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與初戀的一夜情讓始終無法釋懷

與初戀的一夜情讓始終無法釋懷
  大學4年,我們處在努力的學習當中,沒有時間談戀愛,大4畢業前夕,和所有人畢業生一樣,我們盡情的聚會,唱歌,開Party,而我和小蕊的愛情也在這個時候萌芽。小蕊是我的初戀,我們發展很快,但是沒有破除最後一點防線。
  愛情來的快,但是離別的時間也很快。記得她送我離別火車站的時候,她趴在我的懷中哭得死去活來,我摸著她柔軟的黑髮,想著這個美麗的女孩兒這輩子終歸不能屬於我所有,心裡也是萬分的難過。我和小蕊是因為畢業時工作分配在兩地而選擇的理智分手,她是個好強的女孩兒,她不願意選擇跟我回老家西安,她選擇了留在南方的那座城市。
  再一次見小蕊是在5年後,那時我已經成家並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妻子是一所醫院的護士,溫柔善良,全心全意撲在我和孩子身上,雖說她讓我感覺不到燃燒,但她給我的是會讓你實在的祥和。
  可現在,小蕊因為開會來了我的城市,她一下子攪亂了我心中的一池春水,我當時心緒異常地煩雜,還沒到下班時間我就匆匆趕到了小蕊所在的賓館。小蕊仍像5年前那麼漂亮,以至於一見她,我仿佛又回到了溫馨的過去。這時小蕊抱住了我,我忘記了我現在的身份,勇敢地回應了她,很快,我們的衣服就都被扔到床下……
  我忍不住對小蕊說:"5年前我沒能將你帶走,這一直是我一生的隱痛,但想到今天我終於擁有了你,我就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知足的男人了。"小蕊卻笑了笑,她沒有我這般激動,她起床去了衛生間,不一會出來時又衣飾鮮明如常。她對我說:"你先回家去,我晚上還有點別的事,明天我給你打電話約你!"
 
  我聽話地走了,回去後我一直等待著小蕊的電話,但小蕊卻宛若從人間蒸發一樣沒有了任何消息,打電話到她住的賓館,說是她已經退房走了。第二天,我收到小蕊的短信,她說,以前沒做到的,現在都做了。她的心底不會再有遺憾,也不會再覺得虧待我什麼。這次之所以見我,完全是為了償還當年的情債。她讓我不要再聯繫她,因為她會換手機,這張卡,將永久不再用了。
  小蕊消失得幹乾脆脆,而我的生活,卻因了她的介入發生了質的變化。因為,和妻子一起親密時,我總是想著小蕊的那一刻的瘋狂,並再也不能專心地和妻子愛愛。我不知這樣的日子要多長時間才可以過去,只是在心裡,已開始後悔見到小蕊時的不冷靜。我想我會漸漸的,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