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老百姓如何“智勝2012 ”?

老百姓如何“智勝2012 ”?

(無法逃避、充滿挑戰的“2012探險遊”)

     2009年美國災難大片《2012》在世界播出後,以瑪雅預言為首的各種2012說法在全球廣泛流傳。與此同時,地球和人類遭遇的災害和劫難越來越多,越來越重。地震、洪水、颶風、乾旱、高熱、高寒、地裂和地陷等,各種嚴重的天災人禍接踵而來。按照已經發生的天災人禍的強度和頻率推理,似乎地球和人類在2012年真的會遭遇難以想像的嚴重挑戰。

面對各種神秘莫測的2012說法,經歷了一次次嚴重災害,走向充滿挑戰的2012,很許多人心中都充滿疑問:那些神秘的2012預言會變成未來的事實嗎?在走向2012的道路上還會發生什麼樣的嚴重災難?人們應該如何應對可能發生的挑戰和劫難?2012年最終的結局會是什麼樣子?因為人人都在地球上,人人都在走向2012,所以未來的日子就像一次人人都在參與,誰都無法逃避的“2012探險遊”。從某種意義上說,人們在工作崗位上,在家裏,在路上,都是走在“2012探險遊”的路途上,因此,人們隨時都有可能遭遇突如其來的挑戰。

那麼,在充滿挑戰和變數的“2012探險游”道路上,人們應該知道什麼?準備什麼?如何“智勝2012”?就上述問題,科普書《智勝愛因斯坦》作者與讀者進行了如下對話。

誰家的2012說法最貼近事實?

讀者:目前關於2012主要有哪些說法?

作者:走向2012過程中,以及在2012年12月21日會發生什麼,目前主要有兩類說法,一是科學的說法,二是科學之外的說法。科學的說法包括太陽風暴襲擊說、地球磁極顛倒說和冰山融化說等。科學之外的說法包括瑪雅預言,外星人介入說,地球動力衰竭說,行星撞擊說,宇宙高次元生命控制說,佛家、道家和基督教的說法,還有氣功的說法等等。不同的2012說法所預言的2012過程和結局互不相同。因為時間關係,在這裏就不一一詳細介紹了。

讀者:科學的2012說法有什麼特點?

作者:為說明問題,我們先說說科學的認識方法與科學的宇宙認識。面對浩瀚的宇宙,科學的認識方法主要有眼睛觀察、儀器觀測、邏輯推理和科學假設。由科學的認識方法所決定,科學的宇宙認識主要包括觀測事實和科學假設兩部分內容,觀測事實來源於眼睛觀察和儀器觀測,科學假設來源於邏輯推理和自由假設。回顧科學的發展過程可以看到,伴隨科學認識方法的不斷進步,特別是儀器觀測、邏輯推理和科學假設的不斷發展,科學的宇宙認識一直在發展進步。一方面,新的觀測事實和科學假設不斷地被補充進來,另一方面,被證偽的科學假設和認識失誤被不斷地被剔除出去。

形象地說,科學對宇宙的認識,就像登山遠望。從山腳下起步攀登,科學每登高一步,他的視野就會擴展一些,新的觀測事實就增加一些,舊的錯誤想像就被會被糾正一些。這也就是說,在向更高處攀登過程中,科學每上升一定高度,都會有相應的新認識,新認識可能會包容和改造舊認識,也可能會徹底推翻就認識。科學發展史表明,在任何時期,人們都是只能知道科學的宇宙認識在目前是什麼樣子,卻無法知道科學的宇宙認識在未來是什麼樣子。

舉例說:科學的宇宙認識曾經歷了牛頓力學機械宇宙觀,愛因斯坦相對論大爆炸宇宙觀,以量子場論為基礎的超弦宇宙觀等;在科學家堅信牛頓力學機械宇宙觀時,他們不知道以後還會有大爆炸宇宙觀和超弦宇宙觀問世;在科學家推崇大爆炸宇宙觀時,他們也不知道以後還會有超弦宇宙觀誕生;在大爆炸宇宙觀和超弦宇宙觀並存的今天,科學家同樣無法預知在未來還會出現什麼樣的宇宙觀。

根據上述科學的宇宙認識的發展規律可以說,基於今天的認識方法,科學有今天的2012說法,到明天認識方法進步後,科學可能會給出新的2012說法。不過,伴隨科學的認識方法的不斷進步,在明天科學的2012說法會變成什麼樣子,在今天卻是無法預知的。這也就是說,科學的2012說法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是一個動態的,發展的,不斷更新的認識。

