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185的蠱惑  

185的蠱惑   

 

過了一個漫長的暑假,新的一學期開始了。  提著三大包的行李,雖然腳步沈重,心情卻很輕鬆。今天,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開始,因為,今天是我唸研究所的第一天。我興奮地三步併做兩步向著男研究生宿舍走了過去。  我考上的這所大學位在南臺灣的一個小鄉鎮裡,硬體設備堪稱冠於全台,研究生宿舍就更不用說了!兩人一間套房式的格局,環境清新優雅,從窗戶望過去,還可以一覽無遺地看到整個學校的運動場,天氣好一點時還可以看到遠處的青山綿延。光看外表,一點也不會覺得這是學生宿舍,倒有幾分像度假山莊。  領了鑰匙,開了房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左一右靠牆的兩張床,床尾各有一張L形的大書桌,不過,右半邊的書桌上已經擺滿了東西,想必是我的室友已經先進住了!沒差,反正左右邊差不多,稍做休息後,我開始整理我的東西。  大概是因為我的行李還不算多的關係,不到一小時我就整理地差不多了!室友一直沒有回來,一個人待在寢室還真是有點無聊。嗯...來翻翻室友的東西好了,心裡想著反正我又不偷又不搶的,翻翻應該沒有什麼關係吧!  他衣櫃裡的衣服有百分之八十都是運動服,看size可以推斷這個人大概是個彪形大漢,衣櫃旁那一排像是巨人在穿的運動鞋更加證明了我的推論。衣櫃裡除了衣服,還有羽球拍、網球拍、桌球拍和一顆排球,看樣子似乎是個運動健將。他的內褲花樣繁多,舉凡豹皮樣式的、子彈的、比堅尼的都有。輕撫著他的內褲,我不由得開始幻想,他正穿著它們時那英挺的模樣,雖然我還不知道他是誰。  他的桌上因堆滿了東西而顯得相當地凌亂,發票、零錢、原子筆丟得到處都是,我翻攪著他那亂七八糟的抽屜,試圖想找到他的證件或者是照片好讓我滿足我對他長相的好奇心,不過,翻了半天,除了一顆印章我比較有興趣外,其餘的對我來說都只是一堆沒有用的東西。  印章上面刻著「陳冠中」三個字,沒有意外的話,這應該就是他的名字了吧!『陳冠中...』我低聲唸著,挺男性化的名字,嗯!我喜歡!  窗戶外傳來了學生們打籃球的吆喝聲,順著窗戶看了過去,有幾個身材不錯的男生正裸著上身玩起三對三鬥牛來,想想自己,也好久沒打籃球了吧!一起去玩玩好了,要不然待在寢室也挺悶的!  整個球場大約有二十幾個學生在打球,最吸引我目光的不外乎是那個脖子上戴著金項鍊的帥哥了。像吉田榮作般的直髮、英氣迸發的五官、古銅健康的膚色、高挑結實的身材,再搭配著流暢的運球動作和優越的射籃準頭,這個帥哥簡直完美到了極點。  球場上其中一個同學提議打半場play,就在眾人沒有異議下,場上的六個人開始分隊,三個人一隊剛好可以分成兩隊。那位帥哥跟我分別屬於不同隊,這樣的情形正中我下懷,開打後,我主動地挑了那位帥哥來防守!說老實話,他那185公分的身材對我這178的人來說,要防守他稍嫌吃力了點,但是憑借著我大學好歹也是系隊的身手,他也佔不到什麼便宜。  經過一番廝殺後,五比三,我隊落後。這一球千萬不能讓他們得手,否則我隊就要輸了。我聚精會神地盯著他,他那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散射出咄咄逼人的光芒,兩道濃眉全神貫注地蹙在一起,棕色泛著水光的肌肉緊張著,離兩步之遙,與我對峙。他作勢運球,我低身防禦。