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night-99

偷情的後果真慘

公主的臥室雖然比不了天皇,但一樣是在層層防衛之中,但這些守衛者根本沒看見林劍從他們眼皮底下進入,快快活活地與公主銷魂一番,快天亮的時候再次從他們眼皮底下消失,這一進一出,皇室公主成了他的第n個女人,信子有了平生第一個男人。《綠色小說網》小說網有了這一層銷魂關係的男女對再一次的會麵充滿憧憬,且不說信子一整天都處於夢幻狀態,食不知味,聽課不知講,走神之際,芳心亂跳,就是林劍也有了不同的感覺,他的本意單純,也就是勾引倭國皇室公主,小小地報複一下倭國天皇,但與信子幾天接觸下來,他的心思悄悄地背離,這個姑娘美麗不足以打動他,但她的溫柔卻象一縷柔絲,輕輕地將他拉向她的身邊。深宮一會,他又有了新的刺激,危險與機遇並存的深宮,外麵無數的警衛站崗,信子在他身體下麵壓抑地呻吟,柔嫩的軀體輕輕戰栗,這樣的刺激是男人都會喜歡,他更加喜歡!黃昏的小湖邊,信子躺在林劍懷中,臉紅了好幾次,終於輕語:「今天晚上你……還去嗎?」「你想我去嗎?」依然是同樣的回答。

「嗯!」信子害羞地點頭:「你小心點。」雖然她已經知道這個男人身手極好,但皇宮畢竟不同一般地方,答應之後,她心也有一絲後怕,天啊,自己這個公主是怎麼了?居然在皇宮偷漢子!夜深,信子終於迎來了她盼望好久的情人,豪華到了極點的大床開始晃動,壓抑的呻吟聲慢慢大了起來。幸好隔音玻璃將聲音堵在房間,但也並不絕對,激情中的男女都沒有注意到一絲聲音悄悄地從這邊房門穿出,到了同一個大門麵的另一個小房間,而另一個小房間也正有一個年輕女孩!她臉色很奇怪,有驚訝,也有羞意。作為公主地內侍,二十歲的芳子算是相當出色的。不但極機靈、聰慧。而且忍術和反應力都是一流的,忍術中她主修的就是暗夜監視,這種功夫注重對聲音與影像的捕捉,所以。從昨天晚上公主房間發生異動時起,她就有所耳聞。我要啊手打小說網但她不敢確定發生了什麼,隻能把這奇怪的聲音當作公主自己弄出來的聲音。因為她沒有聽到第二個人地呼吸。公主弄出來地聲音她經過了分析,有水聲、有呻吟聲,這些東西指向一個她不太相信的結論:公主在自慰!公主上學之後,芳子進了她的房間,床上整整齊齊,床單是新換上去的,這就奇怪了,細細查找,在衣櫃地一個皮包,她找到了原來的床單,打開,芳子眼睛睜大了,這床單上一大塊血跡,她明白這血跡是因為什麼,公主地處女之血!處女對性慾如此難以壓製嗎?沒有男人自己也要弄破它?而且看這血跡如此之多,上麵其它體液也是如此之多,昨天的自慰用地是什麼樣的「兇器」?

