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美姐凌辱計畫 (2) 第二章

美姐凌辱計畫 (2) 第二章 

 

下午六點多鐘,美沙子從車站走出來準備走回家。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就在她轉入巷子裡時,有一輛小貨車從背後開過來,擋在美沙子的前面停下。 打開車門衝出一個男人,立刻抓住美沙子的手用極大的力氣把她推進車裡。 那是客貨兩用車,側門和後門都可以打開。 裡面有兩男人把美沙子拉進去。 美沙子已經忘記呼救,倒在車上才發出輕微的呼叫聲。男人的頭上都套著女人的絲襪,因為天色很暗更顯的可怕。    「啊,救命啊!」 一面叫一面掙扎。    「開車!」 關上門後,帶美沙子進來的男人命令駕駛。然後三個人一起來壓住美沙子。先控制住她的雙手,一個人騎在她的身上,用膠布封住她的嘴。    「不,唔﹍﹍﹍」 企圖搖頭逃避,但臉上狠狠地挨了一掌。 另外的男人用手銬套住美沙子的雙手,繼續掙扎時,腹部連連挨了幾拳。 美沙子張開眼睛,幾星期前發生的惡夢又重現。 (他們要強姦!) 她知道那是無法避免的事實。 貨車行駛約十分鐘左右停車。 車門打開後美沙子被拉下去,然後帶進右手邊的樹林裡。 (不要!) 突然產生抗拒的念頭。 在一個月之內受到兩次強姦──絕對不願意發生這種事。 美沙子找到機會,向樹林裡奔跑,拼命地跑,也忘記取下嘴裡的膠布。 想起來後就用扣上手銬的手準備取下膠布時,背後有人衝上來抱住她的雙腳。 (啊!) 倒在堆滿落葉的地上。 雖然掙扎,但是一點用也沒有。其餘的三個男人也跑過來把她包圍在中間,男人們讓美沙子站起來。站在正面的男人突然揮出一記直拳打在美沙子的肚子上。    「噢﹍﹍」 美沙子彎下身體呻吟,可是那個男人沒有放過她,繼續打幾拳說。    「不想挨打就老實點。」 透過褲襪說出來的話顯得陰沈。    「聽到沒有,快回答。」 又連連打她的耳光。 美沙子含著眼淚點頭。    「妳不聽話就割傷你的臉叫妳見不得人,知道嗎?」    「唔﹍﹍」 美沙子又點頭。 男人們讓美沙子靠在樹上,拉起她的上衣爭先恐後地撫摸乳房和屁股。 那種動作非常粗魯,表現出強烈的獸慾。 裙子也被撩起,男人的手從大腿摸到下腹部。 僅僅貼在股間的有蕾絲邊的白色三角褲更令男人們的慾火旺盛。    「唔﹍﹍」 褲襪被拉下去,粗大的手摸到三角褲裡,絕望感使美沙子的身體顫抖。    「喂,讓她轉過身去。」 手拿小刀的男人下命令,美沙子面對樹幹。    「快挺起屁股!」 小刀抵在她的臉上,形成雙手抱樹上身彎曲的姿勢,同時高高挺起雪白的屁股。 這時候把裙子拉到腰上。    「屁股要挺高一點!」 用刀背拍打著只剩三角褲的屁股。 美沙子只好閉上眼睛挺高屁股。薄薄的可愛三角褲像黏膜一樣和褲襪一起被拉下去在膝蓋上。 在黑夜裡雪白圓潤的屁股更顯得醒目。    「分開腿!」 絕望感使美沙子的四肢僵硬。    「快一點!」 男人急躁地用刀尖刺美沙子的豐滿的屁股。    「唔﹍﹍」 美麗的臉靠在樹幹上,美沙子分開修長的雙腿,寒冷的夜風,吹過股間覺得特別地寒冷。 可是男人們沒有立刻開始強姦,有一個人用手電筒照射分開的雙腿中間。    「噢!」 從男人的嘴裡冒出興奮的嘆息聲,他們的視線完全集中在手電筒的燈光下暴露出來的女人身體最神秘也最性感的部分。那是健康又美麗的大學女生的花園。 美沙子一直在嗚咽,既然要強姦,就早一點結束。 有一個男人好像已經忍不住了,脫下褲襪把臉靠近屁股的溝上伸出舌頭舔。 (啊﹍﹍﹍) 雖然已經認命但羞恥感和厭惡感還是一樣的。 男人的舌尖從閉合的粉紅色陰唇之間強迫伸進去。 和剛才的動作完全不一樣,是非常溫柔而巧妙的動作。好像充滿信心──不論做什麼這個女人不會再反抗。 在可愛的花唇充分享受過之後,立刻脫下褲子用手抓住美沙子的屁股。 屁股的肉丘被他向左右拉開,從前端溢出透明液體的堅硬肉棒挺過來。    「唔﹍﹍﹍」 被插入的剎那美沙子用雙手抓住樹幹,心裡只期盼(快一點結束吧!) 被四個人強姦雖然很痛苦,但完了之後就能獲得釋放。 她告訴自己要忍耐。可是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當第三個男人讓美沙子背靠在樹幹上插進來時,美沙子微微張開的眼睛瞪大了,有一個男人拿錄影機另外一個人拿燈光。 (不要!) 美沙子在膠布下的嘴喊不出聲音來。 