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老婆昨晚在情人家過夜

,我現在萬念俱灰!
看了眾多婚姻離合的帖子,我也發個貼吧。
   我知道肯定會有很多激進的網友痛駡我,呵呵,罵就罵吧,請你們把我罵個清醒!只是求各位看官不要罵出‘傻逼’這樣難聽的字眼就行了。
  
   今天是母親節,祝天下善良的母親身體健康。昨晚給母親打了個電話,祝她節日快樂,母親很高興,問我啥時給她老人家抱個孫子,我說再等等吧。說這話時我心裡非常心酸,因為就在此時此刻——-我那‘忠誠’的老婆說不定正在情人家裡哼哼唧唧呢。
  真的不想寫下去了,每敲打一個字元,心裡就像被重重錘擊了一下。
   長話短說吧。
   我是屬於70年代末那種理智型的人,做事情都歷盡周全。現在覺得,人太過理智了往往就失去了血性和衝勁,甚至會變得畏手畏腳、膽小怕事。理智型的男人要麼是個非常優秀的絕世好老公,要麼是個很陰險的花心老公,要麼可能就是一個不會討女人歡心的呆笨老公。現在看來,我是第三種類型了。
   和她相識四年,去年10月結昏。她是80年代初的,沒啥學歷,跟我後一直沒有工作。我並沒怪她,我知道以她的能力出去工作也就是能找郊區那些血汗工廠裡的活幹。我自己現在經營一個小公司,算是勉強維持生活,而她一直也算是公司一員吧,雖然她每天的工作基本就是流覽情感論壇、時尚論壇和她的最愛——QQ!QQ是個好東西:我和她就是在QQ上認識的;QQ也是個王八蛋:她和小三也是QQ認識的。
   我從沒有在金錢上要求過她什麼,除了讓她不要亂花錢(她每個月買衣服和化妝品就要幾千塊)。只要求她一點,那就是盡一個女人最起碼的職責——對丈夫要忠誠!因為我身邊的朋友發生了太多婚姻離合。
   兩個人相處時間長了,激情往往會演變給親情。像三四十年代那些虔誠的供禪黨員堅信供禪主義一定會實現一樣,我一直堅信我們之間的互相忠誠,對她是百分百的信任,即使激情的愛少了,但親情的信任卻與日俱增。現在我心中的信念卻轟然倒地、心中漆黑一片。
   前天晚上,我和她談了談,因為我不想弄得大家像仇人一樣。開始她是百般抵賴呀,‘真誠’的眼神裡,總是想套我的話(她想知道我到底知道多少真相)。直到我把血琳琳的證據放到她面前,她沉默了,一會流淚了,我以為她是懺悔了,原來不是,是怪我不信任她跟蹤她,流的是傷心淚!Shit!
  
   這個浮躁的社會裡充滿了各種物欲橫流和種種誘惑,貧賤夫妻百事哀!我一周前偶然的機會裡發現了這些證據,當時殺人的念頭都有了,後來想想為了雙方家裡白髮蒼蒼的四位老人算了,我原諒你出一次軌,但僅僅就一次。我曾經很多次暗示過她,而她也聽出來了。直到她依然我行我素,前天晚上我才和她撕破臉皮談了一個小時。
   昨天和她一塊去她的一個同性朋友家裡了,因為之前早就說好要去,現在還不想被他們別人看出來。晚上我先回家了,她說要在那裡住一晚上,我想住就住吧,畢竟被人戳穿了醜事心情不好可以理解。雖然我想,要是她晚上溜出去私會‘情郎’怎辦?但後來善良的一想:事情既然已經說開了,一個人總不至於這麼無恥吧。我還是‘放心’的回家了。今早8點多,她的朋友打電話給我,問我她起床了沒。我說她昨晚沒回家呀,她的朋友說,不對呀,她昨晚七點多就走了,說是回家了。
   於是我默默的掛了手機,來到了天涯。
   曾經有網友說,男人出軌是為了性,女人出軌多半是為了感情。看來的確如此。
   現在唯一害怕和不知所措的,就是如此面對家裡的老人,人年紀大了心裡承受能力差,真的不想他們再為兒女操心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