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中國功夫不再天下無敵

「以前散打是打不過泰拳的,那些人真用膝蓋!(我們)根本扛不住。散打王爭霸賽那時候才打了兩三年,我們再遇泰拳的時候,不帶護具也能打了。」說起胎死腹中的中國功夫改革,國家隊散打隊的隊員個個顯得都很鬱悶。

據國際武術搏擊總會會長李泰良先生回憶說,上世紀70年代,中國武術去日本進行文化交流時,日本人提出要咱們和他們的搏擊門派打打看。

中國的套路選手沒有實戰,只能表演,於是當時的場景很尷尬。一直到了80年代,國內才試著搞散打的體育科研項目。關於中國散打,其摔、打、踢的技法綜合了很多門派的實用招數,而且很多招式也非常具有觀賞性,中國武術界也一直希望將它推向世界。

有著「美國鐵拳」之稱的羅伯特也告訴記者,儘管在他所在的武術圈裡很多人都會選擇跆拳道作為入門功夫,但他個人還是偏愛散打。前段時間從國家武術運動管理中心傳出的消息是,武術已被確定為北京奧運會特設項目。還有消息稱,奧組委正在全力以赴做國際奧委會的工作,為武術套路和散打項目爭取待遇。

「最好是和其他28項一個待遇,如果不計算金牌,最起碼也讓住進奧運村啊!」藉著奧運東風,國家武術運動管理中心已經閃電選拔選手,於春節後組建了國家武術散打集訓隊和國家武術套路集訓隊,備戰08奧運。結束語

國家武術運動管理中心主任王莜麟坦言,散打是通過不斷對外交流提高的,今年底,中國功夫還要與泰拳在廣州進行一場較量。散打現在急需產生出一個殺手鐧。

一個俄羅斯人打敗眾多中國頂尖散打高手,踢館成功,讓中國武術界驚訝,也讓很多中國人開始重新專注「中國功夫是否天下第一」的老話題。

前日在重慶結束的首屆武術搏擊爭霸賽上,不論是中國武協官員、各級裁判和國家散打隊選手,都對這個說法表示驚訝,「什麼?可千萬不能這麼說!」

國際武術搏擊總會會長李泰良先生嚴肅地說:「中國散打這幾年確實進步很大,但全世界的搏擊門派成千上萬,我們和很多搏擊種類都沒有交流。即使戰勝對手也不能說是這門功夫戰勝了那種功夫,武術,人的因素太大了。」

如果你看過俄羅斯散手王姆斯里穆在首屆國際武術搏擊賽80公斤級的決賽的表現,你就不會驚訝於這個俄羅斯人最終加冕「超霸王中王」。在重慶,姆斯里穆在無差別的對決中連砍兩名中國散打頂尖高手,一夜間成了威震中國武術界的頭號公敵。

前日的比賽結束後,俄羅斯散手王接受了本報記者的採訪,他表示,自己從小就喜歡搏擊,於是進入了當地一所武術學校,而自己的恩師也對中國功夫非常著迷。姆斯里穆於是開始練習散打,當然,俄羅斯的武術學校還教授歐洲流行的角技,這是種摔跤技巧。

勤奮的姆斯里穆還練習過空手道、截拳道……凡是他覺得有用的技法,他都有涉及。「我一直都練的是散打,我教練古辛1991年到北京進修過,我敢打賭,他是全歐洲最專業的散打教練。」

主練散打的姆斯里穆很快打遍俄羅斯,他當時最大的夢想就是擊敗中國選手。在以前的世界武術錦標賽上,凡是參賽的中國選手幾乎都能奪冠,他們展現出的靈活和有板有眼的技術,讓姆斯里穆羨慕不已。俄羅斯散手王說,他現在的很多功夫,比如旋風腿,都是模仿中國選手後自己練的。2003年世錦賽,他還和中國散打第一人柳海龍有過一戰,這次和高手的較量讓他感覺自己摔技太差,於是回去惡補,現在摔技比較過去果然有了天壤之別。散打在20多年前創辦時,正是吸收了很多其他中國武術的特點,發展而來的。俄羅斯散手王的經歷對中國散打是個啟發,吸收各種搏鬥派別的最實用的招式,然後發展出來的武功,自然會有蛻變的感覺。

「中國選手的技術都很好,但是出手速度太慢,另外,他們必須加強力量訓練。」這是姆斯里穆對中國散打的建議。

唯有泰拳爭鋒

泰拳據說有上百年歷史,中國功夫和泰拳孰優孰劣一直是武術界爭論的話題。據記載,從上世紀初的武術交流開始,泰拳一直佔優勢,一來是泰拳技法凶悍,而中國武術門派眾多,門派間很少交流,因此技法的優勝劣汰無法完成。中國散打和泰拳的第一次官方接觸發生在2001年廣州,中國武協派出的散打選手在較開放的規則下,5比2戰勝了泰國泰拳理事會派出的泰拳手,其中柳海龍將泰方選手兩次扔出拳台。這種爭霸賽年底移師泰國舉行兩場比賽,前衛體協隊2比6慘敗,武協也以1比4大敗,中國散手王苑玉寶還被對手用膝蓋攻中,當場倒地不起。