拼命地搖頭,想踢開抱住她的一條腿正在不停抽插的男人。可是滬男人向比自己還要高的美沙子拼命的扭動屁股。 絕望感再度出現在腦海裡,輪姦以後,一定還會對她糾纏不清。 (妳怕公開那個錄影帶,就要給我們繼續幹!) 美沙子覺得已經聽到男人說這種話。 第三個男人沒有持久力。    「唔!」 男人哼一聲停止抽插的剎那,美沙子用膝蓋猛頂對方的下腹部。因為事出意外,男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想逃走可是被等在那裡的第四個男人捉住。 美沙子的行為造成更進一步煽動男人們的虐待欲。 側腹被很大的樹枝毆打。    「噢!」 停止動作時,用樹枝的尖端捅她的心臟。    「唔﹍﹍」 忍不住抱著肚子跪倒在地上,呼吸困難地流下眼淚。 就是這樣男人們還沒有放鬆,抓住她的頭髮,讓她仰起臉連打二,三下耳光。 (饒了我吧!) 美沙子在心裡叫。    「妳的皮肉還想受罪嗎?」 美沙子搖頭。    「妳肯聽話了嗎?」 美沙子點點頭,抽搐幾下。    「趴下去,把屁股挺起來。」 照他們的話做出四腳著地的姿勢。 那第四個男人重新撩起她的屁股,在雪白的屁股上撫摸,然後,好像忍不住似的用狗的性交姿勢插進去,錄影機在旁邊拍攝。 美沙子閉上眼睛。 (我完了。) 想到以後要作這些男人的奴隸的生活。 奇妙的是在這樣豁出去以後,也許看開的關係,隨著對方的律動,身體裡的快感慢慢擴散,現在的美沙子連自制的力氣也沒有了。 從裙子下暴露出來的雪白屁股明顯地開始配合男人的律動搖擺。 不久後,男人緊緊抱住美沙子豐滿的屁股,把火熱的精液射出來。    「想不想拿掉嘴上的膠布?」 手裡拿刀的男人抓住美沙子的頭髮問。 美沙子又點點頭。    「妳答應不叫了?」    「嗯。」 男人把她嘴上的膠布拉下來。    「啊!」 美沙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在她張開的嘴裡,男人把萎縮一半的東西塞進來。 美沙子就那樣發呆時,臉上立刻挨一記耳光。    「還不快用舌頭舔!」 美沙子閉上眼睛,含在嘴裡用舌頭舔。 年輕的肉棒很快的在柔軟的嘴裡復原。    「還有他們的。」 不知何時其他三個人也圍在美沙子的身邊。 讓美沙子爬到攝影機的男人那裡,這時候美沙子已經沒有力氣掩飾自己的臉孔了。 肉棍恢復精神後,男人們就開始輪班姦淫美沙子,只有拿小刀的男人在一邊旁觀。    「這裡的事交給我,你們可以走了,我會走路回去。」 拿刀的人這樣說完以後,另外三個人好像很滿足的樣子,穿好衣服就像貨車的地方走去。    「小姐,在這裡睡覺會感冒的。」 軟綿綿倒在樹根上美沙子睜大眼睛,因為男人取下套在頭上的褲襪。    「慶太,你──」 美沙子說不出話來。 慶太從口袋裡拿出香菸,點上火說。    「以後我又是妳的主人了。」 說著給她看手裡的錄影帶。    「為了這個做這種事嗎?」    「不錯,妳剛才也很舒服吧。」 慶太好像很得意地吐出一口煙。 剛才那三個男人就是在補校的同夥。    「為了我和美沙子的事,你們肯不肯幫忙?」 三天前慶太這樣提出來,聽說是美沙子,會田他們的眼都立刻變了。    「要你們去強姦美沙子,就是輪姦,當然我也一塊去。」    「為什麼要這樣做?」    「最近和美沙子的作愛也陷入低潮,沒有刺激就熱不起來。」    「她答應了嗎?」    「當然,還是她主動提出來的。上一次當著我的面不是抱過她嗎?她好像忘不了那一次的興奮。」 三個人都感到興趣。    「可是知道強姦這回事就不夠刺激了吧?」 會田用手推一下眼鏡說。    「這一點就要用演技來彌補,而且不告訴美沙子什麼時候在那裡強姦她。」    「可是輪姦的時候如果被人看到,會被逮捕吧?」    「就是被捕,彼此是同意的,不會有問題。」 不用得到他們的回答,只要看他們的表情就夠了。而且,即便有一點危險性,前幾天抱過的美沙子的美麗肉體,有強大的吸引力。    「不要因為彼此同意的,就不賣力。要當成真正的強姦,粗暴一點也沒有關係。目的是讓美沙子產生真正被強姦的感覺。」 解釋到這裡慶太把手上的煙丟在地上用腳把煙踩熄。    「美沙子,這樣妳就明白了吧。」    「──」    「妳不回答,皮肉又要遭殃了。」    「你究竟折磨我到什麼程度才滿意?」 從腰上抽下來皮帶代替皮鞭打在美沙子的肩上。    「啊!」 美沙子倒吸一口氣,看著又舉起皮帶的慶太說。    「我明白了。」    「為什麼沒有叫主人?」    