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走過老公外遇的真實故事

 

走過老公外遇的真實故事
我晴天霹靂,知道自己生命正往下陷落,不相信沉浸在幸福中的我,怎麼可能會驟然從雲端摔下?我們夫妻一向無話不談,那年夏天我們還恩恩愛愛的出國二度蜜月,只因為一個小他九歲的女人的主動,我那潔白無瑕的丈夫就暈船了。
兩杯咖啡對坐,我沒有生氣,我問他我能幫你什麼?他說他很困惑,他想要同時愛兩個女人,但還是要我的同意。
我說我不能同意,他說愛他為什麼不讓他快樂?我說因為我會太傷心,他說如果他只剩半年生命我也不讓他得到快樂嗎?我說如果這是他真正想要的,我可能會同意,但我會傷心而死,這也是你要的嗎?
他說他個性沉悶,活潑的我為他犧牲太多,如果有哪個男人能帶給我快樂,他不會反對。我說包括我把他帶回家嗎?他說那要看我跟那人談不談得來?——可以跟他上床嗎?—-只要妳快樂。 
那晚我們談到三點,沒有爭吵,反而有一種很交心的感覺,一起吃完冰箱裡的點心,喝完最後一口冰酒,我懷著不安的心情入睡,迷濛間我還喃喃的說"你不要外遇",他也含糊的嗯了一聲。
天一亮我就驚醒過來,看他更衣準備去上班,我突然意識到他可能會離開我,我追到樓梯口和他緊緊相擁,告訴他我好害怕,他在我臉上親了又親,告訴我他不會做我不同意的事情,他會好好處理。
雖然前一夜只睡了兩小時,但我整個人陷入高亢緊張的狀態,沒辦法休息,沒辦法靜坐下來,沒辦法進食,不管走路或工作,總是聽到自己心臟砰砰的跳,拼命的設法使自己忙碌,下意識的要生活維持正常,我上班,偷空去買菜,到超市補給家用品,回家煮飯,期待一切如常,唯一失控的是我的飲食,一天下來,靠著包包裡的幾片餅干和一瓶礦泉水維持基本需求,下班時間忍不住打電話給他,再一次告訴他我好害怕,他很溫柔的叫我放心,他今晚要去跟她講明白,會晚一些到家,他保證他會很理性,並且相信她也是一個很理性的人。
精神極度耗竭,加上他的保證,我終於在沙發上闔上了眼,小睡20分鐘又驚醒過來,開始一分一秒的捱著他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的時間,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經驗,我和他青梅竹馬,我們彼此是對方的唯一,互相從沒有秘密,他勤奮工作,視女人為麻煩,極愛孩子,親手打造的家舒適又溫馨,他的工作場域女人不多,也不懂得和人哈拉,下班從不單獨出門,不交際應酬,不泡茶聊天,喜歡木工園藝、音樂書籍,不會主動打電話給親戚朋友,拙於言詞,常說退休後要帶我環遊世界…
他大約十點回來,沒事人似的,說已經處理好了,「告訴她我老婆不准,她也同意。」就降,輕描淡寫,反而讓我覺得我是不是反應過度了?他還是那個我最親愛的單純到不行的老公。
那晚,我們瘋狂的做愛,身體的結合讓我更感覺我真實的擁有他,而他,因為不擅言詞,彷彿也拼命想用肢體語言傳達給我他的保證。 接下來幾天甜蜜恩愛的日子,他告訴我有關那女人的一切,姓名、職業、手機、家裡電話、見面日期、過程等,聽起來他們都還在試探階段,能即時懸崖勒馬算我運氣,但我受到的驚嚇已經是我四十年來幸福生活經驗所難以承受的,自覺需要好好沉殿療養一番,對老公也更加的溫柔體貼,當時並不知,和我往後五年的傷痛相比,這驚嚇只像揮一隻惱人的蚊子而已,連被蚊子咬一口都比不上。
約過了一個月,有一天我好奇的拿起他的手機來看,那個號碼赫然跳到我眼前,我的心也跟著跳到喉嚨口,我馬上慌亂的在心裡替他找解釋,也許是唱片沒還,也許是她又來糾纏,心底非常不情願去懷疑自己的老公。我很坦然的問他,希望他給我一個合情合理的說法,(現在想起來,哪怕是藉口也好,只要他肯好好的隱瞞,往後的日子我也不會這麼難過。)誰知他馬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說他沒有辦法,說求我不要再問了,他不想說謊。
再一次我陷入慌亂之中,幾天吃不下飯,他也像做錯事的小孩一樣沒辦法和我坦然相處,我要求他可以不再打電話嗎?他只低調的回答「盡量吧!」但卻迴避保證或承諾,我說「這樣的日子我過不下去了,我要出去住一陣子,直到你想清楚為止,你要告訴孩子我離家的原因嗎?」我太天真,以為離家或告訴孩子這兩件事可以要脅到他,誰知他吃了秤陀鐵了心,不但親口告訴孩子實情,還幫我提行李,親親臉頰送別。當然,他是痛苦落寞的,自己也是陷入一片混亂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