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超感人小說

【誰是誰的最愛】⑨
我詫異於她的這句話。曾經那樣天真活潑、單純可愛的小靈兒,那樣讓人疼惜,已經變成了眼前的這個頹廢美麗,甚至風情的女人。是什麼讓她變得這樣深邃與滄桑。如果說以前我是對她充滿了疼愛,而今天該是什麼?同情吧。因為她已經失去了太多,包括生活的尊嚴。
我軟了下來,望著她說: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好。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幸福。而我們不能太貪心。
小靈兒低下頭去。她顫抖的手指,放到豔紅的唇邊。她說:我曾經一無所有。現在,我擁有了別人羡慕的一切。但是,我知道虛榮心的滿足感,並不是幸福的感覺。但是,我知道我已經沒有回頭的路。
空氣一下子變得潮濕起來,我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她。我只有說:靈兒,享受你現在擁有的一切。不要去想你沒有擁有的東西,或者會快樂很多。
是的。我曾經錯過了擁有你的幸福。
所以,不要再錯過擁有現在一切的幸福。
她苦笑,然後彈掉了煙灰,問:我還可以叫你姐姐嗎?
像朋友一樣。我說。
她說:謝謝你,姐姐。
我對她的疼惜,在這夜突然又席捲而來。但是,我知道已經不是愛。對她,我已經伸不出我的手,去握她的手,去撫 她的發。我只是不想看見她仿佛萬念俱灰的模樣。
小靈兒要送我的時候,我拒絕了。她說:我們一起走一段、也好。
 我們一起走這一段。腦海裡,不禁想起了第一次。她坐到我的對面,然後點上一支煙,那麼俏皮地望我。而在今天,我們卻已經各懷心事。我們再也回不到過去。身體的距離,如此切近,而靈魂卻越來越遠。
我記得我們一起牽手走過這條林陰小道。那時候,樹枝都是光禿禿的,哪有現在這樣茂盛。可是,我們的愛情,卻已凋萎。我長長地歎息。生活,真的有太多的意外,讓我們無所適從。我們因此而痛苦不堪。然而,生活就是這樣,雖然伏筆處處,可是還是無法預測。
那天,小靈兒打車走的時候,我看著她,突然想到一句話:我們在生活之中,卻在意料之外。小靈兒,這是我們最好的結局。
第二十九章 擁有的形式,有很多
接下去,還是上班。恢復了我平靜如水的生活。台裡好心的老太太們,還是想著要為我物色一個男人。她們覺得像我這樣的女孩子,踏實,適合過日子。媽媽也還是打電話來,問東問西,然後問到男人。我跟她說了100回了,我暫時不想結婚。她一生氣,就把電話給掛了。後來,她也乾脆不說了。
欣然也跟我說這事。她說:男人,沒幾個靠得住。
好男人,還是有的。遇上了,就結吧。我說。
那你呢?我結了,你怎麼辦?她嬉笑著問。
呵呵……我一併嫁到你家得了!我說。
嫁給他,還是嫁給我啊?她問。
 我也和她玩笑,說:這你還不清楚嗎?我都不喜歡男人。還不是奔著你而去的麼?
她這時候,就說;等咱找到可以嫁的男人再說。
儘管我們在台裡遇上,還會這樣開著玩笑,但是私下我們已經很少一起外出。因此,彼此這樣的“調戲”,顯得分外生疏。
幾天後,我接到了陳啟的電話。他通知我下一周,就可以和我共事了。正式通知,我們台會發。果真,第二天,我們科長叫我去她辦公室,然後把任務下派給了我。暫定是去兩個星期。時間不長,卻也不短。我在想我該怎麼告訴欣然呢。
我給她在MSN上留言,說:我要去X城2周。不要忘了我。LEE字。
我以為她會為我餞行。沒想到她說她應酬太多。她說她忙得馬不停蹄。我故作大方地說:沒事。你是明星嘛!
一聽就酸不溜秋的。發出去就後悔了。
她發來一個吐著舌頭的笑臉,說:我可不想對你太好。免得你正空虛寂寞,就輕易愛上我!
我發去一個“哼”,說:才不要愛你!下了,找別人餞行去!
說實話,我在這個城市沒有太多的朋友。除了欣然,還有誰?屈指可數。然而,我已經不想再找女孩子和我一起去喝酒、說心事。於是,我打電話給最要好的男性朋友,算是我的藍顏知己。
很久沒有聯繫,是因為他年前結婚了。結婚的時候,他沒有請我去參加他的婚禮。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到我家來接我,然後和我一起去了個小餐廳。我們最喜歡在那些小餐廳裡吃一點特色菜。他和我都喜歡辣的,夠味。
對了,他叫吳桓。
吃好了,他就開著車,帶我去湖邊,兜兜風。去那邊的情人,特別的多。有時候,他會說:人家見了我們,一定以為是一對情人。
可是,我們卻很純潔。男與女之間,是存在純潔的友誼的。就像你和我!我說。
你,就像我自己的妹妹一樣。他說。
 他這樣說,也是這樣做的。我有時候心情不好,想喝酒,他會帶我去酒吧,然而還要叫上一幫朋友。他說單身男女喝酒容易出事。我生病了,他會帶著我去醫院。我那時候會想我會不會愛上他?可是,怎麼樣都無法產生愛的感覺。現在想來,原來是因為我的骨子裡是那麼強烈地愛著女人的身體。所以,我對男人免疫。
那天晚上,他沒有說起他的太太。我還是提了。他說:有的事情,是責任。
道義和責任,總是要超越愛情的嗎?
