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美國變態色魔綁架少女做性奴

卡羅是一個熱情的美國女孩,喜愛搭便車的她,在路上被卡門龍和他的妻子珍尼斯綁架。卡門龍崇尚古代的奴隸社會,他把卡羅當作奴隸,而自己就是奴隸主。鞭打、虐待,簽下「賣身」契約,還被打上奴隸印記,卡羅就這樣在地窖里度過了7年。但令人難以理解的是,在這7年中,卡羅曾經有許多機會逃跑,但她都沒有,每次外出她都會乖乖回來。反而參與綁架卡羅的珍尼斯,後來良心發現,幫助卡羅逃跑。

  卡羅離開後,不僅沒有揭發卡門龍,還繼續與他保持密切的聯繫,甚至在信上對他說「我愛你,我並不想離開!」而在庭上,卡門龍亦堅稱他們兩人是相愛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卡羅自願的。卡羅與卡門龍的複雜關係讓陪審團詫異。大多數人認為,7年時間讓卡羅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洗腦、順從和麻木使她最終成了卡門龍名副其實的奴隸。

  但無論怎麼樣,卡羅最終離開了地獄,並堅強地開始新生活,現在的她致力於社會福利事業;而卡門龍,將在監獄度過他的下半生。

  故事的開始-搭乘順風車被綁架

  1977年5月19日,是個星期四。27歲的卡羅·史密斯(化名)離開位於奧勒岡州尤金市的家鄉,起程去探訪一位住在北加利福尼亞州的好朋友簡,簡快過生日了。北加利福尼亞州距離奧勒岡州大約有644公里的路程,卡羅沒有車,也沒有錢,她打算一路搭便車過去。

  在美國,儘管曾經發生過一些女性在搭便車的途中被殺害的例子,但大部分美國人還是很熱衷於這種遠程旅途的方式,尤其是那些沒有什麼錢的年輕背包一族。搭便車甚至成了美國上世紀70年代的一種生活方式,所以,毫無戒心的卡羅從來沒有想過如果在搭便車的途中碰上了危險應該如何處理,而這次她碰上的「好心人」並不打算殺掉她,而是有更大陰謀。旅程剛開始很順利,卡羅從尤金出發後,一路搭乘順風車走了560多公里路,來到了一個叫做紅懸崖的小鎮。臨近目的地讓卡羅感到十分興奮,她預想再搭乘最後一趟便車就可以到達朋友的家了。卡羅最後上了一輛小貨車,車上坐了一對夫婦和他們的孩子,這家人穿著整潔,而且顯得彬彬有禮,當卡羅看到這是一家三口的時候,就更感到安心了。

  卡羅上車後,得知這家人姓胡克,丈夫叫卡門龍,妻子叫珍尼斯。珍尼斯在車上和卡羅親切地交談,但過了一會,卡羅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她注意到男主人在前座一直從後視鏡中悄悄地盯著她。卡羅開始感到有點緊張,但隨即她又安慰自己不要多心,就算這個男人有企圖,但在妻子和兒子的面前也不敢怎麼樣。

  汽車開了大約幾英里的時候,男主人突然說這附近有一個很壯觀的冰窟,想順道去看一下,卡羅沒有反對,於是他們就開進了一條崎嶇的小道。開到半路,車子停了,引擎也被那個男人關掉了,而他的妻子似乎也猜到他丈夫接下來想幹什麼。

  卡羅正感到納悶時,突然感到有一把刀子抵著自己的喉嚨,同時聽到卡門龍要她舉起雙手的命令。他們綁住了卡羅的雙手,蒙上眼睛,嘴裡塞一大團布,然後把她帶回家,卡羅在黑暗中徬彿感到車子走過了一條彎曲的山道。

  卡羅被帶到了一個屋子的地窖里,卡羅清楚記得卡門龍把她身上的衣服脫去,一條鞭子抽打在她的身上。以後每天,卡羅先被毒打一頓,然後吊在門檐上,腳尖僅僅踮到一點點地面。卡羅剛開始還拼命掙扎,但無論她叫多大聲,地窖外面根本就聽不到,而且還會得來一場更毒的鞭打。卡羅最初的一段時間完全生活在黑暗之中,卡門龍特意用金屬做了一個雙層頭罩和像棺材一樣的箱子,她在裡面不能吃、喝、聽、看。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卡羅不能相信這一切都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她從不知道世界上竟然還有卡門龍這種渴望奴隸的人,她更不能明白為什麼受害者偏偏是自己。

