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羅桑是土司的兒子。

羅桑是土司的兒子。
他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成群的仆人跟著他,但他總是不滿足,他要更多,更刺激好玩的生活。   那是個晴朗的下午,他沒讓仆人跟著,一個人騎著高頭大馬出去了。走過山坡的時候,他聽見了一個女子的歌聲,那歌聲聽起來就象百靈鳥在歌唱。他尋著歌聲的方向走去。   一座破舊的草屋前,站著美麗的尼碼,苗條的身材,蜜色的肌膚,她在洗衣服,一雙褐色的大眼睛看著遠方,卷起的袖子露出纖細的手臂。   羅桑被尼碼美麗的容貌和動聽的歌聲征服了。他下了馬快步來到尼瑪的面前,尼瑪看到了羅桑,趕快跪下了,把頭趴在地上。羅桑對尼瑪說:“你叫什么名字?”“回少爺,我叫尼瑪。”羅桑用手托起尼瑪的下顎,讓她的臉對著自己,尼瑪嫌惡地扭著頭。   見到尼瑪的拒絕,羅桑更瘋狂起來,因為以前,他想要的女人沒有得不到的。他拉著尼瑪就往屋里拖,尼瑪反抗著,她早就知道這個少爺喜歡找女人解悶,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好姑娘,她奮力地反抗著。揚起了手,給了羅桑一記耳光。然后自己也楞在那里。   羅桑摸著被打疼的臉,臉色頓時沉下來。他恨恨地說:“呸……你算是什么東西,少爺我喜歡你是你的福氣,你敢打本少爺,找死!”   說著,從馬上拿起馬鞭,用力打著尼瑪,尼瑪躲著皮鞭,但臉上依然是倔強的神色。但羅桑的皮鞭還是沒頭沒臉地抽下來,最后尼瑪被打暈了,羅桑把她放到馬上帶回了自己的住所。   等到尼瑪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身上什么也沒有穿。看到羅桑正用猥褻的目光地看著她,她知道這個禽獸要對自己做什么,但想到要遭這個禽獸的侮辱,就狠下心來,自己把自己的舌頭咬斷了。羅桑眼看著就可以報復這個打自己的女人,但卻讓她自殺了。他惱羞成怒叫來隨從,讓他們把尼瑪的尸體輪奸了 ,然后還不解恨。叫人把尼瑪的頭發從頭皮上整個扒下來,掛在墻上,把尼瑪的人皮也包下來,找了工匠,做成了鼓。   而鼓做好了之后,那個做鼓工匠就得了重病。全身潰爛地死去了。羅桑知道后也只是笑笑。一個工匠不值得他重視。有天,他看到了墻上的尼瑪的頭發,想起了那個鼓,就叫人取來了人皮鼓,讓人敲起來,聽著“咚……咚……”的鼓聲,覺得想睡覺了。剛躺下了,而夢接著就來了,夢里尼瑪向著他冷笑,還說:“你個禽獸……你死吧……你死吧……”   他一下就醒了,鼓聲聽著是那么的刺耳,他叫人把鼓拿過來,他要看看,手捧著鼓,想起那個女孩的美麗和不馴,笑著說到:“你活著不叫我親近,死了一身皮不還在我手上。”然后用手敲了幾下,就叫人放到倉庫里了。   而過后,羅桑的手和身上總是癢,他不停地撓著,而皮膚也開始一塊一塊潰爛,他找來很多醫生,醫生說根本沒見過這種病。有個路過的喇嘛來看過之后,只說了“罪孽!”就要離開,而他卻叫人殺了那喇嘛,喇嘛說:“你覺得你做的孽還不夠嗎?”說完,喇嘛不見了。    沒幾天,羅桑就死了。而所有摸過人皮鼓的人都死了。    墻上尼瑪的頭發在羅桑死去后,也不見了。人皮鼓解放后被當做土司的罪證展覽過,但后來就沒再聽說有人得怪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