不料,一個假動作,他突然運球直衝籃底下,我奮不顧身在他上籃的同時躍起防守,一個重心不穩,被他猛烈地撞擊後,我整個人重重地摔到地上。  『噢....』我痛得幾乎叫出聲音來。  『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有沒有怎樣?』那位帥哥滿臉歉意地走過來道歉。  『喔!沒關係!我沒事!只是手肘有點痛而已!』我強忍痛楚地說。  『來!我看看...喔!你手都擦破皮了!』  『這不要緊,等一下我去用水沖一沖就好!』我起身欲往洗手間。  『對不起喔!你真的不要緊?還是我帶你到保健室看看?』帥哥關心地問我。  『不用了,小傷而已,你們繼續玩吧!我先回去了!』  我一臉痛苦地離開了球場,搞什麼啊?第一天來就碰上這種衰事!還好沒骨折,不過,這一下我可摔得不輕,關節那邊鐵定瘀青的。回頭看著那位只穿著一條運動短褲的帥哥,他大概因為覺得愧疚的關係,一直往我這方向望過來。我回給他一個苦笑後,依依不捨地往洗手間走去。撇開他撞我這回事不說,他給我的印象還算不錯!我想,我一定還會再來球場跟他一起打球的!  在洗手間裡沖完傷口後,我又繞回去球場想再多看看那位帥哥幾眼,不料,才幾分鐘的光景,球場上已無那位帥哥的蹤影。我有點失望地踱回宿舍。  走到門口,正準備掏出鑰匙之際,突然發現,房裡有音樂聲傳來,想必是我那未曾謀面的室友回來了。想好了等一下要怎麼開口跟他打招呼後,我懷著一顆忐忑的心,開門走了進去。  一個高大修長的身影背對著我,正在脫著上衣,他的背影,似曾相識,好像在哪裡看過,只是...,一時間想不起來。  『哈囉!同學!你總算回來了!』我先聲奪人地跟他打了招呼。  他慢條斯理地回過頭來,我本想接下去自我介紹的一段話卻在這剎那全哽在喉間,只是驚訝地望著他,而他顯然也吃了一驚,眼睛跟嘴巴都張得大大地看著我。  竟然是他!剛剛在籃球場上撞得我人仰馬翻的那位帥哥。  『是你...?』他有點不知所措地說著。『是啊!好巧...!你也是住這一間的?』『對啊!我前天就來報到了!你一定剛剛才來吧?』『嗯!對啊!沒想到我的室友就是你!』『呵!有緣吧!喔!對了!你的傷沒怎樣吧?』『還好!剛剛去沖了一下,有比較不痛了!只要不去碰就不會痛!』『喔!那就好!你怎麼稱呼?』『李志宏,木子李,志氣的志,宏是寶蓋宏!你咧?』『我叫陳冠中,耳東陳,冠軍的冠,中間的中!』果然,那印章是他的,我沒猜錯!但我萬萬沒想到的是,他會是這麼樣的一個帥哥,大概是我上輩子燒好香吧,一想到往後的日子裡要跟這誘人的帥哥共同生活,心中就有一股莫名的興奮。  也許是太驚訝的關係,我到現在才發現他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條紅色的內褲,看著他結實的軀體跟褲檔那一大包的凸起,我耳根一陣熱。他也發覺到自己似乎穿太少了,便將剛剛脫掉還拿在手上的衣服稍微遮住他的重點部位,並向浴室走了過去。  『這樣好了,我先洗個澡,待會一起吃晚飯吧!我請客!算是向你賠罪,順便慶祝我們的認識!如何?』他笑著說。  『好啊!賠罪不敢當,不過你請客倒是沒問題!』我笑咪咪地回應他。  看他燦爛地笑著走進浴室,我也忘記了剛剛才摔傷的痛楚,心裡泛著一股甜蜜的感覺;腦海裡還在回想著他剛剛幾乎全裸的誘人胴體。半小時後,他騎著他的FZR載我到學校附近的一家小吃店,叫了兩盤水餃、幾盤小菜和半打啤酒後,我們開始對酌起來。『你也是財金所的?』他問。『對啊!不過我大學時不是唸財金,是唸企管!』『我大學時也不是唸財金啊!我唸的是統計,但是覺得以後出路可能不太好,就轉行報考財金了!』  