持久液night-99

「兇器」沒有找到!芳子心多了幾分沈重,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普通女孩破身沒什麼,她自己就是在十五歲那年閑得無聊隨便找個男同學弄破了那層東西的,但公主不一樣,她的身份注定她必須有所節製,這可怎麼辦?需要向皇後匯報嗎?思考的結果是:「暫緩,先打聽一下再說。」林劍知道這房間的構造,他也知道離這間房門十米外有一個丫頭在另一間房間,一個小丫頭是不可能聽到這邊的動靜的,隻要公主不是太興奮就沒事。但他忽略了一點,忍術!倭國的忍者高手死在他手下的不計其數,他也自然而然地不把這功夫放在眼,但他並不知道,忍術能流傳至今,自有其獨到之處,它的威力第一位的是隱形加監視,第二位的是毒藥加暗器,至於它的殺戮手段則是它最小的威力。芳子在靜靜地傾聽,公主的呻吟聲又起來了,極微弱,但在她聽來一樣清晰,這是女人處於高潮之前的呻吟,芳子突然覺得嘴唇好幹,伸舌頭悄悄舔了舔,悄悄地起身,無聲無息地到了公主的房門前。林劍突然停下了!這時停下可是要命的,公主自然不答應,身子在扭動,在他耳邊吐氣如蘭:「你怎麼……」嘴被握住,一個聲音直接送進中耳:「別說話!門外有人!是你的丫頭!」公主全身僵硬,是她!芳子!怎麼忘了她了,這可是個機靈的丫頭。
男人的聲音入耳:「我得離開了!不然對你不利!」公主雖然萬分不捨,但也隻能點頭,她並沒有想過他如何離開的問題。不過她對他有信心,他能無聲無息地進來,自然也能無聲無息地出去,這時候還為她的名聲考慮,這個男人對她真是太好了!一閃身到了窗邊,窗子悄悄打開,他的人突然不見。
公主在床上大叫:「芳子!」芳子心一跳,無聲地退出十米,然後用正常的腳步聲走過來,輕輕敲門:「公主,有什麼吩咐?」信子平靜地說:「給我送杯水來!」房門打開,公主安靜地坐在床頭:「水放在這,你可以出去了!」「是!」芳子低頭而出,心滿是不解,難道是自己聽錯了嗎?不可能的,公主明明還說了幾個字,是向另一個人說的,但這個人哪去了?抬頭,窗子上有一條小縫隙,她心一動:「公主,要我關上窗子嗎?」「好的!」信子平靜地說。窗子關上,在關上的瞬間,她看到了下麵的警衛,他們並沒有擅離職守,這是三樓,沒有人能直接進出的,除非利用一些特別的攀爬工具,但在警衛的眼皮底下,誰又能這麼做?看來的確是自己聽錯了,或許公主有些特別的興趣,在自慰時喜歡製造一個虛擬對象,這可不是一個好毛病,自己還是不知道為好!退出,門關好,房間的信子手按在胸脯上,長長地籲了口氣,這樣的做愛太折磨人了,雖然美妙,但也驚險,看來需要另外找個好辦法。
直到天明,她的辦法還是沒有想出來,這一刻,她真的恨自己的公主身份!比任何時候都恨!下課,信子心忐忑不安,他還會出現嗎?會!圍牆邊依然有那個熟悉的身影!第六次飛越圍牆,信子臉紅了 ,這小湖邊居然有一個帳篷,鑽進帳篷,她臉更紅,居然有被子!林劍在微笑:「昨天事情沒有做完,我給你補火!」在黃昏之下,小湖邊做愛做得舒暢淋灕,信子有了前所未有的激情,激情不再壓抑,快樂而又張揚,一切做完,信子呆了,天已完全黑下來了,這下糟了

抱起她飛越圍牆,放下,信子踮起腳尖,快速地在他唇上一吻,轉身開跑!直看著她轉過學校的屋角,突然,前麵多了幾條人影,從黑暗的樹後出現的人影。林劍邁出的腳步緩緩收回,淡淡地說:「什麼人?」又是一條人影浮現,這人出現得更是突兀,好象是在空氣中突然浮現,陰冷的聲音響起:「你又是什麼人?」林劍淡淡地說:「是一個不願意和你們說話的人!」「不說話?」一個矮個子黑衣人冷笑:「就得死!」手一動,一聲急響,空氣突然出現一個旋轉的東西,閃電般地越過十幾米的距離,劃向林劍的咽喉!果然要他死!但林劍乃是用暗器的老祖宗,又如何能輕易被他擊中,一聲長笑中伸手,旋轉的東西一出而停,握在他的手心!卻是一枚新月形的暗器,奇怪的形狀,烏黑發亮,就象是中國道士的烏木發髻,但林劍卻知道這東西的可怕,速度是其一,旋轉的角度是其二,四麵全是利刃是其三,而且還明顯有毒!那個矮個子呆了,他絕對沒有想到自己的暗器也能被人接住,象這種「風輪轉」一向是沒有人敢接的,隻有發射者才敢,因為在發出之時,這旋轉的暗器帶有一種回旋之力,斬中敵人當然是萬事皆休,如果不中,暗器回旋,剛好可以回到發射者的方位,在回來之時,速度與旋轉度大大降低,發射者才可以接住,進行第二次發射,即便是這樣,使用這種暗器時一樣需要戴上特製手套,但眼前這個人一出手就打破常規,空手抓住「風輪轉」,而且是在轉速最快的時候出手抓住!
一聲厲喝,五人同時一揮手,烏星閃爍,有旋轉的風聲,也有直刺的銳風,傾刻間,這片小樹林的空氣被撕裂,黑暗中不知有多少黑點飛向一個目標:林劍!第二次出手就已盡全力!隻不過與公主偷情而已,用得著這樣嗎?<花叢煉心正文第300章偷情的後遺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