順便指出,對於2012問題,現在的很多說法就是“看著地球說地球”。我做個比喻,假設有一個建樓工地,施工開始後,工人放火燒了野草,用鏟車推走了垃圾,灑水沖刷了地面,然後開挖了地基,把建築材料運進了工地,在日夜不停的機器轟鳴聲中,樓房拔地而起……這一切對於生活在工地邊緣的一群螞蟻來說,就是頻頻發生了嚴重自然災害。對於工人施工導致的煙火彌漫、熱浪翻滾、地面震動、砂石遷移、機器轟鳴、水流沖刷和各種施工意外事故等,螞蟻可能會給出如下解釋:最近在螞蟻巢穴上空,氣候變化相當劇烈,強熱浪、強聲爆、強降水和強沙塵頻繁發生,螞蟻巢穴周邊地表進入了活動頻繁期,板塊碰撞、草地大火、地裂地陷、強烈地震、超強水災和意外災難接連不斷,螞蟻巢穴附近自然災害的數量比往年大大增加……螞蟻的這種解釋就是“看著蟻穴說蟻穴”。這種解釋只看到了想像,沒看到導致現象的原因。如果螞蟻滿足於這樣的解釋,那麼他們就只能被動地接受不斷發生的嚴重自然災害,甚至更大災害的到來。但是如果螞蟻能昇華到人的高度看清自然災害,他們就能看到真正的原因,然後找到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法。

讀者:那麼誰家的2012說法最貼近事實呢?

作者:科學的2012說法與科學之外的2012說法都預言了從現在到2012年12月21日,人類和地球會遭遇什麼災害。研究各種2012說法可以發現,科學的2012說法主要是根據分子和原子層次的運動和作用規律預言了走向2012過程中人類和地球會遭遇什麼事情。科學之外的2012說法則宣稱是根據更微觀層次的運動和作用規律預言了走向2012過程中人類和地球會遭遇什麼事情。

在目前,科學已經認識到,對於宇宙96%的部分,也就是23%的暗物質和73%的暗能量,科學的觀測儀器幾乎一無所見。對於宇宙其餘4%的可觀察物質,科學的觀測儀器也是所見甚少,未見甚多。形象地說,如果宇宙是森林,那麼已經進入科學的觀測儀器視野的事物,不過是森林裏幾棵樹,而存在於科學的觀測儀器視野之外的事物,卻近似等於森林。由於科學的2012說法只考慮了科學的觀測儀器視野之內的有限因素,而沒有考慮科學的觀測儀器視野之外的眾多因素,所以,科學的2012說法是有很大局限性的,是有待于繼續發展完善的。由於科學之外的各種2012說法宣稱他們所說的都是科學的觀測儀器視野之外的事情,因此,人們在今天還無法絕對地說科學之外的2012說法全都是虛構想像。實際上,發展中的科學的2012說法在明天是否會與科學之外的某一個或者某幾個2012說法走到一起,人們在今天是無法做出肯定或者否定回答的。

因此,關於誰家的2012說法更貼近實際,在目前慎重地回答應該是“無法確定”。不過可以指出,科學之外的某些2012說法所預言的事情,是完全有可能真實發生的。因為既然宇宙有能力創造了地球和人類,那麼他也一定有能力讓地球和人類發生各種變化,包括人類難以想像,不願接受的改變。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就有必要使用綜合實踐法來面對科學的2012說法和科學之外的2012說法。

讀者:就是您在科普書《智勝愛因斯坦》中曾經使用過的綜合實踐法嗎?

作者:正是。綜合實踐法是一個解決重大認識問題的科學方法,它的最大特點就是面對不同說法,包括相互矛盾的說法,不偏信盲從不同說法的任何一個。即使不同說法的一個來自于極高的權威,有很多人擁護這個說法,這個說法已經流傳了很長時間,也不偏信盲從它。同時,即使不同說法的另一個來自無名之輩,剛剛誕生不久,正在遭到懷疑,也不輕率否定它。舉個例子,假設有兩個盲人摸象,一個盲人摸到了大象尾巴,他說大象是繩子;另一個盲人摸到了大象牙齒,他說大象是棍子。第三個盲人聽到這兩種不同的說法後,如果他對那兩個摸象的盲人偏信盲從某一個,輕率否定另一個,那麼對他來說,大象就要麼是繩子,要麼是棍子。但是如果他使用綜合實踐法,他就能做到對那兩個摸象的盲人既不偏信盲從某一個,也不輕率否定另一個。這樣,在綜合實踐法的“綜合”階段,大象對他來說就可能既是繩子,也是棍子;或者既不是繩子,也不是棍子。到了綜合實踐法的“實踐”階段,這個盲人就可能親自摸到大象的尾巴和牙齒,再加上大腿(可稱之為柱子),這樣,大象對他來說就變成了繩子+棍子+柱子。根據綜合實踐法的研究結果,很多不同的說法其實都是盲人摸象式的認識,把不同的說法綜合到一起,剔除糟粕,繼續探索,就能發現真象。因為綜合實踐法可以幫助人們擺脫迷信盲從,獨立發現真相,所以我把它稱為科學智慧。實際上,綜合實踐法不僅適合於科學研究,而且適用於解決其他問題。