『原來是這樣,你大學唸哪?』  『喔!我成大的,你呢?』  『我唸中興法商,你知道嗎?我們學校看起來真像是一所小學,光你們學校一個光復校區就比我們全校面積還要大了!』  『哦?你來過我們學校啊?要不然怎麼知道我們學校有光復校區?』  『當然,我臺南人啊!我家離成大才五分鐘車程!』  『呵...,真的啊!我是屏東人,老家在佳冬,你聽過嗎?』  『嗯!聽過!難怪你曬得那麼黑,印象中屏東人好像都滿黑的!』  我跟他,就像打開了話匣子般,聊得很投機,對他那股陌生的感覺,也在一句又一句的對話中,漸漸地消弭於無形。在酒足飯飽後,我跟他有說有笑地離開了小吃店。酒量不好的我,一路只有靠在他肩上睡覺的份,半醉半醒之間,只知道他把我扶回宿舍床上,接下來就迷迷糊糊地睡死了過去。  倏地醒來,看看手錶,午夜兩點三十五分。  電風扇嘎嘎地響著,一大片銀白的月光透過窗戶,射入室內。  酒精作祟,頭還隱隱作痛著。大概剛剛酒喝多了,有點尿意。  起身欲小解,突然瞥見對面床上的冠中,也許是因為天氣熱吧!他只穿了一件又小又緊的內褲就睡了,涼絲被被他踢到牆邊。面對眼前這性感的男體,我的慾望一絲一絲地被挑起,睡意一時間全無。躡手躡腳地蹭至他的床邊,靜靜地端視他那具如雕像般完美的赤裸身軀。在一室微弱的流光下,映著誘惑人的古銅色。  洋溢著年輕活力的直髮,隨風扇所送出的微風緩緩飄著。兩道濃眉深深地刻劃在緊閉的雙眼上方,一個英挺的鼻再配上兩片磚紅色性感的唇,拼湊成了一張完美無暇的臉。  順著脖子往下看,是他那寬闊厚實的肩,很優美的弧形,微微聳起兩根鎖骨。胸部踏踏實實地如溝渠般分出兩大塊堅實的胸肌,伴隨他深沈的鼻息,規律地起伏著。腹部的構成又彷若經過米開朗基羅的巧手精雕過地展現出六塊稜線清楚的腹肌。均勻修長的雙腿,散發出惹火的騷動律感,手臂渾厚的角肌,凹凸有致地顯現出強健和力量。  『喂!冠中...冠中...』我壓低聲調試探性地喊了他兩聲,沒有反應。  我又用手輕推了一下他的臂膀,還是依然毫無動靜,大概是下午打球打得太累,晚上又喝了酒的關係,睡得很沉。   一股想要犯罪的念頭油然自心底升起,體內的慾火強烈地慫恿著我,這麼俊帥的男子赤裸著結實的上身躺在眼前,對我來說,是致命的吸引力。  實在按耐不住....好想摸一下!一下就好。手悄悄地伸出去。  萬一他醒了...不會吧,他睡得好熟。............還是不敢。  一隻手顫顫巍巍地懸在半空中,如箭在弦。一下就好。真的,一下就好。  深呼吸一口後,慢慢地用手掌輕輕蓋上他一邊的胸膛,輕得不著一點力量,一種肌膚相觸的奇特感應沿著指尖直竄我噗噗狂跳的心口。我淌著汗的手,隨著他的呼吸一起一伏,一起一伏...清楚地感受到他那規律的心跳和暖暖的體溫。我輕移著僵硬的手,沿著肌肉凸起的弧形滑動,手指在他光滑緊繃的年輕肉體上巡行,緩緩地撫著肩和臂肌,又回轉到胸際,輕巧地滑過他那六塊堅實的腹肌,漸漸地往下腹延伸。望著冠中身上唯一包著衣物的部位,在睡夢中,他的下體漲滿而勃硬,把白色緊身內褲撐得鼓鼓高高的,盯著那堅挺的突起,我感覺自己體內有一股熱潮正在慢慢擴張,連呼吸心跳也更急促了些。這昇起的熱燙感覺再也無法抵擋我原已蠢蠢欲動的左手,冷不猝防的五指,滿懷緊張地伸向他內褲外側。  小心翼翼地撐起他內褲上方的鬆緊帶,再慢慢地將他的褲頭往下拉,一根碩大的陽具便直挺挺地在我眼前。微微往上揚的弧形、飽滿的龜頭、傲人的長度和那頗具份量的莖幹,簡直是完美的藝術傑作。他的陰莖因勃起而微微顫動著,我不禁把我的臉往他的下部靠了過去。我想看個仔細。  