「是,主人﹍﹍」 慶太露出陶醉的眼神。    「妳這一星期來對我採取的態度,也該謝罪。」    「對不起﹍﹍」 皮帶立刻打在美沙子的肩上。    「跪下來,把話說好。」 美沙子在泥地上跪下來。    「主人,這一星期主人採取那樣的態度,請原諒我這個奴隸吧。」 雙手著地叩頭。    「妳真的明白自己錯了嗎?」    「是﹍﹍」 那是完全認命的聲音。    「是嗎?那麼就該這樣謝罪才是。」 慶太的皮鞋突然壓在美沙子的頭上。    「啊﹍﹍﹍饒了我吧﹍﹍﹍」 臉壓在落葉上,美沙子的聲音已經在哭泣。    「站起來。」 用冷酷的聲音命令。當動作慢一點時,皮帶立刻打在肩上。 讓美沙子轉過身去,慶太先取下手銬,然後再把美沙子的雙手銬在背後。再打開裙子的掛勾,讓裙子掉在地上。 這時候已經沒有任何東西掩飾美沙子的下體。    「現在要回去了。」 慶太拿起地上的裙子就像樹林外面走去。    「啊,等一下﹍﹍」 美沙子急忙在後面追。   「求求你,讓我穿一件﹍﹍這樣太過份了。」 拼命的要求。 美沙子現在穿的只是上半身的襯衫和毛線衣,襯衫並不長,勉強能蓋在肚子而已。 從後面看完全露出豐滿的雪白屁股。    「這樣才夠刺激,妳再慢吞吞,就丟下妳不管了。」 隨著冷酷的聲音皮帶打在屁股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啊,不要打我了。」 美沙子慘叫似的說完,萎縮著身子跟在慶太的後面。 走路到家需要三十分鐘,即便是選擇小巷子走,在這時間裡,還有很多下班回家的上班族,在美沙子來到附近的空地時,已經和十幾個人在路上碰到。他們不可能沒有看到只穿襯衫和毛衣的大學女生的樣子。 充滿驚訝和好奇心的眼光注視美沙子豐滿的大腿,還有大腿根的黑色草叢地帶。 看到美沙子美麗的面孔,眼睛就瞪得更大,火熱的視線轉向圓潤搖擺的屁股上。    「求求你,饒了我吧。」 美沙子在空地裡,靠在隔壁家的牆上,又站不穩跪在地上。    「這樣繼續凌辱,我會受不了的。」    「受不了會怎麼樣呢?」 慶太低頭看腳下的美沙子。    「今晚的姊姊特別美麗。」    「你說謊,我只是悲慘而已,這種樣子有什麼美麗!」    「不是嗎?項姊姊這樣漂亮的大學女生,晚上光著屁股在路上走,只是幻想就已經夠性感的了。」    「這﹍﹍嗚﹍﹍﹍」 美沙子嗚咽時雙肩隨著顫抖。    「把屁股挺出來。」 命令的口吻冷漠得叫人可怕。只要稍微猶豫,皮帶就毫不留情地打在屁股上。 美沙子變成狗爬的姿勢,慶太跪在她的背後,雙手抓住完全成熟的美麗肉丘。    「美沙子,妳已經濕了。」 慶太的手指從肉丘的溝裡摸到溢出花蜜的肉唇。    「妳說,這是為什麼?」    「我不知道。」 美沙子紅著臉搖頭。    「被人看到難為情的地方,感到興奮了吧?」    「不,我沒有﹍﹍﹍」    「現再說這種話沒有用,誠實的說吧。」    「可是﹍﹍」    「妳不說,我就把妳丟在這裡。」    「這﹍﹍﹍」 美沙子咬一下嘴唇,同時感到自己的臉向火燒一樣熱。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那麼,妳是承認有性感了?」 美沙子只好點頭承認。    「實際上妳是希望,我會做出使妳更難為情的事情吧?」    「不,沒有。」    「妳不要再裝模作樣了。我會真的把妳一個人丟在這裡。」    「啊,饒了我吧。」 慶太的手離開美麗的屁股,就把手銬銬在美沙子的一隻手上,另一邊扣在圍牆的欄干上。    「等一等!」 對著要離去的慶太,美沙子不得不叫喊。    「不要走﹍﹍我說實話。你說得沒錯﹍﹍雖然我自己都不相信遭到那樣的羞辱後我就會﹍﹍」    「會怎麼樣?」    「好像有性感。」 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那麼,妳承認自己是被虐待狂了?」 美沙子輕輕地點頭。    「妳要說清楚。」    「是﹍﹍那樣。」    「什麼東西是那樣?」    「我﹍﹍﹍是被虐待狂。」 美沙子說完之後身體無力地想蹲下去,可是手銬使她無法達到目的。    「妳終於說出來了。現在姊姊已經完全是我的奴隸,從現在到永遠。」 慶太讓美沙子分開大腿,拿出自己快要自爆的肉棒,在美麗的大腿間深深地刺進去。 ——————————————————————————– 擦肩而過的人,分別帶著不同的表情回頭看美沙子。 