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馬上要當新娘了可我愛上別的男人

馬上要當新娘了可我愛上別的男人
  婚紗都買了
  我卻仍奢望夢中走來的愛情
要當新娘卻愛上別的男人
  精彩導讀:對於昱,鄧夢佳是真的喜歡他,但是他卻讓她看不到未來;對於賢哥,她媽媽說,嫁人就嫁他那樣的男人,踏實忠厚好過日子。鄧夢佳真是不知如何取捨……
  印象:在網上她用焦急的口吻問我:“我馬上要當新娘了,可我愛上別的男人,怎麼辦呀?”舉棋不定,思緒紛亂,她迫切需要傾訴。正當她準備開講時,突然發來一句:“啊!對不起!他來了!我下了,他要陪我去買結婚禮服。”於是,講述只好換了個時間。
  圖/談芳波
  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我隨媽媽改嫁。為了在生活中減少磨擦少些矛盾,媽媽總是對我很嚴格,所以我從小習慣了有什麼心思總是悶在心裡,一些想法不管是好是壞,都在心裡自生自滅。為了學會討周圍的人喜歡,我會按照媽媽教我的方式方法去做,所以我比較早熟。
  大專畢業後,我就去了深圳打工。經過公司一個多月的培訓後,我被分到業務部。我的上司叫李南,他是從河北農村走出來的,比我大四歲,在我眼裡這麼年輕就幹到中層領導人的位置還是很不錯的。
  剛參加工作,很興奮,有時有些調皮的舉動,但李南都能包容我。有兩次工作失誤,都夠得上受處罰了,但他都避開人們,單獨地警告了我,讓我務必改正。為此,我對他心存感激。不知不覺中,我們倆走近了。同是異鄉客,他又格外照顧我,我就跟他好了起來。
  起初,家裡人都不同意,因為他家條件不好,又離我們武漢很遠。可我第一次違背媽媽的意願,自己作了一次主。
  後來公司搬到了南京,我們又一起隨公司遷居了。生活上他的確像個大哥哥護著我,但後來發現他是說得多而好,卻做得少而差。他說:“我一定要快點買房,不能讓你居無定所地跟著我。”每次我問他,他總會說出這樣那樣的計畫,但從來沒有實現過,哪怕是一個小小的計畫。幾年下來,他工資雖然不算低,但卻沒什麼積蓄,房子是一個平方也未見著。自己不謀將來不說,反而阻止我進步。我不滿足於工作狀態,想換個工作,他拚力反對;我想繼續考試,他就專幹扯後腿的事。其實,我知道他是擔心我離開了他。平時,我跟誰打個電話發個短信,他都要一一過問。幾年了,我都按他的意見辦事,結果看不到一點未來生活的影子。弄得我總在一些關鍵性的大事上,要處處將就他、遷就他、滿足他。回頭一看,啊!五年了,年齡逼近結婚了,但生活卻還在原地踏步。我突然覺得好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