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風騷姨姐吃春藥誘惑我上床激情

我姨姐和姐夫都結婚六七年了,姐夫比姨姐的好幾歲。也有一個兒子五歲多了,特逗人喜歡。姐夫是個 軍人,在成都當了十幾年的兵,現在是個上尉。他在家的時間很少的。
每年也就是放探親假和逢年過節時候才回來,那時候就是全家團聚的時候,也我姨姐最開心的時候。我 就不同了嘛!我媽在家的時候都是三天兩頭的往他們家跑,更別說現在我媽不在家了啦,幾乎是天天去 ,不用在家做飯那麼麻煩。
那天星期六,我老婆說單位要做半年總結報告,這個禮拜得加班,今天中午就不回來吃飯了,叫我去丈 母娘家吃飯。於是我就坐車來到了岳母家,來給我開沒的是我姨姐,我說“姐,今天沒上班呀?”她說 “是啊!”我說“小琴今天和明天都得加班,我過來蹭飯吃啊!”
她笑了一下“你還蹭得少啊,不過今天中午你得自己做飯了,把媽帶著寶寶回老家看外婆外公去了,我 今天中午有飯局,自己看著辦吧”“唉,我真是衰呀!!沒人要了啦!”姨姐掩嘴小了起來“沒人要, 我要你吧!”我說“好啊,你要了我吧!”
我特喜歡和她開玩笑,她是我們那裡一個高速路收費站的副站長。人挺漂亮的。比我老婆要高點兒。有 一米六八的樣子,看上去端莊賢淑,很有氣質。
這時她白了我一眼說“好啊!我要走了,你在家先把衣服給洗了吧!”“真是狡猾呀!不就是來蹭頓飯 吃嘛!還被拉差!好吧,反正都這樣了,你就走吧,包給我了!記得給我帶瓶好酒回來哦!”她說“行 啊,我走了啊。”
說著就往外走,沒走幾步又回頭對我說“你就把外套給洗了就行了,早上起來遲了,沒忙過來。”我說 “行啦!你就快走吧,就沖那瓶好酒,我全包了,裡裡外外,上上下下,全身包乾行了吧!!”“貧嘴 !”說完就走了。我先來到丈母娘的臥室看了看,沒有衣,可能走前都洗完了的。有來到姨姐的臥室, 看見床上就兩套外套,還好不是很多,我最討厭洗衣服的了。
不過沒辦法呀,誰叫我今天就我一個人有空呢!!於是我走過去拿起衣服就走,在我轉身的時候感覺好 象有東西掉地上了,轉過去一看,原來掉地下的是姨姐的內衣,黑色的奶罩邊上還帶著花紋,白色的全 鏤花三角褲,黑白分明,給視覺一種強烈的反差感。
我想,還看不出來,看上去端莊賢淑的姨姐,還穿這麼性感的內褲,那可是全鏤空的哦,穿在身上那還不得毛都露了出來!想到這裡我的心裡不由得火熱起來,全身的血流加快,都往腦袋上湧。
全身都有一種莫名的衝動。身理上也起了反應。由於這幾天我老婆的列假來了,好幾天都沒嘗腥了。乾脆就地解決一下得了。於是我解開褲子…
床頭上掛著和姨姐夫的結婚照。看上去照片裡比真的人還要美上三分,我故意的忽約了她旁邊的男人, 眼看著照片裡的人,心裡想著她那白皙的身體,修長的雙腿,我的手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感覺全身就快要爆炸了…
這已經是五月末了,天氣比較熱,吃完飯後出了點汗,覺得全身粘乎乎的,就去沖了個澡,把洗衣機裡的衣服拿出來晾起。
兩點多,我就聽到有人在開門,是姨姐回來了。見我在看電視說“中午吃的啥?看我給你帶的好東西喲 !”我說“隨便吃了點兒,也不是太餓。”她來到我旁邊把手裡的包放在茶几上,我打開來看,裡面有 兩合肯德基套餐和一瓶30年的人頭馬。
她正好從臥室裡出來,手裡拿了一件睡裙說道“今天我也沒有吃好,回來的時候順便買了兩份速食。衣 服全都洗了嗎?”我說:“都洗好了,也涼好了,你快去洗吧,我等你一起吃。”這時我好象看到她的 臉紅了一下就轉身洗澡去了。
一會兒她就洗好了出來坐在我旁邊說“你怎麼還沒吃?”我說:“等你唄,你不來我怎麼吃的餓下呀, 我還以為你把我給忘家裡了,要是我餓壞了的話,小心你回來後我被你給吃了!!”
她笑了起來“貧嘴!你還能吧我一個大活人給吃了?小心你姐夫回來給你算帳!”說著她就起身去拿了 兩個杯子來到上紅酒,我倆就著速食你一杯我一杯的差不多喝了半瓶,她的臉都有點紅了,鼻尖上也起 了汗珠。說道“你還喝嗎?我可不能喝了,要不然就醉了。”
我說:“你不喝,我也不喝了,要是我一個人喝醉了,一會兒你占我便宜怎麼辦?”她白了我一眼“我 們家怎麼就你這麼貧呢!!”可能是喝了酒口都比較幹的原因吧,她走過去拿起我加了藥的涼白開一口 氣就喝了個精光。我看到這裡,心裡就別提有多激動了,就差沒立即就沖過去了。
她說:“你看會兒電視吧,我要去睡會兒午覺。給小琴打個電話,讓她晚上過來吃晚飯吧。”我說:“ 好啊”她進到臥室順手把門給帶上了,就我一個人在客廳裡看電視。
大概過了有20分鐘的樣子,我悄悄來到她臥室門口,聽見裡面不時的傳出一個又一個短促的音節“噢… 哦…喔…”雖然她極力的壓抑著聲音,可我還是能聽到,我知道時候差不多了,錯過個村可就沒這個店 了。
於是我就推門進去,正看見她躺在床上平伸著兩條腿,微微的張開著,一隻手正蓋在私處,不停的來回動著。聽到我開門的聲音,她慌忙的把手拿開並把睡裙拉了下來…
我假裝著急的說道:“姐!!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呀,要不要去一下醫院??”我邊說邊來到床邊坐了 下來。
她說:“我沒事!一會兒就會好的。”我把手伸到她的臉上說:“你的臉好紅哦,還發燙呢,還是看看 吧!怎麼你的腿和胳膊都這麼紅呢?”我邊說邊用手在她的胳膊和小腿上來回的撫摩。我明顯的感覺到她在我的撫摩下全身都在顫抖,在抽搐,體溫也在持續的高漲。
她用很小的聲音說:“你是不是喜歡我?”我說“當然了,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你是這麼的漂亮,還是我姐。” 她的眼裡含著一種動人心魄的水光說:“你是不是在早先的開水里加了什麼東西?”我見她什麼都明白 了,我也就放開了…
事後我們就這樣相擁著,聊了一陣我姐夫的事,我知道她是被我給征服了,以後予取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