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老公形色匆匆

那些天,我很不安。生怕老公發現破綻,但每次看見老公形色匆匆,我也就不再多想。但只有閑下來,一個人獨處時,才感到自己是不是變得很壞了。
  後來發現第一個男人還有別的女人,我就毅然的離開了。在家裡,老公有時也想親熱,但我卻沒了興趣。有時候只是簡單應付。一切在表面上都很平靜。
  之後,我曾經上班的男同事,離了婚的,我們也交往了一段時間。包括他的一位朋友,曾經在一起吃過飯的。有一次,同事的這位元朋友打來電話,說同事約我出外吃飯。等我去了,發現同事並不在。最後,吃飯後,又隨他們去唱歌。在包廂裡,他對我出手了。
  我現在也不知道我是什麼心情,感覺心裡還愛著老公,可是就是不想和他做愛,對於外面的男人我沒什麼感情,但是淪陷在了他們的床上。
 
我在出軌這條路上淪陷了
  結婚幾年後,生活也步入平淡,老公忙於工作,生理更是得不倒滿足,渴望得到激情,卻是可望而不可及,嘗過了偷情之後的刺激,出軌與我相伴相生。
  我是江西人,我老公也是江西人,但他比我大十歲左右。我們應當說,感情一直很好。他是教師,自從他在一所職業學院當了院長過後,我就開始了家庭主婦的角色。其實,家中開了一家酒吧,他請了他的弟弟管理,讓我偶爾幫忙看著。
  開始那幾年,婚姻生活很快樂,他在床上很行,一晚可以幾次。後來,平淡下來了,但他一直對我很好。他事業心較重,當院長過後呆家裡時間少了。於是,我就有很多時間,獨自參加一些社交活動。或是邀女伴上舞廳或是歌廳消譴。本來很好的婚姻,我卻鬼使神差做出了一些對外人難以啟齒、自己也感到困撓的事兒。
  第一個男人,比我年紀小一歲,我們在舞廳認識的。雖然,明知道,舞廳裡的人形形色色,但我還是被他吸引了。他健壯,習慣用體位和眼神傳達渴望,那麼直接那麼熱烈,那麼沒遮掩。舞會散後,他請我和女伴去吃晚點。而後,邀我們去他宿舍小坐。但女伴本來也想一起去的。路上遇到熟人,被拉走了,那天我們心照不宣。但內心仍然有些不安。在他那裡,他給我談了許多有趣的事兒,還拿出跳棋兩人一起玩。直到我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從後面抱住了我,並用嘴唇吻我的脖頸。我被他就這樣融化了。他的挑逗前戲非常的多,輕輕的撫摸我的陰蒂,讓我快感傳遍了全身。
  我們保持了一段時間的關係,甚至,有兩次,我撒謊說在女伴家中玩牌,夜晚不回家。他實在很男人,在床上能讓我滿足。他還會翻許多花樣,我有時感到他是一個獵色老手,但自己卻身不由己地要跟他見面。
  有一次,險些穿幫。我對老公撒謊,但他卻把電話打到了我的女伴家。女伴說我不在她那裡。好在女伴及時給我發了一個短信,我趕了回去。說本來是想去女伴家的,但中途遇到以前的老同學了,才遮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