美沙子本來已經習慣男人們回頭看美麗的她,但現在人們的眼睛注視的是她的大膽的服裝。 上半身在襯衫上穿一件夾克,但襯衫的鈕釦有兩個沒有扣,從隙縫可以看到沒有穿乳罩的乳房。 可是驚人的,還是緊緊貼在臀部上的熱褲。 在這個季節幾乎看不到有人穿熱褲。而且是慶太昨夜把長褲的腿部剪斷做成的,幾乎快要看到裡面的內褲。 從後面看,豐滿的屁股有一半從熱褲下露出來。 還有修長赤裸的腿,腳上穿的是後跟很高的涼鞋,鞋帶一直纏繞到膝蓋上,可以說是非常性感。 美沙子就這樣在街上已經走了三十分鐘。 這是慶太的命令,慶太本人緊跟在美沙子的背後,並沒有做出其他的行為。可是以這樣的姿態走在大馬路上或到擁擠的百貨公司裡,使美沙子受到極大的羞辱。可是,很奇妙的這樣走下去以後,美沙子感到除了羞恥感以外還有一種奇妙的亢奮。 當路上的人露出驚訝和好色的眼光偷看從上身露出來的乳房或熱褲露出來的豐滿屁股跟大腿時,美沙子富有感性的身體就會產生使她自己都控制不了的性感。 美沙子突然察覺,緊緊貼在花唇上的熱褲,已經完全濕潤。    「休息一下吧。」 慶太拉著美沙子走到陸橋上。 這裡離開車站還有一段距離,所以行人比較少。 來到陸橋的正中央時,慶太從背袋裡拿出手銬,把美沙子的手銬在陸橋的欄杆上。    「你這是幹什麼?」 美沙子露出不安的表情,但眼睛多少有一點濕潤。    「妳就站在這裡就可以了。」 慶太又拿出有帶子的厚紙板套在美沙子的脖子上,紙板反掛在背後。    「什麼?」 美沙子想看背後的東西。    「這是我昨天想出來的詞句,我念給妳聽吧。我是好色的女大學生,喜歡的話可以任意的摸。怎麼樣,這句話很適合妳吧?」    「不,我不要﹍﹍」 美沙子感到非常狼狽。    「有什麼關係,讓他們看個夠。我去買東西等一下再來。」    「不,你不要走。」 可是慶太毫不理會地走下樓梯。 美沙子剩下一個人感到害怕。 看到紙板上的字,也許以為再開玩笑,人們會笑一笑就走過去。可是看她的這個樣子,說不定有人會當真。 這時候的美沙子只有祈禱,在有人經過之前慶太能回來。 可是慶太一直沒有回來。 大概過了十五分鐘從左邊來了帶著小孩的三十多歲的家庭主婦。 美沙子感到緊張,實在抬不起頭來,假裝看下面的車流。 那位主婦發現了美沙子的驚人模樣,是經過她的背後的時候。 開始時用疑惑的眼光從美沙子的腳向上看,看到紙板上寫的字時瞪大了眼睛。 從(這是怎麼回事)的困惑表情,變成(真討厭)的眼光。    「媽媽,上面寫著什麼?」 可能還在讀幼稚園的小女孩指著美沙子的背後。    「沒什麼,快走吧。」 用憤怒的語氣說完,拉著小女孩的手急忙走過去。 美沙子這時候才鬆一口氣,不過好戲還在後面。 第二個走過來的人是拿著黑皮包穿著西裝向推銷員的男人。 這個男人走過去以後又回到美沙子的背後站著不動。別人用好奇的眼光看,美沙子已經受不了,可是別人看她的大腿或腳也不能提出抗議。    「請問,妳是一個人嗎?」    「什麼?」 美沙子不由得回過頭去,看到戴眼鏡的男人露出好色的眼光,又急忙把頭轉過來。    「在這上面寫的是真的嗎?」    「不﹍﹍﹍是假的。」    「那麼為什麼要這樣做?」    「是有人惡作劇。」    「我給妳拿下來吧。」 看到那個男人伸手要拿厚紙板,美沙子急忙說。    「不用了,就這樣吧。」    「可是,會有人誤會的。」    「但不這樣掛等一下會挨罵。」    「誰?」    「掛上這個東西的人。」    「原來如此,掛上這個東西的人是許可摸妳的。」 說完之後用手摸穿熱褲的屁股。    「啊,你不能這樣。」 美沙子全身緊張地扭動屁股。 男人的手,毫不客氣的摸起她的豐滿的大腿。    「不要﹍﹍」    「妳不要動,妳也不希望引起別人的注意吧?」 男人在美沙子的耳邊輕輕說,然後拉熱褲的拉鍊。    「不,不能這樣。」    「不要緊,這裡很少人會經過,不用在意。」 拉開拉鍊就直接把熱褲拉到腳下。    「啊!」 美沙子不由自主地抓住欄杆,在熱褲下穿的是黑色的比基尼式三角褲。慶太選的不只是腰部,連臀部也是用帶子做成的。所以從後面看有一半的屁股暴露在外面。 當然從經過下面的汽車而言,美沙子的下體是在死角裡,可是在白天的陸橋上露出下體還是比什麼都難為情。 她的豐滿的大腿和屁股,還有大腿根都只有任由那個男人撫摸。 男人的手終於到達三角褲的腰上。 美沙子閉上眼睛,奇妙的是這樣在隨時會有人看到的地方被男人撫摸身體時,全身會感出甜美的感覺。 但不知為什麼,這個男人的手突然離開三角褲拿著皮包就走了。    「啊!」 