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美姐凌辱計畫 (3) 第三章 暴露的妻子

美姐凌辱計畫 (3) 第三章 暴露的妻子 

 

在飛往北海道的飛機中央的席位上坐著一對年輕人。 女人是二十一、二歲,是引人注意的美女,穿著新的白色的套裝,裙子是大膽的迷你裙,修長豐滿的大腿露出三分之二以上。 另一方面,男人的年齡好像小一點,全新的灰色西裝穿在身上好像很拘束的樣子。 一看就知道是去蜜月旅行的新婚夫妻,只是男人的左手裡拿的柺杖引人注目。 坐著時還看不出來,但走路時就能知道男人的左腳是義肢。 新郎的名字叫做伊能慶太,新娘是白都美沙子,兩人不久之前才從教堂舉行婚禮。    「心情還好嗎?」 慶太對著看著窗外的美沙子說。    「現在是蜜月旅行,妳這樣沈悶別人會覺得奇怪。」    「這樣的婚姻不會有好結果的。」    「為什麼?」    「結婚要兩個人相愛才行。」    「妳不要忘記,我是愛妳的。在一起生活後,妳也會愛我的。」    「我可以明白地告訴你,我這一輩子也不可能愛你的。」 美沙子的臉上毫無表情。    「沒有關係,從今天起在法律上妳是我的妻子,要比過去更服從我的命令。知道嗎?」    「──」    「美沙子,脫掉三角褲。」 美沙子的身體振動一下,眼睛望向慶太。    「妳怎麼了,還不快一點!」 慶太的冷漠表情,不像剛舉行完婚禮的新郎。    「就在這裡脫嗎?」    「還用問嗎,妳自己不能脫,我來給妳脫。」 慶太的手從迷你裙露出來的大腿伸過去。    「啊!」 美沙子急忙壓住慶太的手,雖然是靠窗坐,但通道的另一邊還有其他的乘客,而且空中小姐不停地走來走去。    「等一下,我自己脫。」 美沙子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 等到空中小姐走過以後,美沙子自己把手伸到迷你裙裡,一面注意自己的表情,微微地抬起屁股,把三角褲和褲襪一起拉下來。 屁股直接坐到坐墊上的感覺,使她產生無法形容的屈辱感。 因為弱點被他抓到不得不結婚,但幾小時前還在父親和好友的祝福下走出教堂,這樣的新娘在蜜月旅行的飛機上要戰戰兢兢地脫下內褲。 美沙子把腿上的蕾絲三角褲一下子拉到腳下。 有沒有人看到?緊張地心裡怦怦跳。 脫下高跟鞋,迅速脫下三角褲。    「交給我保管吧。」 慶太把還含有新娘體溫的三角褲和褲襪收下,就從口袋裡拿出像牙膏一樣的東西。    「沒有穿內褲會冷,給妳塗上這個吧。」    「那是什麼?」    「妳不要管,把腿分開吧。」    「不要在這裡。」 從過去的經驗能想向那是可怕的春藥。    「妳說要對我服從,是假的嗎?」    「不,可是不要在這裡﹍﹍﹍」    「不行,妳已經是我的妻子了,換句話說就是公認的奴隸。」 說完就把手指伸進去沒有褲襪和三角褲的大腿。 美沙子拼命的試圖抗拒,就在雪白的大腿間發生爭執,可是看到空中小姐走過來時美沙子只好放開手。    「美沙子,把腿分開大一點。」 慶太的聲音很大,美沙子不由得紅了臉,但也只好低下頭慢慢分開腿。 事到如今還是快一點塗完比較好,可是慶太的動作反而慢吞吞。 在剃過毛的山丘下,對每一片花瓣很仔細地塗抹,然後侵入窄小的洞口。 (求求你,快一點吧。) 美沙子的心裡這樣懇求,推手推車的空中小姐已經來到前一排的位子。 (千萬不要看。) 心裡這樣祈禱,可是空中小姐的眼睛是不可能看不到的。 空中小姐把一杯酒交給前面的客人,然後露出不屑的眼光看美沙子。 美沙子反射性地夾緊雙腿,拼命地拉迷你裙想掩飾自己的股間。 可是慶太沒有收回手的意思。    「親愛的,不要在這裡。」 如果新娘拒絕新郎的撫摸就顯得很不自然,同時也想掩飾強烈的羞恥感,美沙子第一次對慶太說出「親愛的」,然後就撒嬌似的把臉靠在慶太的肩上。 空中小姐看到這種情形,假裝沒看到的樣子走過去。 在這同時慶太也收回手。 沒有經過幾分鐘,美沙子就開始扭動屁股。 到達北海道至少要二十分鐘,不是能忍受的搔癢感。    「我要去一下廁所。」    「那麼,我也一起去。」 慶太也站了起來。 美沙子扶著拿手杖的慶太從座位間的通路走向廁所。她覺得旅客們的視線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確實,從迷你裙裡露出的美麗大腿,不能不吸引男人們好色的眼光。 來到廁所前。    