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過年就跟做愛一樣

因為貧窮,所以想到了要過年——因為過年就可以穿紅戴綠了!   
    因為饑餓,所以想到了要過年——因為過年就可以吃肉喝酒了!
    ——是的,我承認對於“春節”由來的說法有很多,但是我依然堅信這個節日的淵源絕對來自於國人最初的貧窮和饑餓:
    很早很早以前,“春節”確實只有一天,就是大年初一;
    有人便提了提褲子提議:臘月三十是辭舊迎新的交接日,新衣服總不能只穿一天吧?應該把臘月三十也算在過年裡。於是過年就成了兩天;
    又有人抹了抹嘴巴提議:兩天的年過的太短,肉都沒吃夠呢就過完了,不如把正月頭三天都納在裡面吧。於是過年就成了四天;
    又有人語重心長的提議:恩!過年是件很重大的事情,應該給人們一個提前準備的信號,把臘月二十三弄成小年吧,這樣人們就有時間辦年貨了。於是過年就成了十一天;
    又有人極不情願的提議:準備了七天,才過三、四天年,真不夠累得慌,還不如把年過到正月十五呢,賞月看燈迎春到嘛?於是過年就成了二十二天;
    最後一個人站出來,用手背擦了擦鼻涕說:啥呀?啥呀?正月裡來是新春,正月裡來都是“年”,不過完正月咋迎新春啊!於是“年”就直直從頭一年的臘月二十三過到了第二年的正月底。
    酒肉滿足了人們的饑餓,新裝填補了人們的貧窮;那懶惰呢?虛榮呢?
    於是你會發現,從臘月中旬開始,超市里的人都像螞蟻一樣湧湧攘攘,人們像世界末日來臨一般的搶購著,有錢的、沒錢的,都大袋小袋的往家提,提回家蒸的蒸、煮的煮,恨不得家裡的瓶瓶罐罐都裝的滿滿當當,過年的時候只要來個人,都擺他個七大碟子八大碗,最後人走飯涼,發現桌子上基本人們沒咋動,於是家裡人爽爽的吃它幾天剩飯,酒足了、飯飽了,就睡到第二天正午,然後懶洋洋的起來簡單抹把臉,又拖著一身的疲憊興高采烈的出門燒銀子,要麼找個場子打打麻將、玩玩撲克輸點錢,要麼彼此提點禮品滿足一下彼此的虛榮心:張三提一箱牛奶給李四拜年,李四提一箱牛奶給王五拜年……最後發現,那箱張三的牛奶後來又長腿跑到了自個家裡!
    呵呵,其實過年永遠是屬於孩子們的,他們童真的眼神裝滿了對於未知數目壓歲錢的憧憬,他們放鞭炮、看煙花,劈劈啪啪的爆竹與他們咯咯咯的笑聲交匯在一起,永遠是家家戶戶過年的主題,也永遠是辭舊迎新最為天籟的樂章;
    但過年也同樣是屬於領導們的,他們渾濁的眼珠子裡全是對於借“年”斂財胸有成竹的期待,酒氣熏天的話語裡,你會發現手背朝下要年錢的不一定都是孫子;
    過年會讓人們都很有面子,仿佛掙了一年的錢都是用來過年的,於是兜裡裝上三千五千的,都把腰杆子挺直了橫著走;
    過年也讓人們都沒有面子,因為你會發現,混的好不好,過年的時候人們身上都有錢,於是大家的虛榮心又一時無法滿足了;
    說白了,過年真的就跟做愛一樣,有人是裝著做,有人是動真情,有人是裝給別人的,有人是爽給自己的,但無論如何,縱觀過年始末,有前戲也有高潮,並且不可否認的是:過完年的人們一定都是疲憊的!
    ——我突然覺得自己是罪惡的,因為我又說了實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