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絕色美女的相親經歷

媽媽希望我早點結婚,但是我一直讓她失望。
22歲時,媽媽就怕我嫁不出去似的,給我張羅起相親來。有一次,外公帶了一個員警叔叔來家裡玩,面對面坐著,我就忍不住要發笑。
我,堂堂一個漂亮小女子,怎麼會淪落到相親的地步?我覺得,一個女人,到了需要靠相親來推銷自己的地步,基本上,她已經嫁不出去了。
那是我第一次相親,完全沒有經驗。
張小嫻有一句名言:愛情,就是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遇到合適的人。
我的那個人一直沒有出現。
25歲之前談了一個男朋友,後來分手了。從此我開始了漫長的相親。我從來沒有把相親當作一回事,甚至從不為相親時穿什麼衣服費一絲腦筋。
因為我抵觸相親。好酒不怕巷子深。相親太像一場商品推介會了,目標明確,直奔主題,他們把感覺放在了最末位。而我,看重的正是感覺。
可媽媽以淚相逼,我只好去了。
我單刀赴會,去一個茶樓相親。一個男子正等著我,我們聊了幾句,我突然發現四周隱藏了許多眼睛,似乎每個人都在鬼鬼祟祟地打量我。我知道自己心裡有鬼,把相親這件事看得太過庸俗。但是
有一位大姐直接向我們走來。走過身邊時,她對男子說:“我走了啊。”接著,四周嘩啦啦一陣椅子響,一大家子人扶老攜幼地離去。這才知道,這場暗戰,我中了埋伏……
對方是個研究生,大學畢業後辦了個廠。我是一個驕傲的人,但我不知道還有人如此驕傲。我們喝茶,他開始高談闊論。他手裡舉起一個茶杯,說你看這是什麼。我說,這是一杯水。他說,你看到的是一杯水,但是我可以看到水、玻璃杯以外的地方。從這個視窗望出去,你只能看見100米,而我卻能看見200米。
第二次見面,他把第一次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接著又問我喜不喜歡出去旅遊。他說我出去旅遊是旅遊,他出去旅遊,那叫放飛心情。
我不想在同一條河裡淹死,於是果斷地離開了。
女人把自己嫁出去是一件重要的事,但絕不是人生的惟一目標。研究生的家庭條件不錯,媽媽勸我抓住機會。可是我從來沒有想方設法要去抓住一個男人,我尊重自己的心裡感覺。
第二個人是位律師,我姨介紹的。
我一直想找個高大威猛的男朋友,結果那天去一看,只能說,離我的想像相去甚遠,一看就是精於算計的人。我們一起吃午飯。飯還沒有端上來,大家閒聊,他問我的愛好,然後問我的收入。
當然,我的收入,並不是一個過分敏感的話題,也不是見不得人,於是我就如實說了。他接著問我有沒有房子,我說沒有。他說,如果在衢州買房,我能拿出多少錢,如果買了房,去做婚前財產公證,能不能接受。
能啊能啊,我能接受的。婚前財產公證,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再也提不起興趣了。不是第一次見面就應該談金錢的,至少在相處的階段,還是應當讓感情來做鋪墊,而不是讓收入或房子來衝鋒陷陣。
於是吃飯,吃過,我起身要走,服務員過來買單,他卻遲遲沒有掏錢包的意思。我掏出了錢,他於是表揚道:“哦,你還蠻爽快的。”
我想我在感情上已經虧欠人家了,至少為了這一頓飯,他從50公里外趕來,而沒有什麼收穫。為了這,我請一頓飯也是應該的。
後來他還給我發短信,說欣賞我的獨立和豪爽,只是我從來沒有回復過。
還有一次相親,對方是教師。他下班後從衢州趕來,說到買房的事,建議我把現有的房子賣掉,然後和他一起到衢州買房。因為他手上已經沒錢了。他為父母在鄉下造了一幢別墅。我說,要不然一起住鄉下去吧。他說不行,那樣婆媳容易鬧矛盾。還有一點,如果一起買房,房產證要寫他的名字。
我不知道為什麼很多男人,在和女人第一次見面時,就會這麼自然地討論經濟問題。我至今也沒有想通。
女人到了一定年齡還沒有物件,就會成為眾多親戚朋友共同關注的問題。他們會把做媒當作一場比賽,一個比一個更努力。
錢鐘書說:做媒和做母親是女人的兩個基本欲望。看來真是這樣。一開始大家都很熱情,每個人都前赴後繼,要是七姑介紹的不成功,八姨一定會認為她眼光不行,然後自己推薦一個。直到所有人都受挫一遍或者兩三遍,她們的熱情才會逐漸消褪,然後得出結論:這個女人,眼光太高。
有的人以為,相親既然是親戚介紹的,不見得都知根知底,但多少也知道一點,品質還是有保證的。但其實,誰瞭解誰呢?