「美沙子,妳來幫忙吧。」 慶太抓住美沙子的手想拉進裡面去。    「不能這樣。」    「為什麼?我是殘障者,妻子來幫忙是當然的。」 經他這麼一說,美沙子就無法拒絕。    「妳要先尿嗎?」    「不,你先吧。」 美沙子很想立刻解決消除春藥的搔癢,但那種樣子又不希望慶太看到。    「那麼,妳來弄吧。」    「什麼?」    「真笨,用妳的手啊。」    「這個﹍﹍﹍」    「妳不願意嗎?」    「不﹍﹍﹍」 這不是爭執的時候,美沙子讓慶太站在馬桶前面,蹲在他的身邊拉下褲子的拉鍊,從裡面輕輕掏出萎縮的性器。    「妳要拿好,不要尿到外面去。」    「是。」 從前端流出水來,但只有一點。 可是美沙子把慶太的東西收回去,把褲子的拉鍊拉好以後也不肯出去。    「美沙子,輪到妳了。」    「請你到外面等吧。」    「為什麼?」    「因為我難為情。」    「現在還說這種話,在醫院的屋頂上不是在我面前尿過嗎?」    「可是﹍﹍﹍」 立刻飛來一耳光。    「美沙子,妳還裝蒜!」 慶太的聲音幾乎傳到外面去。    「妳實際上是為了搔癢才來這裡吧。為什麼妳不坦白地說出來。」    「因為那是﹍﹍﹍」    「不只如此,剛才也沒有聽從我的話,這樣是不能做一個好太太的。」    「那麼就離婚吧。」    「那是不可能的。妳是屬於我的,絕對不會放妳走,快站起來吧。」 頭髮被抓住,美沙子只好搖搖擺擺站起來。    「把身體轉過去,然後把裙子撩起來,再慢吞吞的就不饒妳。」 美沙子只好轉過身去拉起裙子,露出漂亮的雪白屁股。    「分開大腿!」 照他的話做了,這時候慶太從口袋裡拿出兩根繩索,接在一起送到美沙子的股間。    「這是做什麼﹍﹍﹍」    「為了妳不聽話要懲罰,這樣忍耐到旅館吧。」    「求求你,等一下,讓我先﹍﹍﹍」    「幹什麼?」    「我很癢。」 美沙子的臉通紅。    「現在來不及了。妳如果真的反省,就誠懇地接受處罰扁吧。知道嗎?」    「是,知道了。」 美沙子認命的閉上眼睛,如果反抗一定受到更大的羞辱。 繩索的節扣正好碰在花瓣上,這樣拴在下體。    「回去吧。」 這一次的行程美沙子是被牽著走的狀態。蜜月旅行要去北海道是慶太提出來的。 慶太前不久已經考上私立的二流大學,為了準備就沒有時間去國外旅行。而且考慮到行動不便的身體,在國內旅行比較方便。 另一方面從大學畢業的美沙子,照以前的計畫擴大父親的畫廊,在赤阪的大廈裡開張,因此賺到生活費的任務都落在美沙子的肩上。 四十分鐘後兩個人從機場坐上計程車。 美沙子走路的姿態非常不自然,這是因為卡在股間的繩子,每走一步就摩擦她的神秘的部分。而且在飛機上塗上的春藥這時候達到高潮,強烈的搔癢感使她快要瘋狂。 其實,如果在普通的狀態,這樣長時間的折磨,也許真的會發狂,現在反而因為有繩子的摩擦,緩和難以忍受的搔癢感。 可是隨著時間的經過,使搔癢的身體更加火熱,每走一步美沙子就感到搔癢感和繩子刺激的異物感,以及像滲透進來一樣的甜美感。 (還要忍耐。) 從迷你裙露出大腿的美麗新娘,還是會引起四周男人的注意。在這個情形下紅著臉假裝若無其事的樣子走下去。 坐上計程車後慶太說出奇妙的話。    「司機先生,去旅館之前先去一家五金行。」    「沒有問題,要買什麼呢?」 中年的司機從後視鏡看著後面說。    「想買繩索和狗鍊。」    「這個東西附近就可以買得到。」 計程車開動以後慶太看看手錶說。    「這個時間還能去一趟美術館,去五金行買東西以後就去一趟美術館吧。」 美沙子驚訝地望著慶太,不錯,提出要去美術館的是美沙子,但預定是明天,已現在的狀況根本無法欣賞藝術畫。    「今天疲倦了,明天再去看吧。」    「不,今天比較好,明天還有很多其他的事。」    「可是﹍﹍﹍」 正要說話時慶太伸出手撫摸美沙子的大腿,迷你裙在這時候顯得更短,不但能看到大腿根,幾乎要能看到裡面的繩子。 美沙子把皮包放在腿上,可是被慶太拿開,然後手向裡面伸。    「美沙子,妳就在這裡換衣服吧。」    「什麼?」 慶太在美沙子的耳邊說。    「取下乳罩。」 美沙子知道他不是再開玩笑。    「饒了我吧。」 美沙子低下頭說,慶太這時候拉起迷你裙,美沙子拼命用雙手抗拒,同時不放心地看著司機,司機不知何時已經改變後視鏡的方向偷看後面的情形。 美沙子的全身像火一樣地熱起來。 (司機看到了。) 