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老婆和哥們上床說是替我報恩

老婆和哥們上床說是替我報恩
醉意漸濃,我一邊和兄弟劃著拳,一邊緊緊盯著在舞池裡瘋狂扭動的寧夏,此時的她正和我哥們何右在一塊嗨舞,結婚前,她就坦言她愛玩,婚後別管著她。
怎麼能不管呢,她是我老婆,總不能時時刻刻都由著她瘋吧。但今天是她生日,這個生日派對也是我替她辦的。她生日,只要她開心就好,怎麼玩都行,所以我只能遠遠地盯著她,生怕她有任何的情緒。我確實是個沒安全感的男人,但更多是出自於對她的關心。
夜半,大夥喝得爛醉,橫七豎八地躺在沙發上,我趴在桌上,只有寧夏和何右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的除了要回答對方一個問題,還需要喝酒。我怕寧夏喝醉,於是將她的酒一肩擔下。我的大腦漸漸開始發蒙,只聽見寧夏的笑聲在耳邊縈繞,最後迷迷糊糊睡了過去。半夜醒來,不見寧夏,我四處瘋找。大夥兒也醒了酒,勸我說,別著急,這麼大個人了,總不會丟吧。他們說得沒錯,冷靜下來後,我忽然發現何右也不在了,頓時我的心裡咯噔了一下,難不成他們是一塊離開的。
腦中浮現出來的畫面,他們一塊跳舞,一塊喝酒,一塊玩真心話大冒險……這點點滴滴裡,我仿佛擦覺出他們之間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愫。
第二天早上,寧夏才回家。我一邊盤問她昨晚去哪了,一邊開始細細地打量她身上的滴滴點點。可是什麼也沒有發現,對於我的盤問,她也只是輕描淡寫地敷衍。在她躲閃的眼神裡,我敏銳的感覺到她有事瞞著我。從那之後我就開始留意她和何右之間的關係。果不其然,沒過兩天,我發現寧夏私底下和何右約見,兩人一同進了賓館。我看著電梯進了十樓,我糾結著要不要上去揭發他們。
我連續抽了幾根煙,最後決定在門口等他們。整整快兩個小時,她們才姍姍從樓上下來。當我站在他們面前時,她連連擺手說,讓我聽她解釋。
怎麼還有理智聽她解釋,一切事實都擺在眼前,我沖上去和他抱打成一團。那天,我和他的臉上都掛了彩,在一旁的寧夏嚇得尖叫,引來了很多路人的圍觀。如果我不是被人給拉著,真恨不得扒了他的皮。他坐上一輛摩的,灰溜溜地走了。回家的路上,寧夏幾次走上來拉我的手,她不停地小聲的對我說:你聽我解釋嘛,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回到家,也不知是哪裡來的氣,對著她怒吼道:你倒是解釋啊,有什麼好解釋的。她小聲地說道:何右說,他小時候救了你一命,八歲那年是他拼命把你從水裡救起來的,我跟他今天去那裡,也只是出於對他的感激之情……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連頭也不敢抬起。確實是,八歲那年確實是何右將落水的我救起來的,可是我的老婆竟用它拿來作為出軌的理由,我想,全世界的豬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