  隱藏的背後-渴望奴隸的卡門龍

  在紅懸崖鎮,胡克夫婦看起來是極為平凡和不起眼的鄰居,他們和平常人一樣,白天去上班、購物,晚上回家睡覺。卡門龍在當地的一家木材加工廠工作,他們的鄰居評價這是很愛安靜的三口之家。但是從來沒有人瞭解這一家子的背景。在鄰居的眼裡,卡門龍是一個沈默寡言的年輕人,他不善和人交友,只喜歡默默一個人乾活。卡門龍幾年前畢業於當地的一所高中,然後在1973年遇上了當時只有15歲的珍尼斯。珍尼斯患有輕度癲癇病,卡門龍就是看上了她對自己百依百順的優點。卡門龍認為,只要有男人肯要珍尼斯,珍尼斯一定會為這個男人付出任何代價。

  卡門龍顯然是一個虐待狂,他崇拜古代的奴隸社會,他把卡羅當成自己的俘虜,而自己就是奴隸主。從卡羅的身上,他得到了征服感和佔有感的滿足。

  卡門龍長期沈迷於帶有暴力傾向的色情文學,在卡羅之前,珍尼斯就是卡門龍的第一個奴隸。

  儘管珍尼斯已經百依百順,但卡門龍仍然感到不滿足,他開始物色下一個獵物,他開始為物色目標而準備。為了掩人耳目,他造了一個地窖。卡門龍正等待一個適合的時機。

  卡羅每天早上醒來都感到很疲憊,她不僅夜夜未眠,還得時時刻刻擔心不知卡門龍下一步會怎樣對她,她變得心力憔悴。卡門龍常常一天來好幾次,卡羅根本猜不准他什麼時候會下來。一天中卡羅最輕鬆的是卡門龍不在的時候,但只剩自己一人的時候又會感到深深的恐懼和絕望。

  一天一頓飯、抽打、囚禁,還有種種不確定的因素,這些成了卡羅每天的生活內容。卡羅感覺自己掉進了地獄,常常處於瘋狂的邊緣。

  卡羅遠在幾百里之外的家人,在其失蹤後的第四天,去警局報了案。報紙上登出尋人啓事,尋找一名身高1.62米,體重61公斤的棕發、藍眼女子。卡羅17歲輟學,22歲的時候有過一次婚姻,但一年後又離婚。儘管卡羅在家裡有兩個姐妹,但她更喜歡和朋友在一起。剛開始家人都懷疑是卡羅的前夫綁走了她,但後來他們意識到一定有可怕的事情發生在了卡羅身上。

  完全的奴隸-哄誘簽下賣身契約

  在地窖期間,卡羅很少有機會看到珍尼斯和她的孩子,大多數的時候她都是被綁著手、蒙著眼一個人呆在地窖里。卡門龍瘋起來的時候會把卡羅的頭按在水里,直至幾乎窒息,或者接通電線,或者用手扼她的脖子。而鞭打是每天的家常便飯,有時卡門龍還拍下卡羅的照片,然後在家裡沖洗。每當卡門龍折磨卡羅的時候,他就會變得異常興奮。

  儘管卡門龍是一個臆想狂,但他也有實際的一面。他認識到只靠暴力不能牢牢控制卡羅,他又想出另外一個主意。卡門龍長期訂閱一份叫《內幕真相》的地下雜誌,1978年1月那一期刊登了一篇《奴隸契約》的文章,文中介紹一些人通過簽定合約出售自己的肉體和靈魂的例子。

  這篇文章啓發了卡門龍,他也學著開始編寫一份看上去具有法律約束的「契約」,他為卡羅編了一個奴隸代號「K」,然後讓卡羅在「奴隸」一方簽上「K」的代號,而自己就在「奴隸主」一方簽上「邁克爾·力量」的假名。契約上寫著卡羅作為「奴隸」所必須遵守的規則,規定卡門龍就是卡羅的「主人」。

  剛開始,開羅完全不相信卡門龍這種把戲,但卡門龍騙她說,這是一份受奴隸公司監督的契約,假如卡羅違反契約,或者是「主人」感到不滿意,奴隸公司就會把她帶走,送到另外一家可能更殘酷的「主人」家裡。

  卡門龍還撒謊說自己是花了1500美金為她到奴隸公司註冊,所以她的一舉一動都會受到公司的監視,如果發現她想逃跑,就會殺掉她和她的全家。如果不聽話,就以釘指甲等酷刑加以懲罰。卡羅後來回憶說,卡門龍總是能想出各種理由證明自己的話,所以,她也相信了他的話。