強烈的羞恥心折磨著美麗的新娘,同時在美沙子的身體裡產生無法形容的強烈刺激。 生長在富有的家庭,剛從第一流的大學畢業,去蜜月旅行的時候裙子裡只有一條繩子,又給計程車司機看到 ── 想到這裡不知道為什麼美沙子的身體亢奮得顫抖,不知不覺間流出大量的蜜汁,而且不想讓人看到的地方已經被看到,這種感覺使美沙子產生自暴自棄的念頭。    「妳不快一點,我就讓司機幹妳。」 慶太這樣恐嚇她。    「好吧﹍﹍﹍我照你的話做。」    「司機先生,對不起,要在這裡換衣服了。」    「啊,沒關係。」 從後視鏡裡看著新娘美麗大腿的司機急忙回答,從他的眼睛冒出慾火。 美沙子首先脫下外套然後開始解襯衫的鈕釦,在司機好色的眼光下慢慢地解開鈕釦。 裡面穿著一半是蕾絲的乳罩,性感的乳罩包圍住豐滿的乳房。 雖然多少有一點豁出去,但手指還是會顫抖,但慢吞吞地更增加司機觀賞的時間。 解開掛勾,從肩上拉下肩帶,用一隻手壓住乳罩,這樣交替地脫下肩帶,這時候慶太突然伸手搶去乳罩說。    「快一點,不然打擾司機先生開車。」    「是。」 美沙子急忙用雙手抱住乳房,可是為了穿上襯衫就必須要鬆開雙手。 美沙子不得不放開雙乳迅速地穿上襯衫,就在這時候司機的目光盯在比他想像更美麗的乳房上。 準備扣上鈕釦時,慶太給她披上外套說。    「今天不冷,不用扣鈕釦了。」    「我去買東西,請在這裡等。」 在五金行的門前停下計程車,慶太就拉美沙子的手走出計程車。 美沙子來到車外還是會感到驚慌。 剛才是大腿引起其他男人的注意,但只要慢慢走還不會讓那些人知道迷你裙之下只有用繩索做成的丁字褲,可是現在除了下體的搔癢感和甜美的火熱感之外,從沒有扣的襯衫胸部露出一半的成熟乳房,還幾乎能看到粉紅色的乳頭。    「美沙子,再對妳說一遍,以後對我的命令要迅速服從,不然迷你裙也不給妳穿了。」    「是﹍﹍」 現在的美沙子只要能消除搔癢感什麼都準備做了。    「歡迎光臨。」 裡面禿頭的老闆說。    「我想買繩子和狗環。」    「請到這邊來。」 老闆帶著兩人往櫥櫃的方向走,同時用好色和驚奇的眼光看美沙子。 穿著大膽的迷你裙,從襯衫的胸口露出一半的豐滿乳房,而且又不像風塵女子那般的濃妝豔抹,看起來像良家婦女的美麗面貌。    「什麼樣的狗用的狗環呢?」 老闆向慶太問,但眼睛一直沒有離開美沙子。    「不是給狗用的,要帶狗環的是我老婆。」    「什麼?」 老闆驚訝地張開大嘴。 美沙子也同樣地感到驚訝。過去是有過套上狗環像狗一樣在夜裡的公園爬過,但是究竟是在夜裡,不會有人看到。    「我的老婆是個怪人,喜歡模仿狗的動作。」    「哦。」 老闆聽了以後眼睛突然冒出奇特的光澤。    「那樣的話,用這個比較好吧。」 他拿出來的是給勝伯納犬所用的大型黑色狗環。    「這個怎麼樣,用人力是拉不斷的。」    「很不錯,美沙子,妳覺得怎麼樣?」    「那種東西我﹍﹍﹍」 美沙子皺起眉頭說,可是知道慶太從背後撩起迷你裙撫摸赤裸的屁股時說。    「是,很好。」 避開老闆的眼光低下頭說。    「那麼就在這裡套上吧。」    「可是﹍﹍﹍」 美沙子真想逃走,可是慶太一面用手指拉裙子的掛鉤說:    「還不快一點請老闆給妳套上嗎?」    「是﹍﹍﹍」 美沙子只好點頭,至少比脫下迷你裙露出繩子的丁字褲好多了。    「請﹍﹍﹍給我套上吧。」 美沙子結結巴巴地請求。    「太太,這是我的榮幸。」 老闆露出好色的微笑把狗環套在美沙子雪白的脖子上。    「美沙子,套好後要請教老闆是不是和妳相配。」    「是﹍﹍﹍」 美沙子點點頭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請問這個狗環還適合我吧?」    「是,太太,很適合。」 老闆一面說一面不斷地看美麗新娘露出來的水蜜桃般的乳房。 美沙子這時候真想死,告訴禿頭的中年男人他是喜歡被看成狗的變態,還讓對方套上狗環。 而且這段時間繩子碰到她的花唇,搔癢感和流出的花蜜使她困擾。 美沙子不自覺地把大腿夾緊扭動屁股,慶太在旁邊看到這種情形說。    「美沙子,只是套上狗環就有性感了嗎?讓我看一看。」 說完就撩起迷你裙。    「啊!」 美沙子忍不住用雙手壓住裙子蹲下去,準備任何命令都服從的決心都忘記了。 老闆好色的眼睛已經看清楚美麗的新娘的下體只綁著繩子,而且應該有黑毛的地方是光溜溜的。    「客人,你調教得真好。」 