根據綜合實踐法,在目前人們可以先把科學的2012說法與科學之外的2012說法綜合到一起,然後站在科學的立場上,把科學之外的2012說法當作科學假設來研究和驗證。在以往研究2012問題時,人們常常是站在科學角度把科學之外的其他說法都當作謬論否定掉,現在使用綜合實踐法研究2012問題,卻是站在科學角度把科學之外的其他說法先當作科學假設來看待。這是綜合科學內、外的2012說法,以更大的視野跨文化地探索2012真相。

老百姓如何“智勝2012”?

讀者:老百姓該如何使用綜合實踐法面對2012問題?

作者:在“2012探險遊”中,我們可以劃分兩個人群:一個是2012說法製造者,也就是那些2012問題研究者和預言家;另一個是2012說法選擇者,也就是百姓大眾。由於不同的2012說法存在爭論,所以,老百姓可以先做理智的旁觀者,對爭論進行認真的獨立思考和獨立判斷,然後選擇自己信賴的2012說法,指導自己的行動。應該指出,老百姓現在選擇一種2012說法後,在走向2012過程中,他們可能會看到未來的情況與他們選擇的預言一一吻合。他們也可能會看到未來的情況與他們選擇的預言大相徑庭。正是因為如此,也有人說,在“2012探險遊”中,出發時的選擇將決定一路的遭遇和終點的結局。

在目前,每一種2012說法都已經擁有了一定數量的追隨者,有的說法的追隨者還相當眾多,人們因為相信不同的說法已經自然地分成了不同的陣營。我做個比喻,信任不同的2012說法的人,相當於站在了不同的大船上,站在不同的大船上的人對2012的基本態度和應對準備是互不相同的。那麼在這些大船共同駛向2012過程中,可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有些船上的人,他們逐漸發現自己的大船前方充滿了不測風險,而別人的大船卻像方舟一樣平安……

因此,為了避免發生令人遺憾的結局,人們有必要從現在開始就早做準備。例如人們可以根據綜合實踐法的基本精神,既不對自己目前相信的2012說法無條件地盲從,也不對別人目前堅持的2012說法非理性地否定,而是積極地瞭解每條大船的2012說法,對每條大船的2012說法的可靠性都做出獨立判斷。這樣,人們就可以對若干2012說法進行比較選擇,也就是從死守一條船變成腳踩兩條船。在走向2012過程中,腳踩兩條船的人一旦發現某一條大船很難決勝未來,而另一條大船卻能應對挑戰時,他就可以完全跳到另一條船上去。

     對於大家掌握綜合實踐法,瞭解各種2012說法,腳踩兩條船,隨時準備換船,我把它叫做老百姓的“智勝2012”。實際上,無論2012年發生什麼,或者不發生什麼,大家達到“智勝2012”的境界,都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讀者:在很多2012說法中都有外星人的影子,那麼到底有沒有外星人?

作者:關於外星人,目前有兩類說法:一是不存在外星人,理由是科學的觀測儀器沒有發現外星人,科學邏輯也無法接納外星人;二是存在外星人,理由是科學的觀測儀器在目前還不夠發達,所以沒有發現外星人,目前的科學認識還存在巨大的局限性,所以無法接納外星人。面對這樣的爭論,老百姓可以使用綜合實踐法作出獨立判斷。