  卡羅被囚禁了7年,在這期間,她認識到只能順著卡門龍的遊戲規則玩,否則死路一條。而且,不要乞討憐憫,越乞討他越得意。於是,卡羅學會了藏起了自己的眼淚。

  當確定卡羅不會試圖逃跑時,卡門龍決定要和卡羅結婚。自此,卡羅有了更多的自由,她可以每天去洗澡、乾家務活,甚至允許她出外慢跑,而卡羅每次總是會回來。一些鄰居也開始看到了卡羅,他們都以為她是這家的保姆。

  簽下契約後,卡門龍對卡羅的看管稍為松一點。為了表示對卡羅「聽話」的獎勵,卡門甚至允許她在其陪伴下回家一周,探望家。

  為了得到慰藉,卡羅每天讀《聖經》。卡門龍在卡羅的陰唇上穿了一個洞,說這是他們的「結婚戒指」,並說希望有一天可以和她生孩子。

  1980年,卡羅甚至可以到外面打工。實際上,已被綁架了三年的卡羅這時有許多機會可以逃跑,但是她並沒有這樣做,她不敢冒險。

  逃離的時機珍尼斯良心發現

  卡羅又繼續這樣過了3年。她曾經有過一次逃跑的念頭,但最終還是放棄了,她甚至把這件事告訴了卡門龍,卡門龍沒有為此懲罰她。

  隨著卡羅的日益「得寵」,珍尼斯變得嫉妒不已,她常常藉故揪打卡羅。為打發時間,珍尼斯也開始讀《聖經》。在讀書的過程中,珍尼斯的良知逐漸被重新喚醒,她開始為丈夫和自己所做的一切而感到羞愧。

  卡羅已經34歲了,她和胡克夫婦一起生活了7年,這時候的卡羅已經認命,她甚至不再憧憬未來。而卡門龍也似乎對她越來越好,甚至答應在附近給她買一所單獨的房子。

  悔悟的珍尼斯開始參加一個當地的教會生活,有時候還和卡羅一起去。卡門龍說自己是珍尼斯和卡羅的主人,而這都是上帝的安排。

  珍尼斯去教堂懺悔並請求幫助。但她沒有把故事全部說出來,而是把其形容成一種三角戀愛關係。但所有人都告訴珍尼斯這麼做是得不到寬恕的,於是,珍尼斯開始暗暗醖釀一個計劃。

  1984年8月9日,珍尼斯把卡羅帶到教堂,向她說出所有的真相,告訴卡羅所謂「奴隸公司」和契約都是卡門龍的謊話,根本不存在。

  卡羅靜靜地聽著,她終於意識到現在再沒有東西可以綁著她,她可以毫無顧忌地離開卡門龍,離開那個地獄般的屋子。卡羅和珍尼斯開始制訂一個逃跑計劃。

  卡羅首先致電父親向他要錢,買了一張回家的火車票。買到車票後,卡羅在火車站裡給卡門龍撥了一通電話,她在電話里對卡門龍說,她已經知道所有一切都是他在撒謊,而她現在要走了。卡門龍在電話里哭,哀求她不要走,但這次卡羅再也不會猶豫了。她終於離開了那個囚禁了她7年的紅懸崖小鎮,重新尋找新的生活。

  卡羅回到家後,並沒有向任何人透露一句自己此前的經歷,她甚至還和珍尼斯保持電話聯繫。每次卡羅打電話來的時候,卡門龍都乞求她回來,但每次都被拒絕,但卡羅保證不會揭發他們。卡羅還告訴卡門龍,她已經原諒了他,並會為他祈禱。

  珍尼斯又一次離開了卡門龍,她找到了一個心理醫生,他們聊了將近2個小時,珍尼斯把故事全部說了出來,心理醫生報了警。警方馬上拘捕了卡門龍,這時警方才第一次把卡門龍和1976年的失蹤案聯繫在一起。卡羅的真名原來叫做瑪莉·伊麗莎白。

  但起訴卡門龍仍然面臨困難,首先是卡羅的在場證據已被預先銷毀,鄰居向警方堅稱卡門龍是一個「好脾氣」、「心理正常」的人,而最關鍵的是,在這7年里,卡羅曾經有充足的機會可以逃走,但她並沒有這麼做,而且回家後,也沒有和警方聯繫過。

  但法網恢恢,警察在卡門龍家中找到了那份完好的「奴隸契約」,許多鞭條,暴力、色情雜誌,一些拍下卡羅被鞭打的膠卷,還有那個金屬頭罩和密封「棺材」,這些都是非常關鍵的物證。

