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被姐夫強行進入 做性奴

數年的性愛故事
被姐夫強行進入 做性奴數年的性愛故事
  姐姐當年為攀高枝兒,竟瞎了眼嫁給了一個紈絝子弟,姐夫家境不錯,算是官二代吧,他爹曾是縣裡分管企業的副縣長,名聲在當地並不怎好,好在平穩退休了,不過,他給兒女們都基本上安排好了工作。
  姐夫是家裡老小,上面還有二個姐姐和一個哥哥,都吃財政,唯有姐夫不正幹,受不了辦公室管束,從機關出來,靠他爹之前的老關係,跟別人合作辦了一個水泥廠,收益還算不錯。可他略有成效後,便不務正業,喜歡賭博,還跟一些黑道上的人去過澳門,輸了有100多萬回來了。
  回來之後,像是受了打擊,開始無心經營工廠,便轉讓給了另一個合夥人,不過每年還有幾萬元的分紅。他家裡人,後來也都聽說了這件事,非常生氣,特別是他老父親,一直說家門不幸,出了個敗家子,他哥和姐屢次勸說也聽不進去,大家索性就都不管他了,就在這個時候,他前妻又提出了離婚,領著5歲的女兒,要了他50多萬,搬出了家。
  我姐是在他離婚後2年,嫁給他的,他倆之前就認識,我姐原先是他水泥廠的化驗員,當年她中專畢業後,正好他廠子裡招工,姐就去了,在那裡做了三年,後來嫌那環境太髒,就轉行去了超市作收銀員。他離婚前,姐剛走。姐婚後,才說了老實話,說當年在水泥廠時,他就性侵過她。不過,當時覺得他是廠長,也蠻帥氣,年齡也差不太多,相隔有7歲,再說他也非常會哄女人,姐就順從了他,後來,廠子裡開始傳出些風言風雨,姐畢竟是個姑娘受不了,就主動選擇離開了。
  姐沒走多久,他就出事了,後來緊接著又是離婚,姐說,他前妻離婚,或多或少跟她也有些關係,姐說,那個女人曾找她談過,不過她並未承認事實。再後來,姐年齡也大了,在超市工作時,他也曾多次電話聯繫,一來二往,姐對他有了很深的瞭解,覺得他雖有些惡習,可他人性並不太壞,加上官二代的光環,加上以前廠子裡發生的那些醜事,姐心動了。
  姐說,他創業也是不容易的,只不過,他未能把握好自己,一失足成了錯,他會好起來的。這是姐,給爹媽的解釋。問題我爹媽的關鍵並不在乎姐夫的錢與家境,而是覺得姐嫁了一個二婚男,別人聽來,不舒服。雖說,我們家並沒有什麼攀富之心,可別人怎看呢?當時,爹媽是一百個不可以,可姐心儀已決,而且公開住進了他家。因為這事慪氣了半年,姐仍不回頭,爹媽也就妥協了。
  姐夫向我爹媽當面承諾,會一心一意對我姐好,給姐辦了一個浪漫豪華的婚禮,也給我家出了一份滿意的彩禮。他倆結婚時,我爹媽的氣已經基本全消了,一是看出了姐夫的誠意,二是姐夫又開始上進工作了,他去原來的單位上了班。雖說沒有當廠長收入高,沒有廠長風光,好歹也是個正經工作,別人想吃財政吃不到,他是有機會不珍惜。
  結婚後,姐夫托關係,也給姐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雖然不是正式工,可也是個體面的合同工,比做收銀員強多了,姐很高興,覺得能坐在辦公室裡上班,也是她這輩子的最大夢想。姐夫家的關係網確實很過硬,加上他哥和姐的關係,可以說在縣城裡各個系統都能說上話。
  我挺羡慕這些有錢人的,要好吃有好吃,要好喝有好喝,每天風風光光活得有模有樣,而我身在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光靠爹的那點工資,一個月接不住一個月,這些苦和罪,我和姐都受過,難怪姐一心要嫁給一個有錢人。姐婚後的生活,簡直像進了天堂,出門有車,穿衣服都不逛縣城商店了,做個頭要花費上千元。比我一個月工資還要多。
頁面 2∕2
  家裡就我和姐兩個閨女,我倆相差3歲,姐25歲出嫁的,她出嫁後,就輪到我了。爹媽當年的意思,費盡心機供姐讀書其實是為了讓她招上門女婿的,可姐不聽話,這事只有輪到我頭上了,爹媽在姐出嫁後,幾乎每天給我洗腦,帶有乞求的意思讓我留在他們身邊。
