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跟團出游有很多的好處,

跟團出游有很多的好處,

不用操心訂機票,訂房子,還有專業導游講解,但是對我這么一個不喜歡群體行動的人來說,跟著一大隊喧鬧的參觀實在是我不能忍受的。所以早早就和導游說好到達之后俺也單獨出去溜達,PP的導游小姐考慮到可以少面對一個丑男,也就放了俺一馬。   一個人逛就是爽啊,愿意看多看看,不愿意看也不用等別人。漫步在拉薩的大街上,覺得無處可去,龐大的廟宇有啥可看的啊,我又不是佛教徒,進去什么名堂也看不出來。這種東西往往是統治者欲望的表現,大街小巷才是普通老百姓的,那里應該更加有特色。因此我的出行多數時間是在丈量每一條街,順便看看能碰到些什么。   在經過一條小巷的時候,看到有當地藏民在擺小攤。上去看看,有什么好揀的,拿回去送人也錯啊。先看了兩個小攤,賣的多數是當地的一些手工飾品,沒興趣沒興趣,繼續看別的。看到有個攤擺放的都是刀具,這給了我很大的吸引,從小的時候我就喜歡這些東西,估計能碰到一樣兩樣可以要的東西了。大多數刀都很大,攜帶起來太麻煩了。其中有把小短刀讓我很感興趣。銀制的刀身,鏤空的圖案,刀頭是一個銀骷髏,眼眶里鑲嵌的是兩顆小小的未名紅色石頭。抽出刀身,在寒光閃現之后發出的是淡淡的柔和的光。心中不禁一喜,但緊接著一憂。不知道多少銀子能搞定啊。錢縱有一花,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咬牙問價。擺小攤的老婆婆用手比出了一個手指。100?忍了,錢就是用來花的。   到手之后,不停把玩,對逛街都沒了興趣,漸覺有些困頓,抬手看表,已經下午5點了。回到旅館隨便吃了些東西,味道還不錯,能填飽肚子就好。來到自己的單人間半靠在床上,掏出小短刀再次鑒賞,鏤空的縫隙里已經因為年代的緣故氧化發黑了。玩了一會,把刀放在枕邊,順手翻開了床頭柜上的一本介紹當地景點的小冊子,一頁一頁慢慢的看。。      當刺眼的陽光叫醒我的時候,發現整團人都已經出發繼續參觀了。洗漱完畢,輕裝出門。空氣不錯,適合漫步閑逛。隨心而行,過了幾條街,看到一家小商店,于是進去買點水路上喝。在小店里看到一個女孩,T-shirt,運動短褲,背上一個雙肩背,也在買東西。看來是一個背包族。出于本性,眼睛直接掃向了女孩的臉龐。嗯,不錯五官清秀。正想多掃一些數據下來的時候,被女孩發現了,和我對視了一眼。好在有多年掃描女孩的功力,不慌不忙和老板說道,要兩瓶農夫山泉,再要一包綠箭。正當我準備抽出錢包的時候,女孩居然主動問我是否也屬于背包族。回答當然是YES拉,說不是的才傻瓜拉。攀談了幾句得知女孩自己來拉薩玩。于是我抓緊機會說,一起?呵呵。   有佳人陪伴,我發現連我不喜歡的寺廟都透出一種清新的氣息,加之女孩滔滔不決的解說。讓我對這個城市,這個民族,這種宗教有了更多的了解。她的背景知識多的讓我吃驚,看來前期準備做的很足啊。晚飯請女孩在一個小館里面吃當地特色,吃飯閑聊的同時,我也在品味著這個女孩,除了青春清秀之外,我只能在她眼神中看出一點點很淡的憂傷,但是一閃即逝。   晚飯之后,我說送她回住處,卻發現原來在同一家旅館。沖了一個淋浴之后,我很舒服的躺在床上看著新聞。天慢慢的黑了,當我調整姿勢準備入睡的時候,發現放在枕邊的小短刀不見了,奇怪難道放在旅行包里了?當我準備起身去翻找的時候,但身子還在床上的時候,大門自己打開了,進來一個人。女孩穿著緊身背心和一條超短熱褲站到了我門口。一步一步走向緊張的我,生平頭一次面對如此場景的我又只有一條內褲在身,尷尬,身體發熱,同時又有一種沖動。   女孩一條腿跪在我的床尾,緩緩移動,身子向我壓來,雙手將我的雙肩扳平。結實的胸脯和我的胸膛緊貼在一起,滾圓的雙腿糾纏著我的身體。濕潤的雙唇逼的我難以呼吸。血涌,一只手攬著女孩的細腰,一只手撫摸著女孩的香頸,我努力用自己的雙唇向上迎去。   突然心中一陣混亂,然后是一片安寧,我要對的起將來的妻子。慢慢推開女孩的雙肩,我暗示我不能,我不可以。女孩眼中先是一陣失望,接著是憂傷。我看到了什么,是兇狠的眼神,還帶著憤恨!女孩向我猛的撲來,把我壓到,吻向了我的脖子。哦,那不是吻,女孩恨恨的咬了我一口。我疼的一驚,出了一身汗。   突然發現我的眼睛是緊閉的,睜開雙眼定定神,女孩不見了,脖子上涼涼的,癢癢的。順手一摸,碰到了冰涼的刀刃,還有滑膩的血。急忙照了一下鏡子,一道淺淺的刀口,滲出些許血珠。看了一眼表,是深夜2點一刻左右,可是日期怎么是昨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