  1984年11月,卡門龍被正式逮捕。

  卡門龍的辯解-「我們兩人是相愛的」

  卡門龍的案件引起了全國媒體的關注。許多鄰居都不能相信卡門龍會做出如此可怖的行為。對於強姦和虐待等罪名可以說是證據確鑿,但由於卡羅在7年里從沒逃跑,並在離開後依然繼續與卡門龍保持聯繫,卡門龍的綁架罪名似乎難以成立。

  在法庭上,主控官描述了卡門龍最喜愛的一部電影,片中講述了一個虐待狂綁架了一個年輕的姑娘,並把她變成一個順從的性奴。這個女孩最終變得忠心耿耿,甚至為她的「主人」犧牲了生命。主控官試圖以這種戲劇化的形象,向陪審團證明卡門龍如何深受這部電影的影響,而卡羅也和片中的女孩一樣,被卡門龍完完全全洗了腦而喪失了個人的意志。此外,壓在卡羅身上的是一種無形的恐懼和枷鎖,因為害怕報復,所以她一直不敢逃走。

  卡門龍作為被告出庭了,堅稱卡羅後來愛上了他,兩人之間的關係都是發生在雙方自願的情況下。

  接下來,陪審團才認識到卡羅和卡門龍之間的關係的複雜性。一份證明顯示,在卡羅離開卡門龍後,她一共給卡門龍打了29次電話,有一次還談了1個小時。取證官還找來了卡羅離開後寫給卡門龍的信,信上這麼說:「我似乎越來越愛你了,我希望和你生一個孩子……其實,我並不想離開你。」

  但後來卡羅又說,這些信都是卡門龍要求她寫的,而且她早已習慣跟卡門龍說「我愛你」,因為這樣會使他對她更好些。

  經過了幾星期的審訊,陪審團一致裁定卡門龍10項罪名成立。當聽到宣判結果的時候,卡門龍的臉上毫無表情。

  最後,卡門龍被判決性侵犯罪名總共60年徒刑,綁架罪1~25年,還有5~10年持械行凶罪。卡門龍最多可被判104年監禁。辯方律師上訴,但上訴馬上被駁回,卡門龍將在牢中度過他年輕的一生。

  在一個記者招待會上,卡羅公開表示她為卡門龍不能像傷害她那樣再傷害其他人而感到高興,並說這是她決定出庭作證的主要原因。儘管卡羅有時仍然會感到害怕,但她將把生活繼續下去。她找到了一份工作,接受精神康復治療,重回校園攻讀會計學課程。卡羅成功地站了起來,她為自己開闢了新的生活。卡羅又結了一次婚並生了一個女兒,但後來又離婚。女兒是卡羅的支柱,女兒認為自己的母親是一個勇敢而堅強的女人。

  「我的生活,並沒有和其他人的不一樣」,卡羅在回憶中寫道。卡羅現在任職於一個社會求助熱線機構,為一些遭受虐待和性侵犯的人提供咨詢。不過直到現在,卡羅還常常警告年輕人不要輕易搭乘陌生人的便車。

  犯罪學多稜鏡女性共犯易被洗腦?

  由雷·哈斯伍德和安·伯格司發起的一項關於女性參與性虐待案件的研究中,他們通過訪問了20多個女同謀犯(包括卡羅和珍尼斯)和分析她們的心理特徵,指出男性患有幻想症和虐待症,通常很容易影響他身邊的女性,而使她們也逐漸參與其中。當女性參與作案後,她們對男人的依賴就會越來越強,而自我的獨立性就越來越低。如果感到自己被疏遠,她們就會變得不可忍受。

  哈斯伍德的觀點似乎從犯罪動力學上印證了卡門龍和珍尼斯之間的關係。卡門龍是領舞者,珍尼斯就跟隨著他的節奏和舞步共舞。

  而針對卡羅對卡門龍的感情,心理學家克里司·哈徹爾強調卡門龍對卡羅所實施的精神控制。心理學上有一個名詞叫做「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這種病常常發生在一些被綁架受害者、被虐待的妻子,被囚禁的犯人身上,他們會逐漸適應於被虐待和被囚禁。這其實正是他們表達自己感情的一種方式,但外人卻對此感到困惑不解。

  研究者把這種現象稱為「精神冬眠」,受害者以自我麻木和服從的方式保護自己免受更大傷害,這種麻木和服從久而久之變成了一種習慣,甚至願意為主人賣命或掉進「愛河」。本版編譯小朗(來源:信息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