就不覺得不好意思了,一張嘴就把半

拉子奶頭都吞進去了。

  美華嗷喲一聲呻喚,就趴在阿雲的身上扭動起來呻吟起來,她又把另一

隻奶子遞到阿雲的嘴裏讓阿雲吮咂,更加歡快地扭動著呻吟著。

  阿雲大口大口地吸吮著奶子,那美妙的乳頭,像一顆小石子挺立起來。

  阿雲聽著嫂子哎哎喲喲的呻喚,阿雲的那種鼓脹的感覺又躥起來,阿雲

的雞巴開始迅速地增粗變長,馬上就翹翹起來,一下子頂在嫂子的肚皮上,

嫂子立刻就覺出來了。

  美華把嘴巴貼近阿雲的耳朵輕聲說:“奶子好吃嗎?”

  阿雲嘴裏叼著嫂子的奶頭不放,聲音變得含糊不清:“好吃?”

  美華又問:“好玩嗎?”

  阿雲狠狠吸了兩口奶子,說:“嗯……好玩”

  美華笑嘻嘻地說:“有個東西比奶子還好玩,你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