之後的三次比賽,中方都在主場獲勝,其中在2003年8月,中國散打高手寶力高成為歷史上KO(knock out的縮寫,意為擊倒對手直接獲勝)泰拳的第一人。中國武術資深記者施紹宗經歷了幾乎全部中泰武術爭霸賽,他感受最深的是兩個搏擊門派的巨大文化差異,「在曼谷,那些瘦削的拳手從小被賣到拳館,想的就是靠拳法受人尊敬,靠膝法過上好生活,他們每出一招都要擊倒對手,就是所謂的KO。」泰拳的目的就是擊倒對手,這樣,經過多年進化,現在展現給大家的是最凶悍的技法。泰拳手擅長用膝蓋、手肘和拳頭作戰,如果不慎被一個泰拳手用膝技擊中頭部,暫時昏厥恐怕是最輕的傷了。

中國散打拳手則不然,他們打拳的目的不是擊倒或者擊斃對手,因此拳法溫柔很多,膝蓋和手肘都是禁用部位。散打比賽中只要擊中有效部位就算得分,比賽結束後只要得分多就得勝,點到為止,不用廢了對手武功。泰拳的膝和肘相當於必殺技,而中國散打在與這些凶悍打法交流後,自己的必殺技也有了一點模樣。中國散打集訓隊總教練張學根介紹:「我們現在的鞭腿效果很好,側踹和旋風腿如果擊中,殺傷力巨大。拿腿摔、過肩摔這些摔法得分率也很高。」

其他我們熟悉的武術門派,多少受中國武術影響,講究武道和武德,他們規則的限制也很大。跆拳道規定只能用腿,極真空手道更是規定不准用拳頭打頭。中國散打在與這些搏擊門派的較量中,這些年的戰績一直是勝多負少。

VS無限制職業搏擊

歷史只有慘敗

山外有山,除了這些武術門派間的論劍,在國外還有一些無限制技法的職業搏擊比賽,K-1和PRIDE就是其中影響力最大的比賽。K-1的「K」代表參賽選手所使用的技法,包括Karate(空手道)、Kongfu(功夫)、Kickboxing(自由搏擊),Kempo(拳法)等;「1」即第一。實際上,全天下的武術高手,不論是練泰拳、空手道、踢拳、散打、職業摔跤還是跆拳道、傳統泰拳、拳擊,甚至美國的軍隊格鬥技、法國的沙巴特,或者是練過很雜的功夫,都可前往K-1參賽。

從1999年開始,中國武協受邀派出自己的註冊選手參加日本K-1比賽,至今共派出過5名選手。其中騰軍是參加K-1賽事最多的中國散打選手,此外還有安虎、任彥兵、王三偵和張加潑4人。還有幾人是個人參賽,戰績不明。中國武協派出的選手中,除了騰軍闖入半決賽,其他很多人都是首輪出局,被KO的也不少,這多少說明瞭單純散打技法的不足,K-1不允許抱和摔,這讓散打在近距離作戰時少了一個利器,而散打的攻擊手法都是單一招式,沒有歐美選手的組合技來得凶狠,歐美人幾乎壟斷了K-1比賽的冠軍。

中國第一批徵戰K-1大賽的散打選手的慘敗,導致中國武協此後就再沒派選手出戰K-1了。在重慶的首屆國際武術搏擊爭霸賽上,不少武協的官員都表示中國選手只要經過專門訓練,熟悉規則,在K-1上也能取得不錯戰績,暗示可能會再派人參加這項綜合搏擊大賽。K-1是站立格鬥的比賽,對手倒地後,則不能再進行攻擊,這是它和PRIDE的最大區別。PRIDE比賽由於允許選手在對手倒地後還可繼續攻擊,甚至掐脖子、扭關節,經常有選手重傷甚至死亡,一直被我國武術界抵制,類似的比賽,官方從未派人參加過。

[生存篇]

聯賽停辦

剩下「霍元甲」和「超女」同舞

2000年,首屆散打王爭霸賽在媒體的熱炒下粉墨登場,然而短暫的歡呼卻無法掩蓋中國功夫推廣的難題。不管後來的比賽被冠以什麼名頭,「中國功夫VS泰拳」、「中國功夫VS美國職業拳擊」……,票房總是落入慘淡經營的怪圈。一開始,人們還懷著20多年前觀看霍元甲力劈俄國大力士的激情,到了後來這種新鮮慢慢談去。

最近的一次搏擊賽上週剛剛在重慶結束,全稱是「首屆國際武術搏擊爭霸賽」。比賽由中國武協主辦,一家名叫泰良國際的搏擊公司和重視傳媒是承辦方。據圈內人士透露,這種商業比賽的慣例是承辦方付給武協50~100萬元不等的費用,還要承擔運動員吃住行和出場費,即使是面對重慶這樣相對火爆的市場,比賽要想盈利,壓力仍然巨大。面對記者,泰良國際的賽事經理朱峰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透露比賽的運作情況,不過承辦方還是有工作人員坦言,盈利的可能性不大。

當單純的搏擊承載了太多商業元素後,競技本身肯定會失去意義--這一現象在國內現在顯得很突出。在重慶的這次比賽,主辦方不僅拋出了「俄羅斯散手王為普京保鏢復仇」的噱頭,還打出了類似超女的美女牌:通過海選產生了16位重慶辣妹,與參賽選手一一配對,最後辣妹間還要爭奪冠軍,誰獲得的短信支持最多,誰就是人氣王。「如果搏擊競技最終變成商業名利場,那麼比賽的精彩程度和拳手的投入程度都將大打折扣!」對於全面商業化的比賽,重慶某媒體採取了敬而遠之的態度。面對窘境,有人提出了職業化和聯賽的概念。然而,類似於足球中超聯賽的散打王爭霸賽在兩年前早已戛然而止。原因很簡單,聯賽沒了贊助商,此前的國武公司由於母公司德隆的垮台而退出,剛剛起步的中國功夫又熄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