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跟老公結婚前 我們倆玩過“ONS”

跟老公結婚前 我們倆玩過“ONS”
  我和老公崔旭相識於一年前的七夕,當時剛失戀的我在酒吧遇到他,西裝革履,不像總是泡夜店的樣子。好像是彼此有默契般,我們聊得投機但絕口不提愛情。後來我去了他的公寓。我們像相識已久的戀人那樣緊緊擁抱、深吻,感覺是那麼熱烈,簡直難以自拔,我似乎忘記了自己是誰,又好像覺得這一切來得自然而然。
  我和他做了那件事,當時甚至沒有用任何工具來保護自己,感覺自己已經迅速地愛上了他,雖然我們認識只有短短的幾個小時。我後來回想,我怎麼能不可理喻地閃電般愛上一個陌生人,這根本就不符合我一貫的做派啊!
  它緣於本能的性衝動還是靈魂深處真我的閃現呢?我一貫明朗的生活態度提醒自己,不能再放任自己這樣的發展,以前的我雖然看不到愛情,但至少能看清自己,我不能就這樣把自己丟了。可我後來逐漸混沌的思維卻讓自己失去了控制。
  一夜情最難耐的也許就是天亮。如果是那種沒心沒肺的人,我想就不會覺得難辦了。那晚,我一刻也沒睡,我是看著天一絲絲放亮的。他安靜地躺在我身邊,一隻手搭在我的胳膊上。我不忍心把他驚醒,就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直到他訂的手機鈴聲把他吵醒。我起身去浴室。站在蓮蓬頭下,我有點發傻。好像他是一個親人,突然間要失去了。我心痛、失落,我不知道這麼短就發生的是不是愛情?
  從浴室出來,他已經把早餐做好了。我吃得很慢,想刻意拖延時間。他好像看穿了我似的,也很配合地吃著慢餐。就要吃完的時候,他起身從皮夾裡拿出名片遞給我。我慌亂地用手心壓著上面的字,不敢看。"把號碼給我好嗎?"他央求。
  離開後不久,我的手機就響了。激情一夜之後,其實根本不需要知道對方是誰。但是,我們好像都犯了規。那天之後,他常常和我約會,帶我去見他的朋友,參加各種PARTY。
  1個月之後,冥冥中似乎一直渴望的同居終於開始了,但是我們的感覺卻越來越不好。那個曾經讓我們覺得上天特別眷顧的夜晚,竟然成了現在對彼此"不放心"的有力證據–似乎都心存芥蒂,他擔心我移情別戀,我也害怕他重蹈覆轍。那晚,註定是這場看起來很完美的愛情的惟一敗筆。但是如果不是這個敗筆,又怎麼會有愛情的發生呢?
  誰知道,經過那一次,他竟然真的愛上我,然後開始追求我。其實,我也挺喜歡他的。在一段長時間的相處中,我們倆誰都沒有在亂搞,真真正正地談感情。最後也如願以償步入婚姻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