他青筋暴突的陰莖在窗外薄弱的月光照映下顯得格外硬挺,散發出來的雄性特有之體味,慫恿著我漸失的理智,刺激著我勃起的性慾,不聽使喚的手,像初習電腦者輕觸字鍵一般,在他亢奮的陽具上輕輕游移。  他始終沒有睜開眼睛,不知道他在下意識裡是否感覺得到,他發熱的下體正和另一個男人的手指因觸摸而引發一場電流的磁波交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見他一絲一毫都沒有感覺,我內心中交雜著興奮和緊張,膽子也慢慢大了起來,嘴巴緩緩湊近他的下體,慢慢地將他的陰莖整根含了下去。  他的陰莖強烈地在我嘴裡收縮了一下,似乎變得比剛才更硬了些,我的舌頭順著他的龜頭曲線挑逗地來回蠕動著,而他的陰莖也因而不時地顫動著,我愈含愈深,他也愈來愈堅硬,我的心跳開始加速得有點不規律,嘴巴的動作也愈發激烈。  突然間,他身體顫了一下,我連忙停止一切的動作飛奔回自己床上假寐,只見他慵懶地翻個身,囁嚅了幾聲,又睡了過去。  我被他突來的動作嚇了一大跳,在床上拼命地吁著氣,冷汗冒了我一身。在驚魂甫定後,我無力地癱在床上,回想著剛剛激情的種種,緊張的情緒一直無法紓解。  他應該沒發現吧﹖  他只不過是翻個身而已吧﹖  他會不會已經知道了﹖  ..............  一連串的問號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經過這番折騰,我已經沒有勇氣再去碰他,起身小解後,懷著一顆忐忑的心,不安地嘗試著入睡,卻怎麼也睡不著!就這樣一直持續到早上五點半,才不敵疲累的身軀而沈沈睡去。  睡到隔天下午一點多我才緩緩醒來,一起床,便看見冠中笑瞇瞇地坐在椅子上望著我。『起床啦﹖真是豬喔!睡到現在!』冠中揶揄我。 『昨天喝酒了嘛.......』我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腦中還想著昨晚那件事。 『睡得好不好啊﹖』 『還好....』我胡謅了一句。實際上是一點都不好!『我幫你買了便當了,快起來吃吧!』『謝啦!多少錢﹖』『三百!』他不正經地說著。『包括外送服務費!』『你搶錢啊﹖那我不吃了!』『好啦好啦!蓋你的啦!50而已啦!嘻...』看他那開開心心的樣子,八成是不知道昨晚我對他做的事,心裡一顆大石頭總算是放了下來!我對他笑了笑,下床滿心歡喜地吃起他買來的便當。之後,我們過了兩個多月平安無事的日子,對他的愛戀一天一天增加,但是我卻沒有再對他做過類似第一天晚上那樣踰矩的舉動,唯一比較瘋狂的,就是有時會趁著他不在的時候,偷拿他的內褲自慰,聞著他穿過的內褲,我會有一股強烈的滿足感,用他的內褲包著我的老二手淫,更是一大刺激。  期中考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了。  一晚,我倆正埋首苦讀明天一早要考的投資學,時間已是午夜兩點,他還沒有要就寢的打算,不過我已昏昏欲睡。  『喂!那麼用功幹嘛﹖要考一百分啊﹖』我半闔著眼問他。  『什麼一百分﹖再不唸就零分了!這一科我最爛,多唸點比較保險!』  『喔!那你繼續加油!我不行了!我要先睡了!晚安..』  我平常就不習慣熬夜,因為我知道我要是熬夜隔天考試時一定打瞌睡。看著他用功的背影,已呈半昏迷狀態的我,很快就進入夢鄉。  睡了沒多久,我因一個惡夢而驚醒了過來,等神智稍微回復了之後,發覺冠中已經不在書桌前,整個寢室只剩下他桌上的日光燈還亮著,但卻沒有看到他的人影。『大概是出去買宵夜吃了吧!』