美沙子向著那個男人逃跑的相反方向看去,原來有幾個腳穿膠鞋,從打扮就知道可能是在附近工地工作的工人。 美沙子真想哭出來,本來就穿著挑撥性的衣服,現在連熱褲也被拉下去,只穿著性感的三角褲。 這樣的打扮當然會吸引那些男人們的目光。 「唷,這是什麼?」    「哇,屁股全露出來了。」 口口聲聲地說著包圍著美沙子。    「這裡還有字:我是好色的大學女生﹍﹍」 一個人開始念紙板上面的字。    「小姐,是真的嗎?」 美沙子拼命搖頭。    「可是明明寫著可以摸的。」 男人們的眼光都盯在美沙子的屁股上。還沒有動手的原因是因為美沙子太美了,一時不敢下手。    「啊!我受不了了。」 終於有一個人抱住豐滿的屁股用臉在上面摩擦,就在這個時候其他幾個男人的手開始摸美沙子的三角褲裡面,大腿,還有乳房。 小小的三角褲立刻就被拉下去了。    「她的屁股太美了。」 說話的聲音有一點沙啞,還有人流著口水舔美沙子的大腿。    「喂,把她的腿分開。」 好像是工頭的人一面命令一面拉開褲前的拉鍊。 修長的雙腿,被男人們粗大的手左右分開。 工頭抓住腰就立刻把發出黑光的肉棍一下子插到底。    「喔﹍﹍」 太大的東西使美沙子呻吟,但痛苦在剎那間就消失了,當男人有節奏地抽插時,四肢都產生強烈的快感。也在這時候想到慶太要她說的話。 (我是被虐待狂。) 雖然不願意相信,但她的身體是誠實的。    「嘿嘿嘿,這個女人有性感了。」 在旁邊看的男人說話有一點口吃。 美沙子拼命地咬緊牙根,告訴自己不要扭動屁股,不要發出聲音。 就在下面有汽車經過的陸橋上,好像唯有這裡變成真空狀態,配合著男人粗暴的活塞運動,美沙子的身體發出自己聽了都難為情的摩擦時產生的水聲。    「啊!」 男人把火熱的精液射出來的同時,美沙子也發出尖叫般的聲音。 立刻有第二個人插進來。 像洪流般從身體裡湧出的強烈快感已經無法控制,美沙子完全拋棄自尊心,雙手拉著欄杆,挺起美麗的屁股,配合男人的動作前後扭動。 在一個人結束,另一個人用沾滿汗水和泥土的髒首抱住她的腰的短暫時間,她都感到時間太長。明知道這樣太羞恥,但還是忍不住向挑撥男人一樣地扭動屁股。 男人從背後用肉棍深深地刺入密唇裡,同時有其他的男人的手摸雙乳,在無比甜美的嗚咽中,美沙子連連達到高潮洩身。 在男人們各自滿足兩次離去後,美沙子的身體沾滿汗汁和精液,就那樣不停的哭泣。    「妳終於墮落成母狗了。」 慶太回來後一面解開手銬。    「你,看到了。」    「嗯,從那個大廈屋頂上看到的。」 美沙子瞄一下背後的醫院。    「我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會折磨姊姊變成最淫邪的母狗,站起來吧。」 慶太用手拉美沙子的手臂。    「我累了。」 美沙子喃喃地說。    「快站起來。」 一個耳光打在美沙子的臉上,可是美沙子仍然呆呆地坐在那裡。    「站起來。」 第二個耳光打在臉上,但美沙子仍舊沒有站起來。 耳光的聲音不大,但單調地繼續響下去。 ——————————————————————————– 又到星期天。 慶太在十點多離開床鋪來到樓下。 聽到客廳傳來的笑聲,好像有客人,笑聲裡也夾雜著美沙子的聲音。好久沒有聽到她這麼開朗的笑聲了。 慶太感到不高興,洗完臉走向廚房。    「加津,有客人嗎?」 加津正在壺裡放紅茶。    「小姐的大學同學來了,是高爾夫俱樂部的佐佐野先生。」    「哦。」 慶太的眉毛皺了一下。    「聽說今天要駕車去兜風。」 慶太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根本沒有聽說這件事。    「姊姊答應了嗎?」    「是的,我是聽小姐那樣說的。」 「──」 背後傳來美沙子的聲音。    「加津,紅茶泡好了嗎?」 跑過來的腳步聲在廚房門口停住。    「小姐,馬上就好了。」 慶太轉過頭來向美沙子說。    「姊姊,早安。」    「早安。」 美沙子的表情有一點緊張。    「我自己拿去吧。」    「是,這就好了。」 加津在壺裡到熱水說。    「慶太先生要吃什麼嗎?」    「不,和午飯一起吃吧。我要拿一個這個。」 從盒裡拿走一個小蛋糕。 走到樓梯一半時就把小蛋糕吃完了,然後看到美沙子從廚房走出來,就從樓梯下去。美沙子用盤子端著紅茶和小蛋糕緊張的站在那裡。 慶太笑嘻嘻地來到美沙子的面前。 美沙子躲避他的視線想從右邊過去,,慶太用身體阻擋,想從左邊過去,又被慶太擋住。    