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結果他真的出軌了

用性冷淡懲罰老公
我把被子從店裡抱回了家,和他推心置腹地談了一夜,最終原諒了他。老公頭一次在我面前失聲痛哭,為了表示歉意,他真的去醫院做了結紮手術。
  我老公是個挺不錯的人,一般男人的毛病他都沒有。別看他總是西裝革履的一副瀟灑風流模樣,那是為了給客戶一個好印象。曾經有個女老闆三番兩次打電話到我家,讓老公去和她簽單,他支支吾吾怎麼也不肯去。
  我奇怪地問他為什麼有錢不賺,逼急了他才說那個女老闆“動機不純”,他不想去惹麻煩。後來他悄悄對我說:“女老闆跟別人說我肯定是個陽痿男人。陽痿就陽痿吧,只要老婆不嫌就行。”他得意地沖我眨眨眼。
  我知道老公得意什麼,事實上老公不但不陽痿,而且性欲十分旺盛。起初我還積極配合他,彼此盡興,時間久了感覺趨於平淡,加之家務瑣事的繁雜,我對性就越來越淡了,有時感覺簡直就是盡義務,而他卻照樣興致勃勃。早洩問題困擾很久了,每回做愛不持久,都被女朋友罵說只顧著自己享受
  有一天我忍不住了,說:“你太自私了,只圖自己快活,我白天忙裡忙外,夜裡你又這樣折騰,一點不心疼我。”他嘻皮笑臉地說:“我這樣出大力流大汗,還不是為了你喜歡。”我沒好氣地說:“我煩我不喜歡,一年不碰我都不希罕。”吵完後我以為他會有所收斂,誰知半夜他又來偷襲,我氣極了,一把將他掀到床下。
  一連幾天我都不理他。夜裡他長籲短歎,輾轉反側,攪得我不得安寧,我恨恨地說:“要死人啊,唉聲歎氣的。”他垂頭喪氣地說:“比死人還要難受呢。姑奶奶。”我忍不住“撲”地一笑,他趁機湊了上來,我說:“別急,有個條件,你答應了再來。”老公沒聽清楚就急忙點頭。
  從此我找到了治服老公的法寶,他也學乖了,晚餐後主動做家務,事事順著我,如果我哪天不高興,晚上他就遭殃了,為此再不情願的事他也得妥協。
  在我快過四十歲生日的時候,腰忽然疼得不行,大夫讓我取出環試試,一試腰疼倒是好了,可是卻不慎懷了孕。帶著與年齡不相稱的羞澀,我上了手術床,大夫責備我說:“怎麼這樣不小心呀,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姑娘。”捂著肚子回到家裡,我一肚子的火氣,老公安慰我,我惡狠狠地說:“別裝好人,你不就是想幹那事嘛。告訴你,想要你就結紮,要不就別想。”
  我在工作的小店裡支了張簡易床,白天拆晚上搭,任憑老公怎麼威嚇利誘我都堅決不回家睡了。他一次又一次地悻然往返,看著他的背影在路燈下拖得長長的,我一陣陣心酸,心裡莫明其妙地有種不祥的預感。
  等我發現老公失魂落魄地不對勁時,事情已經發生了。老公洗頭時經不住小姐的引誘,做了醜事。如果不是他涕淚交流地求我寬恕,打死我也不會相信,他竟跟髮廊小姐做愛?他怎會變得如此下作啊。
  真正提出離婚時,我心疼如絞,結婚十幾年來,老公對我和孩子的好一樣樣湧上心頭,我實在捨不得離開他。再說我覺得這件事自己也有責任,不該扔給他一塊化不開的冰,長久地用性來懲罰他。我好悔呀。
  我把被子從店裡抱回了家,和他推心置腹地談了一夜,最終原諒了他。老公頭一次在我面前失聲痛哭,為了表示歉意,他真的去醫院做了結紮手術。
  這件事過去很久了,我們都不再提它,但它卻成了我心中的隱痛。誰都不是聖人,都有在一定的環境下誤入歧途的可能,對於恩愛夫妻來說,最好的免疫就是溝通和體諒,千萬不要把性當成制服對方的手段。
  恩愛夫妻,有恩才有愛,如果你給一點我還一滴,那麼夫妻間還有什麼恩愛可言。性愛成了恩賜與乞討,必會日久生倦、生厭、生怨,生出或自卑或自棄或不軌之心。
  有意無意之間,不少妻子都用“性”來調控過老公,特別對於性欲較強的老公這一招尤其有效。在你得意洋洋的時候,不妨請留意一下,老公是不是不再擁吻你了?不再情話綿綿溫情脈脈了?不再興高采烈妙趣橫生了?如果你希望幸福真實而可靠,請千萬不要把性做為手段,強迫老公服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