我搔搔頭,起身打算關掉他的日光燈好讓自己好睡一點,卻發現他的桌上除了投資學課本外,還有一本沒有閤上的花花公子,內頁上的裸女栩栩如生地用嫵媚的眼神望著我。  我突然會意了過來,朝門口旁的浴室望了過去,只見浴室門緊閉,裡頭暈黃的燈光經由門下的氣窗透了出來,想必冠中在裡面。我悄悄地踱了過去,依稀可以聽到從浴室裡傳來幾聲男人深沈的喘息,為了滿足我的好奇心,我一不做二不休地乾脆蹲在氣窗前窺視浴室裡的動靜。  冠中全裸靠在浴室的牆上,全身的肌肉緊張著,右手握住他早已昂揚聳立的陰莖,,一前一後忘情地搓動著,左手則在渾厚的胸膛上揉捏他硬挺的乳頭,他的頭稍稍往後仰,雙眼緊閉地享受著下體傳來的快感,性感的嘴微微張開,低沈地吐納著因興奮而發出的狂野喘氣聲,古銅色的肌膚在浴室的流光照耀下顯得特別的誘人。  與他僅僅一門之隔的我,在氣窗前看得激情難抑,任憑自己沈浸在感官的亢奮中,早已忘了明天還有什麼投資學的考試。我雪亮的雙眼連一下都捨不得眨,嘴裡因飢渴而不斷地吞嚥口水。下體漲得難受,更因偷窺的慄動興奮而心跳急遽,就連血液循環也快得無法掌握。  門內的他漸漸加快了動作,右手更加激烈地抽送著,呼吸聲變得愈發急促,突然,他低吼了一聲,身體激烈地抖動著,一道道乳白色黏稠的液體自他的龜頭激射而出,噴噴濺在浴室地板上,因強烈痙攣引發的陣陣呻吟迴盪在浴室中,舒暢滿足的表情充份溢滿在他年輕酷帥的臉上。  隨後,他抽了幾張衛生紙,開始整理激情後的殘渣,我意猶未盡地蹭回床上裝睡,腦子裡滿是剛剛他手淫時狂野激昂的畫面,心情久久無法平復。  五分鐘後,他緩緩走出浴室,若無其事地走至書桌前,將那本花花公子收好,日光燈關掉,大剌剌地躺在床上,不久即沈沈睡去。看樣子他根本不知道我方才有醒來,更不知道他在浴室裡的動作已被我全程窺視。  一股慾火燒得我無法入睡,小弟弟在棉被裡漲得難受,翻來覆去之際,才驚覺我的內褲早已濕了一片,起身欲至浴室沖洗,不經意發現到垃圾桶裡的衛生紙似乎是剛剛冠中所留下的,內心起了一陣悸動。      從垃圾桶裡撿起了那一團沾有黏液的衛生紙,湊進鼻子聞了聞,沒錯!這是男人精液的味道,想必是剛剛冠中用來擦拭精液用的。雄性特殊的氣味刺激著我每一吋嗅覺神經,我再也克制不住體內那萬頭鑽動的精蟲慫恿,一邊嗅著那團衛生紙一邊手淫了起來,衛生紙上的精液還是熱騰騰的,我激動地忍不住用舌頭去舔舐那火熱的液體,腦海中不斷地想著剛剛也在這裡自慰的冠中那誘人的姿勢和那結實的軀體,一種無法言喻的沸騰從下體泛了上來,右手不自覺地加重加速,在一陣酥麻後,滾燙的精液倏然噴出,噴在左手那團沾滿冠中精液的衛生紙上,兩人的精液融合了,溫溫熱熱地沾了滿手。隔天的考試,我還是睡了半節課...。  期中考過後,我回臺南老家一趟,其實不太想回臺南的,只是表姊剛好選在這時候結婚,不回去幫忙有點說不過去,畢竟我們之間感情從小到大就一直很好。  然而,參加喜宴的感覺簡直是糟透了,面對親友熱情的詢問,我一時間無法應付。  『志宏啊,長這麼大了有沒有女朋友啊﹖』  『沒有啊﹖怎麼這麼遜﹖人家三姨媽的兒子大一就在交啦!』  『志宏啊,你表姊後就該你囉!阿嬤等著喝你的喜酒喔!』  『志宏啊!什麼時候讓你爸爸當阿公啊﹖』  一連串的攻勢轟得我胃口全無,只能陪著苦笑,散席回家後,藉口還有報告要交,便連夜簪星插月地趕回學校。在校門口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兩瓶啤酒後,一個人慢慢地踱回宿舍。一路上邊走邊喝,我想借酒澆愁。  一進寢室後,赫然發現冠中一私不掛地裸睡著,他大概不知道我要提早兩天回來吧,所以才敢這麼明目張膽地裸睡。