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這個女人實在太讓我崩潰

這個女人實在太讓我崩潰
  大學畢業四年了,周圍的朋友和老爸老媽一直張羅給我介紹女朋友,可相看的女子無數,不是我沒有怦然心動,就是對方沒有一見鍾情,而我也在屢次失敗中享受著自由自在、體味著逍遙快活,有時候看到爸媽憂心忡忡和同事迫不及待的樣子還真想起了那句俗語:“皇帝不急太監急。”
  這不,離上次相親還沒幾天,同事張姐又給我介紹了一個“尚品”女人,開始我以為是上品,心想這條件可夠高的,也許我愛的春天就要來臨了,於是就滿心歡喜地答應見了面。
  誰知道我一細問才知道張姐說的“尚”是崇尚的尚,“尚品”就是追求品位的意思,並不是我所理解的上品,不過既然是“尚品”,那想必也不會太孬,見就見吧。
  見了面,感覺還不錯,她穿著得體,容貌順眼,雖然談話間我感覺她有點矯揉,但是還不算太討厭她,再加上不想讓父母總為我的親事操心,見面結束後我告訴張姐答應和她處一處。
  第一次約會當然是我約的她,我是男人,應該主動一些,電話中我讓她選擇個地方,她說:“你沒聽過這樣一句話嗎?我不在辦公室,就在星巴克,我不在星巴克,就在去星巴克的路上。泡星巴克,是我們尚品女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節目。”
  我的天,這第一次見面就給我個下馬威,不在辦公室就在星巴克,那我是不是該考慮把我未來的新房也建在星巴克呢?似乎感到了我的遲疑,不悅地說:“你怎麼不說話了,我很忙,包裡還揣著機票,明天飛上海呢。你要是不去我可回家準備去了。”
  男人有時候很犯賤,一聽人家明兒要走,還真有點急,萬一去上海被另一個“尚品”男人相中了,那我那套星巴克新房不是白設想了嗎?我慌忙答應了她一起去泡星巴克。約定的時間我來到約定的地點,她卻姍姍來遲,撲面而來的不是她的道歉,而是她身上濃重的香水味道,似乎有點CHANEL5號的味道,但是不太正宗,估計是假貨,我這麼想著,又忽然心生自責,也許這麼暗自褻瀆一個“尚品”女人的品位是不道德的。我一定要在接下來的環節中注意自己的心理活動了。
  坐定後,彬彬有禮的服務生遞過飲料單,只見她優雅地擺出POSE,然後對服務生說:“Oh,No!Sorry,我只喝MOCCA,And請保證是今天的咖啡豆現磨的哦!You Know,我不習慣喝不新鮮的咖啡。”
  聽完我就樂了,”尚品“女人都這麼說話?看著服務生迷惑的眼神,我也裝做有品位而點了跟她同樣的咖啡。伴著咖啡濃郁的香氣,她不斷地跟我聊著,可我發現,越跟她聊我就越感覺自卑。
  她喜歡吃義大利菜,而我只喜歡街邊的大排擋,如果有酒水免費的地方就更好;她常常因為在空中飛而倒時差,而我除了知道北京時間外,根本不介意其他國家是幾點鐘;她穿著名牌的外套,雖然也許內衣是地攤貨,而我外套就是地攤買的,有時候連內衣都不穿;她說她未來的家裡要有空調,可我這個月的採暖費還在拖欠;我的鞋油是商場清倉時買的打折品,而她鞋上的灰塵都是高貴的……我悄悄地總結了一下尚品女人的特點:“英文不離口,機票揣著走,約會喝咖啡,雀斑都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