「讓我過去。」    「有話跟妳說。」    「等一等再說吧。」    「不,要現在說。」 慶太拉開右邊的紙門,就把美沙子拉近那間日本式的房間裡。 幾乎紅茶要灑出來,美沙子只好跟著進去。    「你要做什麼?」    「我要姊姊想起自己是什麼身份。」 說完就立刻撩起白色的迷你裙。    「啊,不能這樣。」 美沙子輕聲叫著扭動屁股,如果用力活動身體,紅茶就會灑出來。 而且打開旁邊的門就是客廳,父親和佐佐野就在裡面。稍許注意竟然聽到父親說話的聲音,所以不能掙扎也不能叫。 慶太就趁此機會撩起迷你裙,隔著褲襪和三角褲撫摸圓潤的屁股。    「粉紅色的三角褲,沒有我的允許奴隸怎麼可以穿這種東西!」    「求求你,現在放過我吧。」 美沙子小聲哀求。    「想要我放過妳,首先要按奴隸的身份向我打招呼。」 慶太準備拉下褲子的拉鍊。    「慶太,饒了我吧。」 還沒說完一拳就打在他的肚子上。    「唔!」 美沙子端著盤子就在那裡蹲下去。    「不要這樣兇暴。」    「這是處罰,知道為什麼嗎?」    「──」    「聽說今天要出去兜風,為什麼不告訴我?」    「因為對你說,你也不會答應的。」    「所以妳想趁我睡覺的時候出去,然後和那小子去汽車旅館尋樂,是不是?」    「不,不會去﹍﹍」    「不要裝傻!」 臉上一記耳光。    「快回答!是去做愛吧。」 慶太一面說一面拉出肉棒,用頭部在美沙子的臉上碰來碰去。    「饒了我吧,我會拒絕去兜風的。」 美沙子快要哭出來。    「妳不用拒絕。」    「不,我說身體不舒服,就留在家裡。」    「不,妳要去,去和他做愛,這是我的命令,知道嗎?」    「是。」 美沙子輕輕點頭。    「舔吧。」 美沙子任由他把肉棒塞進嘴裡,開始用舌頭舔。 本來就亢奮的年輕肉棍,經過大學女生柔軟舌頭的舔弄更加膨脹。 從隔壁聽到佐佐野的聲音。    「沒有射精,就不許妳走。」 美沙子拼命地吸吮,頭向前後搖動。 不久前還一點都不會口交方法的美沙子,現在已經知道男人敏感的地方,在肉棍的龜頭邊緣下用舌頭舔,或把根部的肉袋含在嘴裡吸吮。    「我要射了,露出一滴來,我就不允許。」 慶太抓住美沙子的頭髮主動地抽插肉棍。    「喔﹍﹍﹍」 喉嚨深部被用力頂撞,快要流出眼淚,肉棍猛然漲大,嘴裡立刻有很多溫熱的液體。    「唔﹍﹍」 美沙子皺起眉頭,把那些液體吞下去。    「站起來。」 美沙子拿著茶盤慢慢站起來,慶太的手立刻伸到褲襪上。    「你要幹什麼?」    「妳不准動!」 把褲襪和裡面的三角褲一起拉下去,然後從腳下脫掉。    「這樣會更有刺激,妳去吧。」 美沙子被慶太趕出去。    「去兜風之前先到我房裡來,我要看妳穿什麼衣服。」 三十分鐘後,美沙子在毛衣上穿套裝來到慶太的房間,不穿褲襪和內褲外出,心裡還是覺得很悲哀,佐佐野說笑話時,也不能像剛才那樣痛快的笑。 美沙子嘆了一口氣,猶豫一下後敲門。    「請進。」 打開門走進去,面對書桌的慶太,坐著旋轉椅過來。    「妳過來。」 美沙子只好來到慶太的面前。    「妳忘記奴隸見到主人要怎麼做了嗎?」    「不,沒有﹍﹍」 美沙子只好撩起裙子,年輕美麗的下體穿著白色的蕾絲三角褲和褲襪。    「是為他穿的嗎?」 慶太立刻蹲在地上用手拉褲襪。    「慶太,求求你,讓我穿內褲去吧,不然我還是不要去。」    「放心吧,我會讓妳穿內褲去的。」 慶太不理她,拉下褲襪脫下來。    「在這裡躺下。」 美沙子只好照他的話躺在床上。    「姊姊,把腿分開。」    「你要做什麼?」 美沙子看到慶太手上的刮鬍刀,表情開始緊張。    「妳不是要跟他做愛嗎,恥毛也應該整理一下。」 慶太拿起刮鬍膏就抹在美沙子的下腹部上。    「啊,饒了我吧。」    「不要動,重要的地方會受傷的。」 美沙子只好分開腿,慶太把刮鬍膏圖在雪白的肚子上和黑色的毛上。    「妳不要動!」 慶太看著極大膽的完全翻開的大腿根開始用刮鬍刀。 美沙子忍不住用雙手蒙住臉,可是發覺慶太不只是改變形狀,而是要全部剃光時,緊張地抬起頭來。    「慶太,你不能﹍﹍」    「我說過,會受傷的。」 慶太仍舊不停地用刮鬍刀刮。 現在才理解慶太答應她去兜風的理由。恥毛被剃光,就是去兜風也不可能和佐佐野做愛。 剃光毛後慶太用毛巾擦乾淨,在塗上潤膚油。    「剃好了,妳自己看看吧。」 美沙子抬起頭戰戰兢兢地看自己的下腹部。    「太慘了﹍﹍﹍」 美沙子臉色通紅地轉過頭去。    