老闆露出陶醉的表情低頭看美沙子,還用很欽佩的口吻說。    「說實話,我對繩子也很有興趣,當然是瞞著老婆,能有這樣的美女伴著你真是幸福的人。」    「這真是巧合,你若願意的話,不妨折磨她一番。」    「什麼?我可以嗎?」    「當然,我老婆因為套上狗環,已經性慾很強了,偶而受到別人的折磨也很刺激,我去買東西大概只需要一個小時,在這段時間請你好好地疼愛她吧。」    「真的可以嗎?」    「這是我向你請求的。一小時後請帶她到美術館來,我在那裡等。」 美沙子聽了非常驚慌。    「求求你饒了我吧﹍﹍」    「妳胡說,沒有得到允許怎麼可以蹲下去!」 美沙子急忙站起來。    「求求你放過我吧。」 這時候慶太左手的手杖打在美沙子雪白的大腿上。    「把裙子撩起來!」    「啊!」 美沙子全身萎縮,發出悲叫聲。    「沒有聽到嗎?」 金屬製的手杖又打在她的大腿。    「唔﹍﹍」 美沙子不敢叫出來,用手拉住迷你裙,挨打後被迫服從,不如假裝奴隸一樣地服從,反而輕鬆一點。 拉起裙子不到十公分就露出沒有毛的三角地帶以及繩子的丁字褲。    「把腿分開。」    「嗚﹍﹍」 美沙子強忍著不要大聲哭泣,同時把修長的大腿像左右分開,慶太立刻解開繩子的丁字褲,還用手撥開股間的花瓣。    「啊,不要﹍﹍」    「請你看吧。」 在慶太的催促下,老闆的眼光盯在美沙子的股間。    「原來已經這樣濕淋淋了。」 看到沾滿花蜜發出光澤的花瓣,好像非常感動。    「她嘴裡說不要,但身體已經這樣了,老闆有沒有新的繩子,這條繩子已經完全濕了。」    「當然有。」 老闆很快拿來一條新的繩子,比剛才的粗多了。    「美沙子,請老闆幫妳套上吧。」    「我可以這樣做嗎?」    「玩繩子的功夫,老闆好像很高明。」    「嘿嘿嘿。」 老闆發出得意的笑聲,把繩子剪成適當的長度。    「美沙子,還不快一點向老闆請求。」 美沙子暴露出下體最難為情的地方,好像豁出去似的用沙啞的聲音說。    「請你在我身上套丁字褲吧。」    「是的,太太,這是很簡單。」 老闆高高興興地來到美沙子的面前,用熟練的手法把繩子拴在美沙子的下體。    「啊!」 和慶太的繩子不同,老闆的東西使她覺得痛。而且有兩個結,分別卡在前面的花瓣和後面的肛門上。 可是對美沙子而言,因為正好受到搔癢感和性慾的折磨,甚至於使她感到舒服。    「老闆,你來一下。」 慶太把老闆拉到一邊去,悄悄地說幾句話就付錢,走回來對美沙子說。    「美沙子,我買完東西就去美術館,妳請老闆送妳去。妳要盡量使老闆滿意,知道嗎?」 說完就從美沙子的手裡拿走皮包坐上等在外面的計程車。 剩下一個人的美沙子感到害怕,對方是剛認識的中年男人。    「太太,馬上開始吧。」 老闆把美沙子帶到裡面的房間去,立刻就伸手到襯衫裡撫摸豐滿的乳房。    「剛才只能看到一半,急死我了。」 現在慶太不在了,老闆就完全露出中年人的好色性格,把襯衫拉開,使雙乳完全露出來,用雙手由下往上撫摸。不愧是中年人,知道女人的弱點和性感地帶,而且美沙子的身體已經被春藥弄得非常敏感,所以立刻就有了反應。 這時候老闆把挺起來的粉紅色乳頭含在嘴裡吸吮。 在此以前美沙子經過的男人不多,所以老闆的動作對美沙子而言不但新鮮而且非常刺激。    「啊﹍﹍﹍」 交互地吸吮乳頭時,身體忍不住顫抖,同時發出聲音呻吟。 這時候老闆的手巧妙地撫摸美沙子的身體來到迷你裙下的屁股下。 這時候美沙子忍不住在老闆的懷裡挺動身體。本來是會厭惡的中年男人的手指,這時候卻帶給她強烈的快感。 甚至於最重要的地方有繩子擋住,她都感到妨礙了快感。 就在這時候從美沙子的嘴裡發出尖叫,因為老闆突然用牙齒咬她的乳頭。    「啊,不能這樣!」 美沙子想要推開比她個子還矮的老闆。 老闆捏著乳頭說。    「太太,妳不要誤會,這是妳先生請我訓練的。妳也有這種嗜好,按順序是這樣開始的。。」    「啊,饒了我吧。」 更用力拉乳頭時,美沙子開始哀求。    「要我饒了妳,還不跪下來向我打招呼?」 老闆突然變成粗暴的口氣,用力拉狗環上的鐵鍊。    「啊!」 自然而然形成跪在老闆腳下的姿勢,雖然有屈辱感但美沙子的身體產生強烈的興奮。    「還不快一點說!」    「是﹍﹍請主人訓練奴隸吧。」 這是慶太經常要她說的話。    「好,開始爬。」 老闆拉著鐵鍊到店裡,這時店裡所幸沒有人,但門外的路上有行人,隨時都有顧客進來的可能。    「妳要在前面走。」 