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紅樓夢”中的性文化

妊娠後出現噁心嘔吐,頭暈厭食,或食入即吐,中醫婦科稱為惡阻。中醫認為是沖脈之氣上逆,胃失和降所致。曹雪芹描寫了尤二姐患此病的原因、體症、誤治經過等,相當準確。

  尤二姐解除了與張華的婚約,嫁給賈璉為妾,賈璉卻移情秋桐,尤二姐遭其冷落,性心理的挫傷是巨大的,鳳姐又設計迫害她,這都加劇了她妊娠反應的程度。

  心境不快,情感失落,有欲無情的夫妻生活,使尤二姐臥病不起。庸醫胡君榮的一劑虎狼藥,使她墜胎小產,最後為賈璉生兒子的一線希望也破滅了,只得吞金自盡。

  香菱閉經與不孕

  香菱是甄士隱的獨生女,薛蟠之妾,曹雪芹筆下的薄命女。她被拐賣薛家,成了呆霸王泄欲的工具。書中寫道,她雖與薛蟠同房數年,卻並無胎孕。

  後來在夏金桂的折磨下,又患上了幹血癆即經閉。曹雪芹在書中寫道氣怒傷肝,內外折挫是香菱發病的原因,頗有見地。現代心身醫學認為心理情緒影響內分泌系統的功能,常是婦科疾病的誘因之一。而香菱對月傷悲,挑燈自歎的處境,正說明了這一點。

  綜而言之,《紅樓夢》中有關婦科病的章回,涉及經、孕、胎、產、不孕等疾病,是研究清代性醫學史的經典素材。這些都是關於性文化的存在的一些意義,更是將《紅樓夢》的經典展現得淋淋盡致。

  《紅樓夢》又叫石頭記是中國古代封建社會中最為最為先進的一本書籍了,它裡面包含了許多關於性文化的只是,更是在歷代王朝中人們最想知道的一本書籍,也可以說是中國封建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作為一代文學巨匠,曹雪芹在描寫寶黛愛情故事的同時,對清代性科學作了全方位的記錄。

  性文化的醫案

  在《紅樓夢》中,曹雪芹塑造了眾多的鮮明而富有個性的婦女群像。與蘭陵笑笑生不同,他沒有通過妻妾成群的赤裸裸的性行為的敘述來揭示主題,而是寫性言情,說病喻性,擅于性心理的刻畫,注重性與愛的美學統一。在甯榮府女性們婦科疾患的描寫中,可透視他豐厚的中醫性醫學的素養。

 

  秦可卿月經病

  按照原書中的判詞,這位甯府的少婦是與公公賈珍私通,淫喪天香樓的。據說曹雪芹聽從脂硯齋的建議,增刪中由實到虛,將淫喪改為病死。秦氏的月經病,從常長常縮,病情日益加重,有著不可忽視的情志方面的原因。

  儒醫張友士診脈後,說她憂慮傷脾,肝木忒旺,經血不能按時而至。開了一劑完整的湯劑處方益氣養榮補脾和肝湯。書中說秦氏心性高強,是個用心太過的人,實際上,性心理的壓抑是她患病的因素之一。

 秦可卿是從養生堂抱來的孤兒,靠姿色成為寧府的蓉大奶奶,在扒灰的扒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的賈府(焦大語,魯迅先生稱他為賈府的屈原),她小心翼翼,曲意迎逢,被賈母稱為重孫媳婦中第一得意人。

  但是,在這虛假的榮華富貴之後,卻是情感的失落和性的壓抑。丈夫賈蓉是個紈絝子弟,他和嬸母王熙鳳的關係曖昧,曾經公開調戲姨母尤二姐,而公公賈珍又是個好色縱欲之徒,因此,她的月經病原由輕到重,以至於不治而殞亡,性心理的重重矛盾起著催化的作用。

  鳳姐血山崩

  王熙鳳是粉脂堆裡的英雄,賈府的鐵腕人物,可她卻患著婦科重症血山崩即崩漏。崩漏是指不在月經期的血流不止或淋漓不盡。鳳姐患病的起因是小產,書中第55回有載。第72回,從平兒與鴛鴦的對話中,得知她行經後,竟一個月瀝瀝淅淅沒止住

  書中寫道爭強鬥智,心力更虧,是鳳姐崩漏之疾屢發的原因。鳳姐擅玩性權術,毒設相思局,與賈蓉賈薔串通,弄得天祥公賈瑞神魂顛倒,一病不起。

  賈璉偷娶尤二姐後,她不動聲色,把尤二姐騙入大觀園,授意秋桐、善姐使壞,折磨苦尤娘。而她的下紅症的每次發作,都與情志不節、性心理的過度應激有關。尤二姐與張華的婚事,抄檢大觀園事件,以至寶玉婚姻的干預等,可謂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尤二姐惡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