「哈哈哈,這樣和作奴隸的姊姊最相配。」 慶太冷冷地說完,把脫下的內褲丟給美沙子。    「去好好的享受兜風吧,回來以後把詳情告訴我。 美沙子拿起內褲,從床上跳下來,儘量忍住不哭泣,從慶太的房間跑出去。 第二天早晨慶太帶著美沙子坐上地下鐵,美沙子和過去一樣穿著牛仔布的迷你裙,緊身的迷你裙完全暴露出屁股的形狀。 而且這一天慶太不答應穿褲襪,所以有彈性的大腿快暴露到大腿根。這種打扮的年輕美女,在擁擠的電車裡自然會成為色情狂的目標。    「今天要表演姊姊是奴隸的證明。」 慶太這樣說著讓美沙子坐上客滿的電車。 昨天美沙子是去兜風,但沒有和佐佐野做愛,她實在無法解釋剃光恥毛的原因。    「今天我有月經。」 佐佐野原來以為可以上床的,所以不肯答應。美沙子沒有辦法只好用嘴替他解決。慶太聽到這種情形很高興的說。    「姊姊的那裡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現在成為慶太個人專用的那個地方,快要被其他的男人用手指玩弄。 美沙子的全身開始緊張,造成這種動機的還是慶太,從屁股的後方撩起迷你裙,以很露骨的動作開始摸屁股。美沙子在這個時候已經放棄抵抗,因為知道就是抵抗也沒有用。 (我這一生大概只有做他的奴隸了。) 四周的男人們都在看她的反應。 (那個女人就是被摸也不會大叫的女人。) 這樣判斷之後,都把手伸過來。 第一個人的手撩起迷你裙的前面從內褲上撫摸下腹部,這時候美沙子感到狼狽,用手裡的教科書去擋男人的手,可是一點也發生不了作用。 趁這個機會另外一個男人的手伸過來,在充滿彈性的美麗大腿上撫摸,從內褲腳向裡侵入。 美沙子想哭,今天早晨離開家時,哀求半天才穿上的內褲在擁擠的電車裡一點都發揮不了作用。 男人們在取的獸逞之後,開始脫美沙子的內褲,美沙子已經沒有抗拒的方法。 從前後、左右偷偷伸進來的手慢慢向下拉下內褲。 不等拉到一半,男人們的手一起湧向已經毫無防備的大學女生的大腿根。    「啊!不要!」 美沙子在心裡這樣喊叫,這不僅是男人的手摸到已經沒有東西掩飾的花唇,因為想拒絕男人的手而緊閉大腿時,內褲順勢掉在腳下。 美沙子想像內褲掉下去的情景,趕快分開大腿阻止掉下去,但就在這剎那,男人們的手到達花唇。 其中摸到下腹部的人,突然停止手的活動,然後露出淫笑。 (原來是這樣的女人。) 帶著好奇和嘲笑的眼光看美沙子的臉,然後用更淫穢的動作撫摸美沙子的陰部。 美沙子只有紅著臉低下頭。 對大家認為她是變態的女人感到無比的羞恥。 可是把那裡的毛剃光,穿著極短的迷你裙和薄薄的一條內褲站在擁擠的電車裡,連自己都覺得有些變態。 當拉下她的內褲,對情人佐佐野也沒有說明的秘密,讓這些陌生男人知道以後,不由得產生豁出去的念頭,這時候對男人的撫摸,身體也有了反應。 而且是在擁擠的電車裡,隨時都有被認識的人發現的可能,這樣的緊張感,使美沙子全身都感到無比的亢奮。 這時候男人的手指,不只是色情狂的動作,在大學女生的敏感帶,時而溫柔時而強烈的撫摸,完全像一個愛人的動作。 (啊!) 美沙子吐出火熱的嘆息,一面握緊書本,在性感又悲哀的感覺中想到(我已經完了﹍﹍﹍﹍) 從美沙子的花唇中流出來的蜜汁,使那些侵犯的男人們都感到驚訝,因為不斷地大量湧出。 讓美沙子產生那種意念,是聽到電車駛進月台的時候。這時候慶太讓美沙子下車,跟在他的身後站在對面的月台上。 迷你裙下面什麼都沒有。 剛才走下電車時,她必須要下決心是要穿上內褲,還是就那樣丟在車上。 可是拉起掉在腳下的內褲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還是決定一隻腳一隻腳地悄悄脫下內褲。 當然她也沒有撿起來的勇氣,想到自己下車以後,小小的白色三角褲掉在車上,讓很多乘客用好奇的眼光看,心裡就覺得非常難過。 美沙子站在月台白線的旁邊,慶太站在她的前面。 慶太穿著牛仔褲和球鞋,因為美沙子穿高跟鞋的關係,並排在一起她比慶太還要高一點。 (我為什麼要受這個人控制?) 忽然在心裡產生這樣的意念。 容貌不出色,頭腦也不好,沒有財產,無論怎麼說也沒有控制她的資格。但事實上受到這個年紀比她小的男人的支配,而且可能一輩子都這樣。 (只要沒有他﹍﹍﹍﹍) 美沙子凝視著慶太,只要沒有這個負擔,一切都能恢復原狀。 視野裡從右邊出現電車 美沙子沒有猶豫。 (要排除這個負擔!) 在幾秒後月台上引起一陣騷動。 ——————————————————————————– 美沙子到醫院看慶太,是他住院以後一個星期的是。    