他說:是。責任是必須的。愛情,是可選擇的。而我們每個人背負太多的責任,對父母對家庭對妻子還有孩子。愛情,卻是單一的,對她一個人。男人,很理性,會選擇責任。
他說著,朝我一笑。夜色裡,是閃爍著的眼睛。我突然想:他是不是在說他自己?
他摸了摸我的頭說:你們女人,不就最愛這樣評價男人嘛。他很有責任感,這樣的男人才可靠!
呵呵!我笑。是的,世間總有太多的矛盾。
他說:其實,有的東西,要永遠擁有,並不是緊緊地握在手裡。擁有,有很多的形式,在身邊就好。
是啊。在身邊,就好!我應和他的話。
每一次,我們來到湖邊。從他這裡,我都能釋放一些,獲得一些。他,不會給人任何的負擔。而我,也提醒他:不要對你老婆說我的存在。女人,喜歡多想。
他,只一笑。
那天,說得有些遲。他把我送到樓下的時候,已經11點30分。他是看著我上樓的,等我把燈拉開。他才開車走人。這是他多年來的習慣。他,是一個很好的男人。可惜,我不愛男人!
 第三十章 我們都是生活的小丑
和吳桓聊了後,舒服許多。就像他所說的,擁有的形式有很多,愛的形式也是。
第二天一早,我就給欣然發簡訊,說:我走了。
欣然複我,說:2周後見。
兩周,14天。
過去以後,一如既往,還是滄海桑田。我不知道。我的胸口,堵得令人發慌。有些道理我們都懂。只是說服自己,還需要一些努力。
到了X城,工作比想像中要多。除了文字,我還要和莊海棠的父母進行多方的交涉。我們一方面要去那個小山村,作有些攝製工作,另一方面還要把這對夫婦接過來進行對話訪談。而本來欣然的工作由江一露承擔。我這才知道原來陳啟的電臺沒有這個節目的計畫,是陳啟自行組織的。現在,這個節目的主題轉向“尋找人間海棠”,而不是最初的質問X城某大學“海棠如何在人間蒸發”。由此,電臺大力支持!而江一露也結束了休假回到了她的學生處。
 事情這樣發展,也算是圓滿。
在工作即將結束的那一天晚,陳啟和我在酒吧裡小喝一杯。他說:我要結婚了。
什麼?這個消息,太過意外。我盯著他,半晌恢復了平靜,然後說:陳啟,你愛她嗎?
你知道我是愛著唐欣然的。但是,她不愛我。陳啟說。
你還愛著她,是嗎?還愛著她,你和別人結婚,不是害了別人嗎?我說。
他笑,說:世界上,人和人結婚並不是為了愛情。結婚的理由,有許多,愛情或者是最好的理由。卻不是唯一的。她……懷了我的孩子。
天哪!我不敢想像。如此短短的一個月時間,他讓另一個女人懷上了他的孩子。男人,的確比女人更容易復原。
那麼,她是誰?
江一露。他努力說得平靜。那天,酒多了點。
他這一挑明,回頭一想這一段時間的蛛絲馬跡,立刻像被放大鏡放大了一樣,清晰明瞭起來。我敬他一杯,說:師兄,祝福你!
他苦笑,然後說:要不要請唐欣然?
請吧。對你,對他,這場婚禮都是你們解脫的契機。我說。
他又苦笑,說:是埋葬吧?
無言以對,只有再次喝酒。後來,他醉了,說著胡話。他喊著欣然的名字。他說他這輩子最愛的女人就是唐欣然。他說他對不起江一露。他說他要做個好丈夫和好爸爸。我聽他的滿口胡話,聽得我心裡酸酸的。生活,有太多的無奈。是我們這些平凡的人,所無法抗拒的災難。這些無奈,點點滴滴地腐蝕了我們對未來和美好的憧憬,讓我們一個個變得如此平庸和凡俗。然而,當夜來臨,當我們被酒精麻痹,我們露出了靈魂最本真的面目,竟然這樣醜陋不堪。
我們都是生活的小丑。
我把他送回家,獨自一個人在這個城市的道路上行走。我看見我們的節目,在螢幕裡不斷地播出“尋找人間海棠”。我看見自己第一次出現在電視裡,那麼不真實的感覺,讓我害怕。
欣然打來電話,說:格菲,我在電視裡看到了你,很美麗和親和很讓人感動!
我想這是她對我的鼓勵,一如我當初對她的。然而,她的評價如此窩心。我不是主持,因此我不需要太多的美麗。我更多需要的是“親和”和“感動”。借此打動好心人,幫助可憐的父母。
然而,我卻對欣然說:螢幕上的美麗,掩飾不了生活裡的醜陋。親愛的,我們都是生活的小丑!
 第三十一章 你,無法替代
第二天,我再見陳啟時,他說昨天忘了和我談正事。他說他想挖我到X城的電臺去工作。我原本是一口拒絕的。然而,他問:那個城市,有值得你留戀的嗎?至少,這裡有你的希望。
這個節目,不但收視率高,還賺了人氣。網路裡對這擋節目評價甚高。且來自各方的幫助,物質的,精神的,都湧向電臺。我知道他將由副總監,升為正職。我知道他想幫我。於是,我說我考慮一下。
在X城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