美沙子只好爬在老闆的前面。 老闆這時候幾乎快要瘋狂,從年輕的時候就和各種女人玩,可是從來沒有這樣激動。 女人是有錢人家的新婚少奶奶,在平時連她的身邊都無法接近,是具備氣質和知性的美女。 不僅是美貌,身材也苗條,豐滿的胸部和屁股形成美麗的曲線。 現在在他面前的是從迷你裙露出來的雪白屁股,而且雙丘還夾著繩子,每走一步就向左右搖動。    「快一點。」 下意識地拿起手上的鐵鍊,打在扭動的屁股上。    「啊!」 美沙子驚慌地回頭時,第二下已經打下來了。    「不要慢吞吞的。」    「啊,我走,我爬,請不要打了。」 美沙子一面哀求一面含著眼淚拼命地在地上爬。 老闆好像這樣還不滿意,一面打一面撫摸著更增加美感的屁股和乳房。 美沙子為自己的悲慘嗚咽,但同時身體裡產生自己都難以相信的性慾與快感。 讓美沙子苦惱的搔癢感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法克制的強烈慾火。    「太太,妳來吸吮吧。」 老闆好像忍耐不住地來到美沙子的面前,拉下褲子的拉鍊,把裡面的東西拉出來。對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來說是相當不錯的勃起。在尖端有薄薄的一層液體。 老闆拉一下鍊條,把那個東西對正她的嘴,美沙子的漂亮雙腿跪在地上,把那個東西含在嘴裡。 沒有產生厭惡感,反而在這樣的男人面前跪著服務使她產生莫大的快感。    「哦!」 老闆發出哼聲,現在有氣質高雅的美貌夫人把他的東西含在嘴裡吸吮,而且從充滿知性的面貌看來,有無法想像的巧妙舌技。    「啊!」 一陣強烈的快感,中年的老闆急忙想撤回身體。 但已經太晚,表示歡樂的液體已經射入美沙子的嘴裡,本來還不想射出來,但是強烈的快感使他失去撤退的機會。 看到老闆把萎縮的東西塞回褲子裡,美沙子多少感到有一點失望。原來心中暗暗期盼從飛機上就升起的慾火,這時候能得到解決。 老闆好像看穿美沙子的心裡說:    「太太,妳想性交是不是?」    「是﹍﹍不是﹍﹍﹍」 美沙子急忙搖頭。    「到底是不是?」    「是﹍﹍想要。」 反正是陌生人,現在擺起架子也是沒有意義。產生這樣的心情,美沙子就明白地說出來。    「更明白地說吧,妳想要什麼?」    「你是知道的。」 用哀求的眼光看著老闆,但老闆的臉上露出冷笑。    「我要聽從妳那高雅的嘴裡說出來。」    「﹍﹍﹍」    「妳不要的話,只有脫下裙子把妳趕到路上去。」    「不﹍﹍﹍」    「不想那樣就快說吧。」    「這﹍﹍嗚﹍﹍我想要性交。」 美沙子的聲音幾乎聽不見。    「妳說什麼?聲音太小我聽不見。」    「我要性交。」 用顫抖的聲音再說一遍。    「嘿嘿嘿,像妳這樣美麗的女人也會對男人說這種話嗎?」 老闆大聲地笑,又說:    「可是妳先生要求我不准性交,我作為同好者必須遵守諾言。」    「這﹍﹍﹍」 美沙子發覺他只是要她說出羞恥的話,露出怨恨的眼光看他。    「可是我會給妳做更好的事情,站起來吧。」 站起來後要她雙手合掌。 老闆拿來很細的鐵絲就在雙手的拇指根部綑綁,然後讓她把雙手放在腦後,多餘的鐵線拴在狗環上。    「這是做什麼?」 美沙子不安的問。    「要把妳送到老公那裡去,妳聽清楚,經過前面的道路就有商店街,從那裡一直走過去舊有公園,妳在那裡等,十五分鐘後開車去接妳。」    「那麼請給我一件衣服披在上面吧。」 這樣請求時只聽到老闆冷笑一聲。    「聽說妳喜歡這樣暴露所以才命令妳這樣做的,為什麼還要給妳衣服穿?」    「那都是假的﹍﹍」    「假的也好,其實我也喜歡讓女人暴露。」 老闆又看一看手錶說。    「已經過了一分鐘了,再過十四分鐘我就開車到公園,如果妳不在那裡我就不管了,從這裡到公園還需要一點時間。」    「再多給我一點時間吧。」    「不要開玩笑了,我是做生意的人,可沒有很多時間陪你們變態夫妻。」 老闆突然露出冷漠的態度。 在陌生的地方,身上沒有一毛錢,雙手又失去自由,美沙子不能再猶豫了。    「我去公園,請你快一點來。」    「放心吧,太太。」 美沙子下了決心跑出門。 可是走出店門之後,對自己的大膽打扮感到膽怯。 在迷你裙下沒有穿三角褲和褲襪,只有一條繩子做的丁字褲,這是和下飛機前一樣,問題是上半身。 沒有戴乳罩,襯衫的鈕釦沒扣,要這樣走到街上去。