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調情≠性騷擾

賞心悅目的東西誰都喜歡,男人當然不例外,只不過最讓男人怦然心動的,除了功名之外,那就是美麗的女人了。女人們把男人喜歡欣賞、追求美女的心理嗤之為好色,好像男人在選擇女人上就只憑一張臉長得好不好看,其他的一概不考慮,所以姿色平平卻性情溫婉,才華出眾或者誠實勤儉的女人對男人的好色深惡痛絕,因為男人的好色,她們的優點全被抹殺了。
  其實男人也是為了使欲望得到更好的滿足,和美麗的女人在一起心情會很舒暢,做愛也會更有激情。其次,女人的美麗與否是最容易判斷的,這使男人選擇配偶更直接更方便。
  不少的人喜歡用道德來評論這些自然的法則。男人好色是不好的,父母愛子女是好的。其實這兩者的本源都一樣。在道德的本身,也隱藏著演化的規則。時至今日,或許好色也應該有多重的含義,色,早已不再只是美貌,更有學識和修養,所以好色,並非僅僅是對異性的“性”的企圖,還包括對異性的欣賞和傾慕。
  古代人沒有現代人那麼“好色”,那是因為他們更善於運用“道德”這個詞彙。他們好像更注重給女人的製造枷鎖,女人的“四行”(四項行為準則)—婦容、婦德、婦工、婦言裡,更多的是要求女人如何去服從男人的意識,自覺地接受男人的統治。可見,當時的男人並不怎麼會欣賞女人的“色”,而且,他們沒有要求女人必須長得漂亮,這是因為他們必須確保基因繼承人的純正基因,所以他們更看中女人的貞操。他們尋找主要基因傳播對象時很嚴謹,甚至考慮到女方的血統。至於媵和妾,不過是為了彌補主要傳播對象在色上的不足,其次是為了使欲望得到更大的滿足。所以,古人對嫡子和庶子有著很嚴格的區分,嫡子和庶子在繼承爵位或者財產分配上不會平等,生活待遇的規格也不一樣。《紅樓夢》中寶二爺和環三爺所遭受的不同待遇,就是很好的例子。嫡子和庶子,就像球隊的正選球員和替補球員一樣,不僅上場的機會不平等,獲得的報酬也不一樣。
  社會發展到現在,男人卻越來越好色了,那是因為女人進步了,越來越懂得瞭解男人,選擇男人。她們學會了琢磨男人的口袋和性功能,考慮實際利益,更重要的是,她們知道怎麼去偽裝自己,使自己顯得貌美如花而且德才兼備。
  李清照式的才女越來越少了,而趙飛燕一樣的美女越來越多了。(以趙飛燕為喻,我決沒有惡意,那實在是個很聰明、很美麗、對男人很有誘惑力的女人,只不過運氣不怎麼好。)不知道這說明女人到底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女人靈魂的雅與俗,跟她的外表並不成反比關係,她們的雅,只是葉公好龍,真實的生活,那有那麼多的雅。至於文學作品中所說的古典美,在她們身上只能是曇花一現”。所以,與其選擇女人那些稍縱即逝的所謂的才德,還不如直接追逐女人顯而易見並且能保存得時間稍微長久點的美色。
  既然男人的好色實屬無奈,那麼肯定對女人的調情和騷擾自然必不可少。美麗的女人使男人無法克制自己的欲望,而放縱的天性更使男人對美色垂涎三尺,但是,美女不會盡歸自己所有,於是對美女調情,成為男人追求美女的手段,而性騷擾,則成為男人追不到手時聊勝於無的解渴方式。
  有時候“性騷擾”這“魔鬼”躲在男人的眼球玻璃體後邊色迷迷地望著女人隆起的胸部;有時候“魔鬼”爬到男人的手上讓他們癢癢地豐亂摸女人的“禁區”;有時候“魔鬼”會被含在男人的口裡發出一陣串猥褻下流的“聲響”。
  男人也會運用“強盜的邏輯”為自己的侵犯行為辯護:“她如果不是那麼性感,我能騷擾她嗎?”其實,世界上的強盜有幾個不是因為別人的錢物太誘人了才攔路打劫的呢?
  文化傳統給女性造成一個假像,不幸的是這假像反而被女性羡慕甚至崇拜。是什麼假像呢?男人是女人的“守護神”!
  女人為什麼需要男人守護呢?是因為懼怕受侵犯;而侵犯者是誰呢?是男人!這真是一個絕妙至極的“怪圈”!原來守護者和侵犯者都是男人!真不愧是“一手打,一手拉”的治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