一回,有位阿姨介紹了位元在機關單位上班的。阿姨帶他到我家來,他坐在沙發上,上身立得筆挺,上衣靠頸部的那粒扣子也扣得緊緊的,似乎緊得他氣都喘不過來。這位果真是當過兵的,軍容軍姿一絲不苟。樣子靦腆,話也不多,問什麼答什麼。
阿姨拉起我媽去房間了,創造條件讓我倆單獨相處一會兒。她們一離開,這位就判若兩人,說,沒想到你是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簡直堪稱小美女了,也可愛,看起來不顯老。
當面這麼表揚,聽得我有些不自在。不過也還好。於是出去吃飯,席間相談甚歡。後來,有一次網上聊天,他露出了色狼本性,言談下流不堪入目。我當時就把他加入了黑名單,此後他再也沒來找我。
阿姨後來還不高興,說這個人挺不錯的,你還這麼挑三揀四。我只說感覺不太合適,沒有多說。聽說,這個男人至今未婚。
我當時的惟一感想就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原來相親的好處,就是可以見識形形色色的人。我想總有一天,我會見到一個火星人。
相親的地點,也很有講究。我相親最多的地方,是茶館,有小包廂。因為我不想讓人知道,生活在一個小地方,任何小小的風吹草動,都會弄得人盡皆知。如果那樣,我還怎麼混?而且,每一次相親,我都感覺好像是在做一件見不得人的事情。很無奈的感覺,就是這樣,好像把自己擺在人家面前展覽。
在家裡相親,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大家在客廳裡坐著,一起看電視。電視是個很好的道具,可以調節氣氛。如果沒什麼話說,可以裝作專心看電視;如果感覺很好,那電視聲音又是一種背景。總之,不必擔心冷場。
最怕的是,相親過後,對方卻像一塊牛皮糖粘著,怎麼也甩不掉。
有一個男人,是我媽媽的朋友介紹的,我們見過一次面,感覺不好,就算了。結果這件事遠遠沒完,一有空他就來單位找我。來了單位,也不說找我,只是在走廊裡走來走去。同事以為是賊骨頭,要打電話到保衛科。
跟他說,別來單位找我了。他卻說,我並不是來找你的。
只要在街上碰到,他就停下,要和我聊天。我逃,他就追上來。有一次在街上遠遠看見,我就繞道走,沒想到他還是看見了。我趕緊坐上一輛三輪車,他仍然在後面追,說要和我聊幾句。車夫說,你們年輕人談戀愛,生氣了也不要這樣嘛……我有苦難言:誰和他談戀愛了啊?
還有一次,我和同事逛街,又被他看到,竟然一直跟蹤我們。同事陪著我轉了一大圈,他還是跟著。我們在社區裡打轉,不敢回家,擔心暴露了家庭住址,只好趁他不注意,躲進了一個樓道的拐角處,再也不敢出來。有一個小姑娘中學晚自修下課回來,還被我們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嚇了一大跳。
過了很久,我們偷偷出去看,沒見到人,於是我趕緊一溜小跑,進了家門就忍不住哭起來。後來同事告訴我,她當時回去時經過社區門口,還看見那人在門口四處轉悠……
為了躲避他,我把電話號碼都換了。但是從此這個人便經常在社區門口出現。我怕了,讓我媽朋友找對方媽媽商量,也不見成效。最後我只好上演了一場戲,請了一個威武的男同學,挽著對方假扮情侶,然後請那人一起喝了杯咖啡,從那以後他才算再沒有出現過。
多次相親以後,我慢慢發現,從前和我相親的那些男人,陸陸續續都結婚了。我真心祝福他們,因為他們都在合適的時間和地點,遇上了合適的人。
見的男人多了,是女人的悲哀。哪個女人不希望,兩人初相見時,就一見鍾情,從此平平淡淡,安安靜靜,一起攜手慢慢變老。誰願在一次又一次相親中,消磨掉自己的青春和對愛情的耐性呢?
也有相親碰到感覺好的。見過面以後,才發現他竟然是我小時候的街坊鄰居,只是長大後再沒有見過。我們說了很多童年的事,挺親切的感覺。可是到了第四天,我突然接到一個陌生女人的來電,先是罵,再是哭,說是他的女朋友。我很驚訝,說你要的東西你拿回去好了,我可什麼都沒碰。
我是一個傳統的女人,只希望過簡簡單單的生活。
我決定從此不相親。不過有時,為了安慰媽媽,我還是會去的。我堅信我生命中的那個人會出現的,但是絕不是在相親場合。如果有個人真的愛上我,我希望你不要來和我相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