而且雙手固定在腦後,所以無法掩飾胸前,狗環上還有一條鐵鍊垂下來。 這種打扮的年輕美女不可能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幾乎所有的人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看著美沙子。還有人故意到前面來看,也有向同伴指指點點的。 來到商店街時,美沙子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因為是在晚餐的時間,路上的行人特別多。 (這是不可能的。) 雖然想改一條路,但除了這條路,她不知道通往公園的路。選擇小路走萬一到達不了公園事情就麻煩了。 美沙子下定決心走進商店街,還沒走五公尺已經引起所有路人的注意。 有的學生做出作夢般的表情停下來看美沙子,露出輕蔑和羨慕的眼光看的家庭主婦,嘴裡哇拉哇拉地叫著追美沙子的小學生,店員們也都拋下顧客用好色的眼光看美沙子﹍﹍ 在美沙子的四周自然形成二、三公尺的空間,這空間也隨著美沙子移動。 美沙子覺得不如死的好,四面八方的人都用污蔑和嘲笑的眼光看她。 一陣風使她的襯衫分開更大,有一邊的乳房幾乎要完全暴露出來。 可是雙手固定在腦後的美沙子,就是想掩飾也是沒有辦法做到。 在強大的羞恥感中,美沙子還是產生一種莫名的快感。身體已經濕到自己都不舒服的程度,每走一步就發生摩擦的繩扣,能感覺出蜜液滲入的樣子。 美沙子下意識地把兩條豐滿的大腿夾緊摩擦,因此緊身的迷你裙好像要挑逗男人一樣的左右搖擺。 這時候已經沒有羞恥感,反而想到四周有人看她,美麗新娘的官能就火熱燃燒,從繩子邊滲出來的花蜜,從豐滿的雪白大腿根流下來。 (看嘛!看我吧!) 在甜美的悲哀中,美沙子在心中這樣呼叫。 美沙子搖搖擺擺地到達公園時,五金行的老闆把她拉上車。 ——————————————————————————– 到北海道的蜜月旅行中,發生一件和美術館事件一樣的強烈刺激又新鮮的事。 第四天兩個人來到川湯。 慶太在美沙子的扶持下走進湖邊的清靜旅館。   「我是預約過的伊能。」 慶太在櫃臺說。   「是,伊能先生。」 戴眼鏡的中年男人在查預約簿。   「是換友的客人嗎?」   「是的。」 中年人用複雜的表情向美沙子看一眼說。   「馬上就帶你們去。」 美沙子當時還不瞭解那個男人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什麼是換友?」 在服務生帶往房間的途中問,可是慶太只是說:   「到晚上就知道了。」 還有不可思議的事,過去只有在洗澡時才准她取下的丁字褲,在這裡吃飯的時候也讓她解下來。 四點多鐘房間裡的電話響了。   「是伊能先生嗎?我這裡是換友,時間到了請到大廳來。」   「知道了。」 慶太放下電話說:   「穿上這個。」 慶太拿出來的是黑色內褲和吊襪帶,美沙子照他的話穿上,上面穿一件迷你洋裝和慶太一起走出房間。 到達大廳時有個三十多歲留長頭髮的男人迎接。   「請問貴姓?」   「伊能。」 男人在筆記簿上做一個記號,帶到旁邊的小房間說。   「請在這裡換衣服。」 兩個人走進去時,裡面已經有三十歲左右的男女在脫衣服。 本來在爭吵,看到他們進來才停止。   「美沙子,脫吧。」 慶太這樣命令後自己也開始脫衣服,美沙子默默地服從,先來的人又開始爭吵。   「我還是要回去,我不喜歡交換夫妻。」   「來到這裡還說這種話,昨天妳對這件事不是有很大的期望嗎?」   「可是我還是害怕﹍﹍﹍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人對我﹍﹍」   「不要怕,這裡的人都是紳士。」 (原來是這樣。) 可是美沙子不能像那個女人一樣要求回去,即使要求慶太也不會答應的。   「美沙子,走吧。」 慶太扶著手杖走進隔壁的大廳。 在可能有二、三十坪大的大廳裡,已經有十多對男女,燈光很暗,播放很性感的音樂。 美沙子緊靠著慶太的身邊坐在地毯上,然後觀察其他的男女,幾乎所有人都在三十歲以上,也有五十歲以上的男人。慶太和美沙子是最年輕的一對,中年的女人也不少,身體已經沒有曲線。 全體集合後,出現主持人。   「歡迎各位光臨,現在馬上就舉行換友的第一次派對。首先要決定伴侶,請男性到這邊來排隊。」 根據主持人的指示,二十名男人穿著內褲一字排開。   「拴上這個。」 