  我也理解父母的意思,也知道家裡的實際情況,我又怎樣?我只好認命。爹媽老了之後,身邊沒個人,確實不行。這些年來,我一直有種體會,總覺得我比姐姐心軟,比姐姐孝順。
  我完成義務教育後,便不再讀書,當年家境困難,姐姐花費就很大,家裡只能承擔一個人的,我就沒給父母出這難題,其實我心裡還是挺渴望上學的。家裡也有好幾份中專錄取通知書,都被我偷偷珍藏著。
  姐姐婚後一年懷了孕,打B超聽說是個男孩子,姐夫全家都很高興,我爹媽覺得臉上也有光。從那之後,姐夫便要求我辭了工,專心侍候姐姐,說是家裡雇用保姆一是跟姐怕合不來,二是不放心,讓我媽媽侍候姐姐又不合適,再說我家裡一大堆事情,他媽媽又年歲已高。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我在姐姐身邊比較全適,就來求我了。
  我說我還得上班呢?姐姐說,他每月給我上班二倍的工資,我說不是錢的事情,而是在這家工廠做工6年了,有了感情,還簽了合同。姐夫說,這都是小事,合同的事情,他會處理好。只要我能侍候出姐姐的月子來,我的工作,他包了,將來一定會給我找一份稱心如意的工作。跟父母思考再三後,他們二老也同意了,我就不去上班了,每天就在姐姐家,跟姐姐在一起,為姐姐做飯洗衣。
  然而就在我入住姐姐家一個月後,我的惡運便開始了。姐姐有一次因為感冒住進了醫院,全家人都慌了神,媽媽整天陪伴在姐姐身邊,而我更是家裡醫院來回跑,要給姐姐做湯。當時正好是個夏天,天氣很熱。
  一次中午,我穿著吊帶和褲衩正在廚房做湯,姐夫在臥室喊我,我就去了,剛進去,姐夫就像條惡狼一樣的把我壓在床上,一隻手按住我雙手,另一隻手,拉下我的短褲,就將我強姦了,我哭我喊不管用的,他完事後,還說,跟我姐已經好幾月沒同床了,他憋得難受。
  他還說,我是他的小姨子,就是他半個老婆,他說會對我好的,又是哄我,又是嚇我,又是分析利害關係,總之,他不讓我說,他說如果我把這醜事抖出來了,我們家全都完了,一是我再嫁人很難,二是我姐要離婚,將來還嫁誰?還有,我爹媽的老臉往那兒放,還怎往人前站?
  他說,我如果敢說出來,將來我有什麼後果,真不敢想像,他說他黑道白道都有人,即使我告他強姦,大不了讓他蹲幾年,以後出來之後,照樣不放過我,不放過我家。
  說實話,我被他嚇住了,嚇怕了。我也開始考慮了他的話。他說,只要我聽話,我姐有啥我有啥。我沒理他,他還說,讓我表現自然些,別讓人看出來。事後他竟嬉皮笑臉地說,沒想到我還是黃花閨女。
  自此後,他每每趁機跟我發生關係,有時候,姐睡了,他半夜趁去衛生間,也要霸佔我一次。我也似乎慢慢“適應”了他這樣。不過,我真怕東窗事發,那樣,我怎還有臉跟姐姐相處呢?姐姐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她沉浸在喜悅之中,而那知我卻在水深火熱中煎熬。
  姐姐的孩子一天天在長大,我越來越不安起來。因為有一次,我發現沒來例假,緊張的要死,我告訴他,他讓我去醫院查查,結果我真的有了,他給錢讓我做了藥流。
  那次之後,我發現,我的身體越來越不一樣了,媽媽也似乎看來了,問我是不是有了男朋友,我知道媽媽的意思?她是說,我是不是跟男人有了性關係。女孩子,只要跟男人睡過覺,常睡,再打胎。身體的各方面就跟做姑娘時就會有差異。而我細看,也似乎也像成了一個結婚的女人。我說,沒有,只是在姐夫在伙食好,吃胖了些。媽媽並未再問。
  小外甥一周歲之後,我說什麼也要走,我讓姐夫給我找工作,他也答應下來,也確實為我在商場找了一份臨時工,這一年半的時間裡,他也偷偷塞了我不少錢,我都存著。
  我以為我工作後,離開了他家,姐姐的身材也恢復好了,他便離開了我,那裡知道,他太貪婪了,在我走後一個月,有一次天黑,他開車拉我去了後山,還要逼我車震,我求他放過我,他居然厚顏無恥的說,我才是他真正的女人,他說他前妻還有我姐都不是處女,只有我把第一次給了他,所以他很喜歡我。他會對我好的,好一輩子。我該怎樣去擺脫這個禽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