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30歲女人最易婚外情 51%丈夫不知

30歲女人最易婚外情 51%丈夫不知
調查結果表明:94%以上的女性認為性生活在婚姻生活中是重要的或非常重要的,她們還是具有正常的性需求的。只不過能不能得到性的滿足那可就要看“命運”了,是否真的“嫁得好”。那次調查的結果表明:只有20%的女性對性生活非常滿意,而25%的女性聲稱不滿意或非常不滿意,其餘55%比較滿意。而據國內另一份權威調查報告顯示,我國有62.8%的女性只有1個性夥伴,有“2-3個”的29.1%,有“3個以上”的9.1%。也就是說約40%的女性有婚外性行為。由於受傳統文化的影響,中國女性婚外性行為比例遠遠低於西方國家,如美國高達66%,而法國不忠的妻子竟高達87%。當然,不滿意的不一定就會紅杏出牆,而紅杏出牆者也不一定不滿意。
婚外性行為也稱“婚外情”,是相對於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而言的,一夫一妻不應該等於伴侶唯一。從理論上說,當然應該竭力避免婚外性行為的發生,因為它與美滿和諧的婚姻和家庭是格格不入的,它不僅可能導致夫妻感情的破裂、婚姻家庭的解體、而且給孩子的成長和社會秩序造成一定的危害。婚外性行為,從人類性生理、性心理需求和人性的角度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是不可避免和無法根絕的現象。奇怪的是男人千方百計在尋找婚外情,卻極力禁止妻子與他人有染,而且大多數社會對男人婚外性行為的寬容要超過對女性的寬容程度(克林頓和萊溫斯基案例外)。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或一部法律能夠完全有效禁止人們的婚外性行為。所以隨著現代“人權”概念的出現,許多國家的法律法規更加人性化,對於雙方自願的婚外性行為越來越寬容,包括中國法律已經取消了“通姦罪”。
從女性角度分析,發生婚外性行為的原因多多。從大環境說:人口空前大流動,社交範圍虛擬性擴大;上下班時間彈性增加,手機、電腦和網路的迅速普及;媒體和社會輿論充斥著各色各樣的性的信息;各種潛規則盛行,使性成了通行證和門票;性消費意識彌漫,性可以生財也可以化權,僅僅通過婚外性就可以輕輕鬆松地獲得社會地位和金錢,可謂誘惑多多。
另外從小環境(包括我們的臨床實踐)說:遇人不淑是很重要的原因,丈夫整天拈花惹草,妻子自覺或不自覺地要“以牙還牙”報復一把,以懲罰對方。性饑渴無疑是非常重要的原因:有的男人一生像道學家般排斥性(比如一位中學校長公開說人不能不如畜生,動物一年也才發情一兩次呀);有的男人身體不濟(比如一位男子得了睾丸精原細胞癌,切了一個,只剩一個,雖然不至於影響功能,可是心理陰影卻揮之不去);男女方沒有明顯原因卻存在明顯個體差異;當然不饑渴也不一定就沒有婚外性行為,因為它常常帶來新的、更愉悅的性體驗,使她們得到前所未有的性滿足,看到了天外有天,甚至樂此不疲;紅杏出牆當然也可能僅僅是為了填補感情的空虛,最終卻成為性享樂的新源泉。當然不排除配偶長期兩地分局,一方或者自己有出差休假的機會而遭遇豔情;而有的家庭對性的觀念更加開放,甚至相約相伴一起出去交友或有各自的自由度,其樂也融融。
據調查顯示,在已經發生婚外情的女性中,丈夫全然不知的51%。有的女人在獲得婚外性行為後,反而由於自責心而對丈夫更加溫柔體貼,夫妻生活也更和諧。女性發生婚外性行為在20多歲、30多歲和40多歲時的累計發生率分別為7%、16%和26%。女性婚外情危險年齡是30歲,高峰年齡是36歲—40歲。按婚齡算,也恰是人們常說的“七年之癢”,實際上可能還在提前。不知道這究竟是文明進步還是道德下海?確實讓人困惑,因為科學研究和無情而殘酷的事實表明,人類越來越隨意的性行為成為性病、愛滋病傳播蔓延的重要途徑,也可能帶來社會犯罪(主要是情殺之類等問題)和給青少年帶來種種消極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