每一個人拿到一條很長的繩子,然後脫下內褲把繩子拴在性器上。 常客好像很愉快的樣子,動作也熟練。剛才在小房間的那個男人露出驚慌的表情。 在女人們轉過去的時候,把繩子交叉放在地上,繩端排列在四、五公尺的地方,然後在中央蓋一條被單。   「現在請各位女性選一條繩子站在那裡。」 女人們各自選好站在繩子前。 全體都只穿內褲,但在年輕美麗方面,美沙子是鶴立雞群。 男人們雖然沒有說出來,但心裡都希望能被穿著黑色吊襪帶的年輕女人選中。 從邊端的女人依序拉繩子決定自己的伴侶。一個三十多歲很瘦的女人站在慶太的面前。 輪到美沙子。 美沙子抽中的是個矮小凸肚的男人。 美沙子感到惡寒。 過去曾經在陸橋上被下賤的工人姦淫過,可是那些黝黑有汗臭的男人,也比這個凸出肚子不健康的男人好多了。 決定伴侶以後,各自擁抱對方配合音樂開始跳舞。   「太太,請多指教。」 男人鞠躬後用手摟美沙子的腰,美沙子全身感到不舒服,蒼白的臉,污濁的眼神,充滿陰沈的氣氛。 很想推開那個男人就逃走,可是感覺到圍繞在腰上的手絕不會允許她那樣做。 在美沙子的四周,有的女人把臉靠在男人的胸上彼此熱情地撫摸。 有人離開大廳到準備好的小房間,可是他們並不是牽著手走,有的把繩子套在女人的脖子上,像狗一樣的牽著走,也有相反的男人趴在地上被女人騎在背上走。   「太太,妳是第一次嗎?」 美沙子的伴侶把已經勃起的肉棍頂在美沙子的下腹部問。   「是。」 美沙子用堅硬的口吻說。   「在這裡是男女有一個人作主人,另外一個人作奴隸,妳要做什麼呢?」   「我﹍﹍隨便。」   「好吧,那就由我決定吧。」 美沙子點頭。 大廳裡幾乎所有的男人都在看美沙子趴在地上被男人拉出去的場面。 美沙子被帶進去的房間,床邊還準備了許多小道具。男人從裡面拿出手銬,把美沙子的雙手從背後扣上。   「首先要為主人服務。」 男人用冷漠的聲音命令,男人股間的肉棍一直挺直到現在。 美沙子只好任命似的跪在那裡用舌頭舔男人的東西。   「唔﹍﹍」 男人立刻全身顫抖,頭向上仰。 他在感謝自己的幸運,已經參加了很多次,但遇到這樣的美女還是第一次。 不僅是美,身材也非常好,豐滿的乳房上可愛的乳頭向上翹起,修長的雙腿,屁股像歐美的女人一樣向上翹,還有就是從她的身上能感覺到年輕和氣質。 以後再來也不可能有這種機會﹍﹍﹍ 像女神般美麗的女人伸出舌頭舔他的肉棍,不過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是心甘情願。 但這種情形反而使男人的慾火更強烈,一般來這裡的女人都像發情的母狗一樣沒有一點羞恥心。 相比之下這個女人還有羞恥感和厭惡感,雖然嘴裡不說但從態度和舉止看得出來。   「妳已經是我的奴隸了,要聽從握妳的手就起雞皮疙瘩的男人的話,還要聽他的話吸吮,妳有沒有生氣!快深深地含在嘴裡!」 一面說一面抓住美沙子的頭髮,用肉棍的龜頭捅喉嚨的深處。   「嘔﹍﹍」 美沙子美麗的眉毛皺在一起。   「味道好不好?」 男人拔出肉棍問。   「很好吃。」 美沙子低下頭回答。   「好像還會回答,但真正的虐待還沒有開始,妳站起來!」 男人拉著美沙子的頭髮讓她站起來,並排時美沙子還比他高一些。   「妳不要動。」 男人首先拉下美沙子的黑色乳罩,原來壓在裡面的雙乳露出漂亮的形狀,淡紅色的乳頭向上挺起。 男人忍不住吞下口水,女人的乳房美到極點。 以前都是用繩子綑綁,使用各種各樣的器具虐待,可是看到這樣美麗的曲線,連那樣做的念頭都消失了。 男人立刻撲向漂亮的乳房,他似乎覺得自己恢復喜歡虐待狂以前的正常慾望。現在他心裡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和這個女人性交。   「太太,妳的乳房敏感嗎?」 美沙子猶豫著沒有回答。   「快回答!」 男人用手指狠狠地擰一下沾滿口水的乳房。   「啊﹍﹍是﹍﹍」   「每天晚上老公這樣撫摸,妳就高興了吧?」   「﹍﹍﹍」   「是不是!」   「偶而。」 美沙子的臉通紅,聲音也很小。   「妳說謊。有這樣好的身體,沒有男人一天也受不了吧?」 男人突然激動地生氣,美沙子感到恐懼。如果是遊戲就沒有問題,但這個男人好像真的生氣了。   「妳快說,要怎樣弄妳才會有性感。」   「這﹍﹍﹍是普通的樣子。」   「是這樣嗎?」 男人用力抓住乳房搓揉。   「唔﹍﹍要輕一點。」   「那麼,這樣好嗎?」   「是﹍﹍」   「乳頭要怎麼辦?」   