將行李甩在床上後,我靜靜地坐在他的床旁凝視著他性感陽剛的裸體。  睡夢中的他,陰莖不安分地挺立著,近乎七吋的陽具,看得我心裡癢癢的。來學校第一天晚上所發生的事又在腦中浮現。  他的肉體,在窗外微醺的月光照耀下發著誘人的亮光,挺起的胸膛,紮實的腹肌,剛勁的雙腿,真是動人的青春之軀,像宿醉般地奔放出令人渾然欲醉的混沌之光。  也許是酒精的效用發作,我的膽子瞬間壯大了不少,情不自禁地將頭挪近他的下部,握著他堅硬的陰莖便開始吸吮了起來,深深地含進喉嚨,再緩緩地順著往上舔,我可以明顯地感受到他的陽具在我嘴裡亢奮地顫動著,而我的心跳加速得有點不規律。  『喔....好爽....』一個低沈的聲音劃破滿室寂靜的氣氛。  我心裡頭一驚,抬頭倉皇地望著冠中。一點聲音也不敢吭。我的耳根一陣熱,心裡頭卻一陣涼,像個做錯事的小孩般等著挨冠中的怒罵。這次真的被他發現了!『你的技巧真不錯,弄得我好爽!』冠中睜開眼睛對我說著,竟然沒有一點生氣的意思,只是靜靜地看著床沿驚慌失措的我。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剛剛喝了點酒!所以...』我連忙跟他道歉,聲音有點顫抖,支支吾吾地企圖把罪過全部推到那兩灌啤酒上頭。  『沒關係,我不會怎樣!你想不想繼續弄﹖』他不但不責怪我還希望我繼續!  『........』我倒吸了一口氣,不敢說話。  『好啦!你真得弄得我好舒服!我好想再爽一下!好不好﹖』他溫柔地蠱惑著我。  他的話讓我的心智更加紊亂,心裡奔騰著幾乎無法克制的性慾,終於,我仍是抵擋不過性的語言帶來的狂亂心思,一逕把頭埋入他的跨下。  我肆無忌憚地吞吐著,一次比一次含得更深更緊,他一臉愉悅的表情,靜靜地享受著下體所傳來的陣陣快感,在我手口並用下,他不禁悶聲地低沈呻吟著。聽他的喘息聲,我知道,他很激越。  聽他愈來愈激昂的喘息,我也愈發賣力地吸吮著,我的舌頭在他的龜頭上恣意地挑逗,一次又一次地衝擊著他的感官神經,他興奮地整個身體弓了起來,臀部更是配合著我嘴巴的律動而一上一下地附和著。  『喔....爽....靠!....真爽....』他不斷發出亢奮的囈語。  『喔....真的好爽....我快受不了了....你可以停了!』  我不理會他的要求,反而更加快速度,舌頭在他早已完全勃起的陰莖上快速地游移,雙手也不停地一邊柔捏著他堅挺的乳頭,一邊緊緊地握著他的陽具抽送著。  『啊....快不行了....快停!....喔....快出來了....喔....要射了....啊....』  一陣熱流激射在我的嘴裡,碩大的陰莖激烈地收縮跳動著,他激情狂野地呻吟,全身的肌肉緊張著。我的舌頭可以明顯感應到他射精時雄勁的力道,紮紮實實地濺滿我整個口腔。『你把它吞了﹖』他喘著氣問我。『嗯....』『味道怎樣﹖』『很有男人味....』  『你技巧真的好棒!』  『謝謝....想不想再來一次﹖』我調皮地問他!  『不行了....先睡吧....』他摟著我躺了下去。  躺在他的臂彎裡,突然有一股幸福的感覺。閉上眼,將手放在他崢嶸的胸肌上,我要好好享受這一刻。  『冠中...我喜歡你....』我小聲地說著,嘴角揚起一絲甜蜜的微笑。便在他懷裡沈沈地睡去。  在往後的日子裡,我們繼續維持著超乎友誼的親密關係,在每個慾火難耐的夜晚玩著禁忌的遊戲,唸研究所的日子,也因為有了他而變得更加地多彩多姿。  原來,同性與同性間的性行為也可以這麼樣的理所當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