「你至少去一次看看慶太,他也很想看到妳。」 經過父親這樣說,美沙子不得不來醫院。 在病房門輕輕敲幾下。    「請進。」 聽到裡面的回答聲,美沙子輕輕推開門走進去。 慶太躺在床上看雜誌,看到美沙子走進來,也一言不語的繼續看雜誌。    「你的情形怎麼樣?」 美沙子站在床邊戰戰兢兢地問。    「沒有聽醫生說嗎?」    「嗯﹍﹍﹍」    「左腳好像永遠不能復原了,這是說今後我是跛腳。」    「對不起﹍﹍﹍」 本來沒有道歉的意思,可是聽他這樣說起來,不由自己地說出道歉的話來。    「道歉也不能使我的腳復原了。」 慶太放下雜誌從睡衣口袋裡拿出煙用打火機點燃。    「我倒希望能保證以後不再做那種事。這樣兩個人在一起時,不知道什麼時候妳會殺我,無法安心睡覺。」    「我會補償你的。」 美沙子垂下頭。    「希望是這樣。對了,找到那些錄影帶了嗎?」    「什麼?」    「在我住院的時候,到我房間裡找過吧。」    「───」    「找到了嗎?」    「沒有﹍﹍」 慶太得意地笑了一下。    「幸虧沒有在房間裡,那是藏在別的地方,我還把一封信交給昨天來看我的朋友。」    「什麼信?」    「為了不讓姊姊再次殺我,想知道內容嗎?」 美沙子反射性地點點頭。    「如果我奇妙地死了,朋友會打開那封信。裡頭寫著姊姊企圖殺死我的理由,以及今後還有那種可能,看過信就交給警察。」 慶太把煙蒂丟進果汁的空罐裡。    「我是防止姊姊作殺人兇手。關於補償的是,妳會為我做什麼?」    「我還不知道,可是我會﹍﹍」    「這個先不要說,妳忘了一件事吧?」    「什麼事﹍﹍﹍」    「姊姊到現在還是我的奴隸。」    「──」    「聽到沒有!」 慶太突然用強烈的口吻。    「是﹍﹍」    「妳要說清楚。」    「我是﹍﹍慶太的﹍﹍奴隸。」 美沙子的聲音再顫抖。    「那麼照往常一樣打招呼吧。」 因為是在醫院裡,美沙子露出哀求的眼光,可是慶太的表情比以前更冷酷。    「快一點,護士隨時會來。」 美沙子咬了一下嘴唇,然後認命似的慢慢拉起長裙,隨著小腿露出豐滿的大腿。    「好漂亮的腿,姊姊的腿是永遠看不膩的。今天為什麼沒有穿迷你裙來?」    「對不起!」 美沙子只有這樣道歉。    「今天要妳脫下內褲回去,這是處罰。」    「是。」    「妳繼續吧。」 美沙子轉開臉把裙子撩到腰上。 屁股上有雪白的三角褲,又因為穿黑色的褲襪更顯得美麗。    「靠過來一點。」 美沙子低著頭走過去,慶太的手立刻伸出來在大腿根上隆起的部分撫摸。因為相隔一星期顯出非常貪婪的樣子。    「把三角褲脫下來。」    「慶太,不要在這裡,饒了我吧。」 美沙子忍不住這樣哀求。    「妳在地下鐵被那些色情狂摸時,也感到性感的。」    「嗚﹍﹍﹍」 美沙子忍住哭聲,自己動手把褲襪和三角褲一起拉到大腿下面。    「一星期就長出很多了。」 慶太的手指在隆起的恥丘上撫摸短短的毛。 美沙子忍不住咬住嘴唇。    「現在要輪到姊姊了。」 慶太說完就脫下睡褲。 美沙子含這著眼淚,用朦朧的眼光望著下腹部的東西。    「要快一點不然會有人來了。」 經他這樣催促不得不低下頭,用手握住輕輕含在嘴裡。意外的是那是萎縮的東西,除非是剛射精,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情形,就是用舌頭舔也沒有發生變化。美沙子繼續努力弄下去時,慶太哼一聲,身體也顫抖一下,就用力抓住美沙子的頭髮,流出白液。    「好久沒有弄,情況好像不太好。」 慶太表情有一點落寞地穿上褲子。 ——————————————————————————–    「今晚妳要住在這裡。」 一個星期後慶太這樣命令她,美沙子就回家做準備。 從一星期前第一次看他以後連續三天美沙子被迫用嘴為他服務,但不論多麼努力,慶太沒有像以前那樣勃起後來慶太也不要她做了。    「這是我朋友買來的。」 這樣說著讓美沙子穿上金屬製的貞操帶,還說。    「我是怕姊姊有外遇。」 從此以後去看望他,取下貞操帶,然後刮毛成為日課。 受不了的是美沙子,幾乎整天都要帶著金屬製的東西生活。雖然不影響大,小便,但想到自己用這種東西代替內褲走在街上或上學就感到悲哀。 而且在某些機會下別人的東西碰到下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