「是﹍﹍用舌頭輕輕地舔。」 美沙子為自己的遭遇流出眼淚。 那個男人照她的話在敏感的乳頭上用舌尖輕舔。   「有性感了嗎?」   「是﹍﹍」   「有了性感應該叫出聲音的。」 「啊─」 美沙子發出叫聲,這樣比真正有性感更悲哀。 這時候男人蹲下來從屁股上拉下三角褲。   「分開大腿。」 美沙子只好把臉轉開,分開修長美麗的雙腿。   「還要大一點。」 雙腿把拉下到膝蓋上的三角褲伸展到最大限度,這時候男人就在大腿根凝視。   「為什麼沒有毛?」   「被我丈夫剃掉了。」   「像處女一樣的美麗陰戶。」 男人把頭靠過來,伸出舌頭插在裡面。美沙子產生惡感,全身顫抖。 男人不停地在那裡舔,好像極度衝動而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一步的樣子。美沙子咬緊嘴唇。在男人的舌頭不斷地舔下去時,美沙子也無法控制自己,花蜜也流出很多。   「趴下來。」 這時候男人才抬頭說,美沙子趴在床上。 男人抱住還有黑色吊襪帶在上面的屁股,就猛烈地把肉棍插上去,男人的表情好像要哭一樣,這樣用力地前後活動,女人的屁股美極了,尤其從後背到屁股的曲線充滿性感。 他現在想到自己正在姦淫這樣的美麗女人。自己都有一點不敢相信,只知道猛烈地抽送肉棍。 在凌辱中,美沙子被虐待的火焰逐漸燃燒起來。   「唔﹍﹍」 美沙子讓男人任意地玩弄自己的身體,心裡只想著他能早一點結束。 沒有多久男人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入美沙子的體內。 這個男人當然不會就這樣滿足,立刻要美沙子仰臥在床上,雙腿跪在美沙子的臉兩側,把沾滿淫液的肉棍放進美沙子的嘴裡。   「唔﹍﹍」 美沙子皺起眉頭,但還是用舌尖舔弄時,肉棍很快就恢復精神。 男人把她的手銬取下,這一次是用正常的姿勢插進肉棍,第二次就不會那麼輕易射精了,美沙子的身體和自己的意志相反的在男人的抽插時發出淫靡的聲音。 男人插進來又退出去時,美沙子覺得自己的下體快要融化般地從裡面湧出快感。 (要被這樣醜陋的中年人征服!) 在悲哀中美沙子還是忍不住扭動豐滿的屁股,她覺得被虐待的火焰快要把全身都燒光了。 (啊!無法忍耐了。) 美沙子美麗的四肢抱緊醜陋的男人的身體,她實在無法克制自己,在體內不斷湧出的甜美快感下,發出啜泣般的哼聲。這時候理智已經完全消失,在男人射精前,有了多次的高潮感。   「太太,妳太美妙了。」 男人還抱住美沙子的身體不放。   「現在要怎麼辦呢?」   「現在開始可以自由選擇伴侶,我想會有好幾個男人向妳提出申請,應該會變成輪姦一樣的吧。」   「是嗎?」 美沙子毫無表情的站起來穿上內衣,就是表示不願意也絕對不會被接受。 男人痴呆地望著美沙子穿上有黑色蕾絲邊的三角褲,修長的大腿畫出美麗的曲線,也許這一輩子再也見不到這樣美麗的大腿了。   「太太,再來一次吧。」 男人用沙啞的聲音說。   「請吧。」 美沙子默默地把穿到一半的三角褲又脫下來。 男人說的話是真的,當他獲得第三次滿足時,已經有五個男人來到這個小房間。   「請太太決定順序吧。」 有一個男人這樣提議後,男人就排成一列,讓美沙子一個一個地把肉棒含在嘴裡舔。 每一個男人的形狀和顏色以及大小都不一樣,美沙子看在眼裡,心裡開始激動地冒出慾火。 在那一次事件後,慶太失去男人的功能以來,一直到今天不能享受的東西,眼前就挺立著五根。怎麼可能不想要,只是這樣看在眼裡,美沙子的陰戶就冒出蜜汁。 一根又一根地仔細享受。 有的男人再美麗女人熱心又巧妙的舌技下,很快就射精。 美沙子完全吞進肚子裡以後,主動地趴在床上說。   「從你開始﹍﹍」 美沙子選的是從額頭到腦頂光頭的黝黑高大男子。 雖然沒有頭髮但有很多體毛,他的肉棍也是最大。男人露出緊張的表情爬上床。 其他四個男人凝視著高大男人用手摟住雪白屁股插進巨大肉棍的情景。 但這剎那男人就射精。 四個男人看到後一齊衝上去,其中一人抱著屁股插進去時,另一個男人迫不及待地插入美沙子的嘴裡。 被興奮的男人前後同時插入時,美沙子的性感很快就達到高峰。 男人們分別從前後滿足二次慾望。 可是瘋狂的肉宴還沒有結束,當五個男人滿足後,又來了幾個男人向美沙子要求。 這時候經過幾個男人已經記不得了,只知道全身都沾上男人的精液,不斷地產生麻痺般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