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辦公室裡的性愛

少婦口述:我與男下屬在辦公室裡的性愛故事
  我有個幸福的婚姻,老公比我大3歲,他是機關的部門主任,我們的生活無憂無慮,物質條件也很不錯,我們住在大房子裡,幾年前就買了私家車。
  在別人眼裡,我一直都是個很優秀、很賢慧的女人,我總是把家裡收拾得溫馨乾淨,把我和老公的生活調劑得十分滋潤。老公經常說我是個懂得生活的女人,和我在一起很幸福。
  結婚五六年了,我們的生活一直平靜幸福,我每天上班下班,循規蹈矩地做著好妻子、好兒媳。日子雖然有時有些乏味,但誰能一輩子總是轟轟烈烈呢?所以,我很知足。
  老公說過好幾次了,希望我們能趕緊要個寶寶,我也知道自己年紀已經老大不小,應該要孩子了,可總覺得自己還沒有完全準備好,一想到有了寶寶之後所有的生活都要改變,甚至會完全失去自我,我心裡就會有點忐忑不安。於是,要孩子的事就一直拖了下來。
  我有一幫關係不錯的女友,我們時不時地聚在一起,吃飯、唱歌、自駕游,很開心。我絕對不是那種完全依靠男人的女人,雖然和老公感情不錯,但我依然有自己的生活空間。
  錦江(化名)是去年被我們領導從別的公司挖來的,他不但能力出眾,還一表人才,到公司不久就成為女孩子們的“白馬王子”。
  錦江性格開朗,愛說愛笑,和同事們相處得很好。  由於我算是錦江的頂頭上司,加上他的確很討人喜歡,所以,我對他就格外照顧,經常在工作中給他出出主意什麼的。
  開始他對我很尊敬,後來熟了就相互開開玩笑。我記得很清楚,錦江第一次對我表示感謝的時候這樣說:“還是經理懂得多,真像個好大姐。”我“哈哈”笑著說:“什麼叫像啊?我就是你大姐,哦不,你叫阿姨也沒問題!”
  錦江愣了,問道:“經理,你,你有30歲?”我依然笑著說:“雖然問女士的年齡有點不禮貌,但我還是告訴你吧,我三十有二了。”小我6歲的錦江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當時我根本沒把這當回事,還為錦江覺得我年輕而有點沾沾自喜,後來才知道,他那時候已經對我心存好感,一直以為我和他年齡差不多,沒想到和我之間隔著6年的時間距離。
  從那以後,錦江總是有意無意地詢問我的婚姻生活,我問他為什麼對我這麼關注,他說:“你是個好人,我希望你過得幸福唄!”但他的眼神告訴我,希望我幸福並不是他打聽我生活的原因。
  後來我才知道,他倒是希望我和老公過得不幸福,最好是夫妻感情破裂,那樣他才能有機會。我知道自己比實際年齡顯年輕,卻怎麼都沒有想到,會和一個小我6歲的大男孩糾纏不清。
  當意識到錦江對我過分的好時,他已經收不住了,孩子般地賭著氣說:“夢夢,我就是喜歡你,我希望你能離婚!”這個世界上只有他自己叫我“夢夢”,父母和老公都叫我“婷婷”。
  我開始躲避他,只要有他在的場合我就儘量不出現。後來他氣呼呼地找到我,說:“你至於嗎?我怎麼著你了?你要是再躲我,我就公開追求你!”他生氣的樣子很可愛,我笑著答應不再躲他。
  當時我真該狠下心來,利利索索地拒絕他就沒事了,都怪自己心太軟,也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以為他不過是個孩子,我就像對弟弟那樣對待他就可以,沒想到後來自己竟然稀裡糊塗地陷了進來。
頁面 2∕2
  錦江有玩不盡的花樣,他教我玩電腦遊戲、帶我去郊外野餐、領我去拍大頭貼……以前和朋友去KTV都是正兒八經地唱,錦江卻非常搞笑,他點很酸的情歌和雄壯的愛國歌曲,甚至點戲劇,裝模作樣地唱,每次都笑得我肚子疼。
  和他在一起,我才知道KTV原來可以這樣唱,野餐原來可以去非景點的碧水青山,三十多歲的人原來可以像孩子那樣瘋狂快樂……曾經平靜安逸的生活被打亂了,我仿佛是一條緩緩流淌的小溪,忽然遇到了山崖,於是,奔騰跳躍的瀑布出現了。
  雖然錦江很貪玩,但在工作上卻非常認真,他總說,玩是為了更好地工作,而工作是為了更好地玩。
  有時候想想,我甚至會覺得自己三十來年都虛度了,人不就活這幾十年嗎,平靜如水也是過,奔騰如浪也是過,體驗一下才不是白活。
  那次因為一件小事,我生錦江的氣了,半天沒搭理他。沒想到第二天上午到辦公室後,一大束嬌豔的玫瑰放在我的辦公桌上。
  藍色的紙箋上這樣寫道:“藍色代表憂鬱,因為你不高興,所以我很憂鬱,如果看到美麗的花兒你能笑一下,那就說明你原諒我了。笑了就是笑了,不准耍賴!”我“撲哧”一聲就笑了。
  和老公結婚這麼幾年,他會給我買昂貴的衣服和首飾,卻極少用鮮豔的玫瑰來表達感情,就連情人節他也會選擇其他禮物,而不是幾天就敗了的玫瑰花。
  三十多歲的女人,收到小帥哥的玫瑰,還是挺開心的。我一直以為自己完全可以把握好和錦江之間的感情,一直安慰自己說,我對他好不過是對弟弟的關心,他也只是一時腦熱才會喜歡我,我們就是好朋友、好姐弟,不會有別的。
  但事情的發展並沒有按照我的意願來進行。今年5月份,錦江過生日,讓我去參加他的生日晚宴。我帶著禮物去了,到飯店才發現只有他自己。
  他說想過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生日,讓我滿足他的要求。看著“壽星”可憐兮兮的樣子,我心軟了。那晚錦江喝了不少酒,走的時候都站不穩了。
  我實在是沒辦法把他那個大男人拖回家,我也不知道他家裡的電話,只好給他在酒店的客房開了房間,讓服務員幫忙把他扶到了床上。
  我幫他收拾好一切要走的時候,他卻抱住了我,我非常慌亂,可越掙扎他越抱得緊。他青春的懷抱散發著讓人迷醉的氣息,我漸漸迷失了自己……後來我問他,是不是故意演了一齣戲,讓我掉進來,他笑著說“沒有”,我卻有點懷疑。
  一夜情之後,錦江開始對我要得更多,他經常對我說:“離了吧,我們在一起。”每當他說這種話,我都怕得要命。離婚?說得簡單,我有什麼理由?難道要對老公說我有外遇了?要是大家知道我為了一個小我6歲的男孩離婚,我還有什麼臉面對他們啊?
  我對錦江說:“我們不合適,你得找一個跟你差不多的女孩。”他很生氣,說我不相信他的真心。
  有時候看著這個認真的大男孩,我會有種恍惚,想:如果我是單身,會和他幸福地在一起嗎?無論怎樣,我都是個有婚姻的女人,對那晚的放縱我非常後悔,我只想忘掉這瘋狂的一切,好好和老公生活。
  但錦江很鬱悶,他說我玩弄他的感情,我沒辦法,只好狠著心說:“好,是我玩弄了你的感情,你趕緊改邪歸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