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醉酒後 女友與哥們兒擁抱在一起

  輝仔端著一杯紅酒,激烈地撞擊了我一下:嘿、嘿,快給我跟上去。指著剛出門口的一個白衣女子。搭訕這種事,輝仔從來都是讓我衝鋒陷陣。
 
  那一瞬間,沒有任何人知道我的內心發生了些什麼。如高漲的潮水,內心竟莫名地湧上一陣欣喜,仿佛被什麼牽引著,一定要去認識認識。如箭離弦,我竟鬼使神差地,放下手中的杯子,迅猛地跟了過去。身後傳來輝仔的打趣的聲音:你就那麼猴急麼,你,你等等我。
  那姑娘站路邊攔車,晚風輕輕地吹拂著她柔美的秀髮。我竟有些如癡如醉。當我還在沉迷於這樣一幅畫面中時,一陣風從後面湧來,只見輝仔從了上去,佯裝著酷酷的表情和富二代的身份,開始和她搭訕。我站在一旁,像跟傻愣傻愣的蘿蔔,什麼也沒說上。
  姑娘倒是留下了一個電話號碼,然後悄然離去。輝仔笑著說,我以為她和別的姑娘不一樣呢,原來都差不多,見錢眼開。說著,就將那張名片隨手一扔,轉身就走了。我偷偷摸摸地撿起地上的名片,看了一眼,原來還是個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