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誰會把你喜歡得這麼好?

誰會把你喜歡得這麼好?
 高中的時候,覺得坐在我後面的那個男生,愣頭愣腦的。本來一雙眼睛也是清澈明亮,卻總把頭髮理得刺青,穿一身灰不溜秋的運動服,叫人全無想像的空間。
  愣頭青很煩人,常常把腳伸到我的椅子下面,抗議n次無效。我生氣了就踢他的腳,他鎮靜地把腳收回去,過一兩天又伸過來。除此之外,我們相安無事。
  有一次他問我,你覺得某某某(我們班的一個男生)怎麼樣?我撇撇嘴說“孩子”。他就笑著說真準確呀,佩服佩服。又問,那某某某(我們班的另一個男生)呢?我說“傻子”。他越發笑得不行,過了一會兒接著問那我呢?我盯著他想了3秒,“瘋子”。他聽了後什麼反響不記得了,只知道一定是沒有笑。
  現在回想起高中那段日子,好像時間一天重複著一天地飛逝。平淡無奇的我,和所有的戀曲都難以發生什麼關聯。轉眼,就散了。
  沒想到畢業5年後,我們會再見面。他找我,在一家家常菜館,吃涼拌土豆絲,喝啤酒。
  老先生在北大混了幾年,出來做期貨了。我興致盎然,聽他講期貨市場的種種,拍拍他的肩膀說:“你小子,很牛呀。”
  然後他說他有話想對我說,我暗暗地猜他是不是曾經喜歡我卻一直沒有告訴我?我沒有猜到,他說的話直達我心底。
  他說,在他上初中的時候,一個中午,在公車上遇見了一個女孩,穿著天藍色的衣服。女孩用手捋了一下額前的頭髮。那一個動作刹那間令他覺得心醉。他愛戀那個女孩。
  那個女孩,竟然是我。
  我不能免俗,問他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突然想起告訴我這些?他說,因為我現在還是那麼喜歡你呀。
  後來我們再也沒有見過面。
  我說我不喜歡他,他聽見了。但是我的眼圈紅了,他並沒有看見。
  在那之前,我一直是有點自卑的。我以為“魂牽夢縈”是國色天香們的專利,而那一天我突然明白,平凡如我如他,仍舊逃不過夜夜的思念。
  年少的時候,喜歡用很多名人的話武裝自己,比如卡老頭的“生命是一個幻覺”。可今天回味曾經點點滴滴的甜蜜與痛苦,卻是很真實,很貼近。
  記得後來和我那位美麗的高中女友說起我的感動,她歎著氣說,雖然喜歡她的人那麼多,可沒有一個能夠喜歡得這麼好。
  我想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