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醉酒之後我讓老婆“濕了床單”

醉酒之後我讓老婆“濕了床單”
  我和老婆能夠走到一起,還要從那次醉酒之後說起。失戀的痛楚,是無以言語的。而我在失戀之後,將整顆心都投入到了工作上,希望能借此來排解心中的痛苦和失落感。而老婆就是此時,出現在了我的生命中,讓我重新燃起了愛情的火花,體會到了愛的滋味。
  那年10月,因為部門一同事要隨丈夫出國,公司急需一個頂替她的人。我以為人事部會打出招聘資訊,可還沒等我看到人事部送到應聘者的簡歷,就已經有一個女孩來報到了。事後我知道這個叫曉曉的女孩是分公司某經理的親戚。
  我爸媽是農民,從小爸爸就告訴我,他們除了供我讀書外,沒有任何能力幫我改變命運。我知道他的意思,要擺脫和他一樣的貧困生活,我除了讀書沒有任何出路。於是我努力地學,讀完大學,又讀研究生。當我覺得自己小有成就時,回頭一看,身邊很多從前沒有我讀書好的人,通過關係都有了一份好工作。說心裡話,我打心眼裡瞧不起這類人,我覺得他們就像碩鼠,專偷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包括這個新來的同事曉曉。
  曉曉上班不到一個月,便得到了部門其他幾個同事的好評,他們認為她聰明、漂亮、能幹。其實曉曉每次都能很好地完成我交給她的工作,從這個角度上我是比較欣賞她的,但每想起她開後門進公司,對她的那點好感就沒了。
  那年耶誕節,公司其他部門同事都在商量怎樣出去玩,曉曉也開始張羅著大家如何過這個節日,還嚷著讓我請客。她說大家平時工作比較辛苦,我這個部門主管應該趁這個機會犒勞一下大家才對。當時我正收拾東西準備下班,被她這麼一說反而不好意思走了。剛好這時另幾個同事也跟著曉曉起哄,讓我請客。於是,我就答應大家先去吃飯,然後再去唱歌。
  酒是很容易讓人失去理性和讓人衝動的液體。那天吃飯時,由於大家不停地碰杯,我越喝越興奮,曉曉也開心地和我頻頻乾杯。
  後來在KTV我又喝了很多酒,以至於回家時醉得連路都走不穩了。曉曉看我醉成這樣,便提出打車送我回去。那天真的喝多了,到了我住的樓下,我硬拉著曉曉上樓,在我租住的房子裡,我找出前女友的照片給她看,然後把壓抑在心裡近半年的情感全部宣洩了出來。曉曉不停地安慰我,說著說著,我就抱住她哭了,還一再求她留下來陪我。
 
  第二天早上醒來,看到睡在我身邊的曉曉,猛然記起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心裡一陣恐慌。但我很快調整了自己。搖醒曉曉時,我臉上掛的仍是從前對她的冷漠。然後我們各自收拾一下一起下了樓,我打定主意不和曉曉發展感情。
  在我心裡,我和曉曉是兩類人,她家境好,而我只是個靠自己奮鬥的窮小子,雖然我其他條件還可以,但是家庭負擔太重,爸媽年紀大了,他們都在農村需要我的照顧。從前,我一直認為前女友也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她能理解我,可最終她還是被物質誘惑而離開了我。像曉曉這樣養尊處優的城裡女孩,怎麼可能陪我過窮日子。
  我從沒想過能和曉曉談戀愛,所以這之後面對曉曉的無數次主動,我總是裝作不懂。她加我QQ,每天下班後用QQ約我一起吃飯,我總是找各種理由拒絕她。我寧可讓她把我想成是不負責任的男人,也不想投入感情再受傷害。我以為自己的拒絕會讓曉曉死心,可是她沒有,她說我可以不愛她,但我沒有權力不讓她愛我。我告訴她:"你付出是自己願意的,我不會對你付出什麼。"她說她知道。
  我沒承認曉曉是我女朋友,但她卻進入了我女友的角色。她私配了一把我家的鑰匙,時常過來幫我收拾屋子、洗洗衣服什麼的,而我,只是享受著不用任何付出的愛與照顧。那時我沒意識到,感情會在不知不覺中滋生,愛有時也會變成一種習慣。
  今年6月份的一天,媽媽打電話告訴我,爸爸前幾天突然躺在床上嘴巴歪了,還說不出話來,這樣差不多折騰了半個小時才好。媽媽雖然一再強調爸爸現在沒事了,但我還是讓爸媽第二天坐最早的大巴車過來,好好檢查一下。
  曉曉聽說我爸爸生病的事,前一天就開始找熟人幫忙聯繫醫院,第二天一早她還親自跟我一起陪爸爸去檢查。檢查結果是,爸爸有初期腦血栓,醫生說多虧發現及時。爸爸住了幾天院,這幾天,曉曉跑前跑後地給爸爸媽媽買飯,買水果。媽媽偷偷問我是不是在和曉曉談戀愛,我說不是。媽媽顯得很失望。
  爸爸媽媽回家那天,我發現自己對曉曉的感情發生了變化,如果不是曉曉幫我找到一個好醫生,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而經過曉曉和我父母的這幾天接觸,我能感覺到她對他們是真心的好。那天晚上,我終於對曉曉說出了她等了近兩年的話:"做我女朋友好嗎?"我以為她會很激動,沒想到她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她說其實她來公司的第一天起就喜歡上我了,她覺得我成熟中帶著一點點酷。她說她愛我愛得很平靜,因為我們同居這期間她痛苦過,也動搖過,所以她的激情被我磨滅了。聽了她的話,我感到很內疚。
  我以為傷透的心,再也不會去愛了。我以為,再也不會有人,走進我的心裡。但是她,我的老婆,我心愛的曉曉,讓我哭死的心重新活了過來,讓我體會到了愛情的幸福和快樂。而如今,我已經和她商量好,明年五月就結婚。因為我不想錯過這樣一個女人,一個拿真心和我相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