關於外星人,我做一個比喻。假設有三個螞蟻,代號為一號、二號和三號。一號螞蟻說:二號螞蟻你說有人這種高級生命,可是我的眼睛從未看見過人,我的生命邏輯也無法接納人,所以我認為根本沒有人;不過,如果你能捉來一個人給我看,或者拿來你和人的合影照片給我看,我就相信有人。二號螞蟻說:你的眼睛沒看見過人,是因為你的眼睛不具備看到人的能力,你的生命邏輯不能接納人,是因為你的生命認識太膚淺;你讓我捉一個人給你看,或者拿來我與人的合影照片,我告訴你因為人的能力遠高於螞蟻,人不聽螞蟻的指揮,所以我做不到。面對一號螞蟻和二號螞蟻的爭論,三號螞蟻可以使用綜合實踐法進行如下獨立分析和探索:一號螞蟻的眼睛沒看見人,並不代表別的螞蟻的眼睛也看不見人,一號螞蟻的認識邏輯不能接納人,並不代表別的認識邏輯也不能接納人,因此,一號螞蟻認為不存在人的兩個理由,不能成為宇宙中不存在人的證據。二號螞蟻說有人,卻不能提供人的實物證據或者與人的合影照片等證據,那麼,二號螞蟻說有人,這個說法是如何提出來的?支持這個說法的其他證據是什麼?通過繼續獨立探索,三號螞蟻就有可能親眼看到人,拿到存在人的有力證據。即使達不到這一點,對於“有人”和“沒有人”這兩個說法的哪一個更接近事實,三號螞蟻也能作出獨立判斷,也能遠離假像,走近真相。

根據綜合實踐法,我們可以給出包括外星人在內,內涵更大的關於外星生命的科學假設。在這個假設中,不僅有比人發達的外星人,而且有比外星人更高級的宇宙高級生命,這個科學假設可以成為我們研究外星人的基本方向。假設宇宙在創造各種生命的時候,不僅使用原子和分子創造了人眼睛能看見的生命,例如螞蟻、人、比人發達的外星人等,而且使用電磁波或者暗物質創造了人眼睛看不見的生命,例如比人和外星人更高級的宇宙高級生命;假設伴隨宇宙演化,螞蟻、人、外星人和宇宙高級生命都不斷進化,他們的生存方式和活動能力的差距越來越大,甚至到了高級生命難以被低級生命理解的程度,就像人難以被螞蟻理解那樣;假設宇宙高級生命與人和外星人的關係就像人與螞蟻的關係那樣,宇宙高級生命可以在人眼睛看不見的微觀層次控制人眼睛能看見的物質,就像電磁波操縱手機那樣。對於這樣的科學假設,我們完全可以通過積極發展科學技術來探索和驗證它是否符合實際。

讀者:您在科普書《智勝愛因斯坦》中表示要讓大家都“智勝愛因斯坦”,這可能嗎?

作者:自愛因斯坦1905年創建狹義相對論,及至1916年創建廣義相對論,100多年來相對論一直遭到廣泛的批評質疑。關於相對論,以及批評質疑,目前比較客觀理性的看法是:作為時空理論,相對論既有符合實際的正確認識,也有不符合實際的錯誤認識,歷史地看,愛因斯坦相對論不過是一個有限的、正確認識與錯誤認識共存的物理學理論而已。當然,對相對論的批評也是既有正確的說法,又有錯誤的說法。把相對論的錯誤內容和錯誤批評拋棄掉,把相對論的正確認識和正確批評綜合到一起,再進一步獨立探索,人們可以獲得關於時空更全面深刻的認識。

現在認識到愛因斯坦相對論有嚴重錯誤,對相對論進行揚棄工作的先行者越來越多。在國內,國家科委原主任宋健院士親自指導、科技日報社和北京前沿科學研究所主辦的《前沿科學》雜誌,中科院高能所《現代物理知識》原主編吳水清領導的北京相對論研究聯誼會及其會刊《格物》雜誌,中科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研究員宋正海組織的“天地生人學術講座”,以及眾多來自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教授和研究員都在做有關工作。在國際上進行揚棄相對論工作的先行者同樣越來越多。國際學術組織“自然哲學聯盟”不斷召開“向當代物理學和宇宙學挑戰”學術研討會、質疑相對論,俄羅斯科學院多次舉辦“批評相對論國際學術會”,國際學術刊物《Galilean Electrodynamics》、《 Apeiron》、《Hadronical   Journals》和《Physics Essays》不斷發表批判相對論的論文。

順便指出,糾正相對論錯誤的工作也存在阻力,一方面來自人們認識能力的參差不齊,另一方面則來自既得利益者的非科學封殺。

通過閱讀《智勝愛因斯坦》,讀者可以掌握綜合實踐法這種與眾不同的科學智慧,可以對時間和空間等重大問題獲得廣泛深入的認識,可以搞清楚愛因斯坦相對論到底是什麼,這樣,讀者就能在科學智慧上超越愛因斯坦,在時空等問題的認識上超越相對論,同時認識到相對論不過是一個“三七開”的物理學理論,這樣的“智勝愛因斯坦”,大家都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