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第一次嫖妓經歷

   我今年30歲,從來沒跟我老婆以外的女人發生過關係。
   昨天我一個同學結婚,晚上我跟兩個要好的同學吃飯,他們一個是眼鏡,一個是胖子。眼鏡是個上班族,胖子經營個小公司,是個合格的生意人。席間我們各自感歎奔波的辛苦,生活的不如意,對現實社會不公平無奈。胖子說,公家的錢最好賺,請他們嫖妓就全搞定了。說到嫖妓,他問我和眼鏡,玩過沒有。我倆相視一笑。胖子已然明白,說:“瞧你們來也30好幾了,該見識的得見識,該享受的得享受。今天我請客,讓你們倆見見世面。我說我不去,沒那興致。胖子說:怎麼回事你,上學的時候你就一身的抹不開肉,現在還這樣?都什麼年代了,別讓我小瞧啊。眼鏡也執意不去。胖子無奈,說,那就跟我去洗個澡,洗個澡總成吧。我們無法推脫了。胖子給他一個朋友打電話,約好某洗浴中心見。他的那個朋友也有點胖,咱就叫他2胖子吧。
   第一次進洗浴中心,還別說,這種地方,確實能找點心理平衡:進們就有服務生伺候,幫忙脫鞋,脫衣服。還大哥長大哥短的。好象每個客人都是黑社會老大似的。
   自打出了校門,我就不記得自己在公共浴池洗過澡,可能自己有潔癖,總覺的不乾淨。胖子脫了衣服就泡進池子裡,我說,嘿,誰都在裡頭泡,髒不髒啊?胖子不屑的說:”你又來了,人生苦短,該享受的得享受,想那麼多幹什麼。我無語,跟眼鏡去淋浴。這時候,2胖子也來了。然後他們3個搓澡,我也不搓澡,就進桑拿房,在這個濕度和溫度都要接近人體極限的小屋裡,我沒堅持多久就受不了了。
   4個人來到2樓,這裡有免費的足底保健,10分鐘,別說,挺舒服,也解乏。一邊保健,胖子就開始問這裡的情況,她們說,特服在3樓,2樓只是正規的保健項目。胖子說:一會咱就上去,我跟老闆講價去。我說我不去,那個2胖子撲哧就笑了,說,瞧不出哥們還整這個假正經?我氣不打一處來。眼鏡也說不不去,2胖子又貶低了他一頓。我說,咱倆上去,眼鏡還沒結婚,你就別去了。(也不知道我是幫了眼鏡還是害他失去了一次機會)2胖子大喜,我倆就上樓,胖子對2胖子說,照顧我兄弟啊,得讓他先挑。
   我倆來到3樓,這地方燈光昏暗,空氣污濁,樓道兩側都是包房。服務生把我們帶進一間,屋裡有一張床,一台電視機,一套沙發,窗簾緊閉。過了一會,敲門聲起,隨後進來4個皮膚白細,穿著暴露,濃裝豔抹的姑娘。2胖子說,你挑一個吧。我不好意思的說還是你挑吧。2胖子又笑,說看我這兄弟,真面。我只好指了一個最高挑的姑娘,她上身穿緊身低胸的白色上衣,黑色胸罩格外顯眼,下身穿只有巴掌長的短褲,平滑的小腹一覽無餘。見我指她,她向前兩步。其他人自覺的退出房門。2胖子也出去了,說,我去隔壁。屋裡只剩下我跟那個女人,我茫然不知所措。她說讓我等會,她去準備東西。他嗎的也不知道準備什麼東西。片刻她回來了,手裡多了個小包,還有一個毯子。她走到床前說,我先鋪好床。我這才仔細看了那張床:白色的床單,白色的枕頭。床單上有幾塊不知道是什麼汙斑,好象洗過幾次,可是依然沒洗掉,也不知道在這張床上,發生過多少次錢與肉的交易。再看看床前的女人,雖然濃裝豔抹亭亭玉立,可是一想到她的兩腿之間。。。。。。再加上屋裡緊閉的窗簾和不知道多少天都不曾換過的污濁的空氣,頓時一股噁心湧上心頭,我實在待不下去了。就跟她裝傻問“咱這都是有什麼保健?”
   “打炮啊”
   “啊?不是說有保健嗎?”我繼續裝。
   “您看我穿這樣,像保健的嗎?保健是2樓,我們3樓就這個”
   “那我不做了,我是來做保健的”
   “那你去2樓吧”
   “哦”我大喜,總算脫身了。
   “你那朋友可進了隔壁包房”她提醒我。
   “我不管他”我拋下一句就逃也似的出門了。
   我下到2樓,不見胖子和眼鏡,打聽得知他們在做保健呢。我就在休息廳看電視。過了大概5分鐘,各位看官注意,只有5分鐘,也許都不到5分鐘,2胖子也下來了,見我在著,他好象嚇了一跳,說:“怎麼你也這麼快?”我恩了一聲。他說“還是你的那個漂亮,我挑的那個沒感覺,衣服都沒脫就完事了”
   他口渴,要了杯水,喝水,抽煙。我給胖子發短信,告訴他我沒幹,別讓2胖子知道我沒幹,否則2胖子看不起我。除了2胖子跟那個妓女,沒人知道我到底幹了沒幹,包括各位觀眾。
   等他們做完保健,已經1點了。我們各自回家。我又仔細的洗了澡(好象真的有潔癖),就睡了。
  夜裡,我做了個夢,夢到自己在一個昏暗的房間裡,趟在一張床上,還算舒服,忽然我覺的自己後背有什麼東西在爬,趕快起身開燈,發現床單上爬滿了小蟎蟲。這中小蟎蟲渾身通透,很小卻能用肉眼看見,它們爬的奇快。我抓住一隻想攆死,卻發現它硬的像小米粒。這時候我一陣恐懼,原來感覺自己後背,腿上,都爬滿了這東西,他們肆無忌憚的通過毛孔穿梭於我的肉體與外界之間。。。。。
   我也是血肉之軀,也有七情六欲。街上的美女,我也忍不住要多看幾眼。我也曾幻想跟某個美女邂逅激情,也曾幻想過找個一夜情人,也曾幻想某天我在街上有英雄的義舉,然後美女仰慕于我,寧願做我的情人。。。。。這些想法很齷齪也很骯髒,但我不得不承認我有過此類想法。然而,昨晚當我一個人面對一個漂亮的妓女,我卻無法正視於她。
   我寫出來的目的,並不是想歌頌自己多麼高大,多麼自愛,多麼對的起自己的老婆。我也並不能保證日後不去那花街柳巷。也並不貶低那些風流的嫖客。就是經歷了這些,寫出來。
   看街上車來車往,穿著體面而儀錶堂堂的人們,掀開你們的外衣,露出你們的後背,讓他曬在太陽下,看上面是否爬進爬出著渾身通透卻又硬如米粒的小蟎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