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野餐偷情讓我終身難忘

少婦親述:野餐偷情讓我終身難忘
  我和張強盼望這次出差已經盼了好幾天了,張強是我的上司,這次出差是他一手安排的。
  我一向都會把自己的行蹤告訴我老公。跟誰?到什麼地方?我都會向他報告。因為我最不願看到的事情就是配偶對自己心生懷疑。他算是一個相當穩重又值得信賴的男人,不論是作為我的配偶,或是作為兩個孩子的父親,他都讓人無話可說。我可不願意失去這個配偶。
  但是我也覺得自己的人生需要有點刺激,而現在,這個和我一起坐在車上的張強或許就能給我某些刺激。對我來說,這個張強代表一種挑戰,而且他也極具魅力。我喜歡挑逗他,也喜歡和他調情。我甚至連跟他拌嘴都覺得有趣,事實上,我的確經常故意找他拌嘴。
  而相反地,張強卻從來都不把自己的行蹤向他的配偶報告。他經常和別人一起出差,這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而且老實說,他的配偶似乎也不在乎他出門去幹些什麼,她甚至對張強要出門幾天顯得相當高興。張強心裡暗暗猜測,也許她正在進行一段外遇也不一定。但這對張強來說,也沒什麼了不起。或者可以說,他反而很高興自己的配偶另有外遇,因為這樣也等於批准了他自己的外遇。
  開車到目的地的車程約需兩小時,一路上,張強沉思著他和我之間日漸親密的關係。過去這一年裡,張強和我一直維持著柏拉圖式的感情。他們對彼此已經十分熟悉。比方說,我們都很清楚兩個人永遠都不可能生活在一起。但也正因為這一點,我們反而更感到彼此的吸引力。最近,我們在聊天的時候開始會去觸碰彼此的身體。偶爾,就像今天一樣,我們見面時還會給對方一個友善的親吻。張強相信他和我之間有一種默契,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發生肉體關係的。張強一邊開車,一邊暗中期待著今天就是那種關係的開端。
 
  我們只花了半天就辦完了公事,於是,我們決定帶著食物和飲料去野餐,順便也享受一下難得的自由和天氣。
  車子開到了鄉間,一片片的農田、一叢叢的樹林從他們身邊滑過。我開始不時地戲弄著張強。他一心想要尋找一塊隱蔽的地方。而我則故意假裝不懂他的心意。我不斷向張強指著路旁或是住家附近的空地。那些地方雖然適於野餐,不過除了野餐之外,什麼也不能做。最後,我感覺腹中饑腸轆轆,我想,應該已經把他戲弄夠了。而張強這時指著一塊狹窄隱蔽的空地給我看,我便點點頭表示同意。那塊空地上面堆著一排排剛被割下的乾草。強烈的陽光照耀在草堆上,發出銀綠色的光芒。張強覺得這地方真是完美極了。我也表示對空地滿意。
  我們很快把毯子鋪在了地上,張強想餓狼一樣撲在了我身上,開始撕扯我的衣服,我被他壓的嬌喘連連,很快把衣服就退到了旁邊的草垛上,他開始激吻我的脖子,乳房,小腹,我已經流出了愛的液體,也是他還是不進入,神不知鬼不覺的從包包裡拿出一個震動器,輕輕的放到了我的陰蒂上,突如其來的刺激使的我一下高潮了,我哀求著張強進入,他把按摩器放到了我的體內,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腦袋一片空白還帶著輕微的抽搐,張強看到我的表情,一下子挺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