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night-99

判斷戀童癖

不過,要提醒大家的是,這個診斷標準,一直存在兩種聲音——請注意這個場景確實讓人「很熟悉」——很多年前,關於同性戀也有著類似的聲音。

一種意見認為是現行標準太嚴格,可能將所有形式的「猥褻(molestation)兒童」都指向「戀童癖」診斷成立而另一種聲音則認為現行標準太松,應該是「只要存在對兒童的性幻想,就應判定其為‘戀童癖’,而無論其有無具體行為或這些念想是否會干擾患者的生活工作
那麼「猥褻兒童」(還應當包括「意淫」,如觀看兒童色情圖片/視頻等等)到底算不算針對特定對象的性衝動?這個問題醫學上並無法定義,必須從法律/社會角上進行解讀。我雖然不是法律專家,但是關於「兒童色情」,我知道基本上所有國家都是持否認態度的(少數國家,特別是允許低齡婚姻的國家,則比較特殊)——這種否認態度是基於兒童是「沒有完全民事責任」這一法律基礎的,兒童無法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在這個共識下,談論「兒童是否自願」就毫無意義,除非能證明兒童具有「完全民事責任」,這個基本沒有可能。

以上也是戀童癖和同性戀的本質差別,構成了戀童癖「正名」的最大挑戰——對象不同,社會/法律/倫理基礎完全不同。我本人對這種正名持反對態度,堅持認為「戀童癖」(符合診斷標準的,不是「正太/蘿莉控」)是一種病態——這一點和我對同性戀的態度完全不同,有興趣,可以參見我回答同性戀問題的一篇答案(同性戀為什麼不是疾病?同性戀基因是否是一種缺陷基因?)。

關於戀童、亂倫和性虐待等,和同性戀是類似概念嗎?是否也是正常的?中的高贊同答案,請大家注意,對作為文化現象的戀童(我不同意用「戀童」這個詞語來對應正太/蘿莉控,戀童是專業的醫學定義)包容,不能等同於對「戀童癖」的包容——不能容忍對觸犯法律行為的包容,不可知論(未來它也許會是「正常」的)不是容忍的理由。

一篇來自梅奧診所精神科的描述性研究發現,在95%的兒童性侵案件中,88%的嫌犯符合DSM IV關於戀童癖的診斷(其中有意思的是,剩餘的哪些不符合標準的人,大多數是「隨性」作案,他們不存在對兒童特定的強烈的性衝動喚起情況。

回過頭來,從目前暫時的共識(DSM V)來看,對於戀童癖,「對兒童特定的強烈的性衝動喚起」是和「正太/蘿莉控」的本質差別,我已經說過,源自日本的「正太/蘿莉控」其實已經失去了作為醫療標準的含義,它不過是一種社會流行文化的映射而已,將它等同於戀童癖是不適當的。

另外,關於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和性興趣(sexual interest)的爭論,從APA的角度來看,是承受了「同性戀」正名後的社會壓力(而非醫學意義上的壓力)——既然同性戀是正常的性取向,那麼對兒童的性取向「戀童者」是不是也正常呢?

@洪嘉君 已經答得相當好了,我在這裡補充一個案例。

男,約莫三十歲。高級知識分子,但性格乖張,好與人鬥,不覺其樂無窮,但覺逢鬥需勝——世界是我的王國我的城,只有我才是對的。大概因為這樣的原因,他無法與正常女性青年保持良好關係,甚至無法與正常同性男青年保持良好關係。

然,天無絕人之路!小哥雖然無法坑女青年的爹,但在做人民教師的時候,成功地坑社會了的爹,列為看官可能猜到了,怎麼的,沒錯!他,戀童癖了!他不僅喜歡小孩子,還喜歡撫摸小孩子,看到男性小朋友覺得好可愛,就要非禮一下。

細想一下,「這是什麼個因為呢?」 我在這裡大膽猜測一下,最主要的成因就是,他在同齡人中,是個不受歡迎的人,但在小孩中,因為小孩對他學識上的崇拜,並不被討厭,或者說,並不那麼被討厭,於是不管有沒有意識到,自己在與小孩的交往中能產生久違的滿足感,就漸漸地被這種滿足感帶歪了,成為了一個大魔王。
啊,大魔王。

戀童是一種性偏好(Sexual preference)。戀童的人,其性慾通常部分或全部地指向青春期或未發育的兒童。對未成年人付諸猥褻行為的戀童癖稱為「攻擊型戀童癖」,不是所有的兒童性攻擊者都對兒童有性偏愛,而有些戀童症者則可能從未對兒童有過性攻擊。
目前,醫學上仍將戀童定義為後天發作的精神疾病,但學界研究越來越認為戀童是一種天生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
一、醫學上的戀童
戀童於心理學和病理學中,常稱作戀童癖和戀童症。在早期研究文獻中,戀童癖專指通過與兒童進行性接觸而獲得性感滿足的一種性變態,患者一般多在三十歲以上發病,他們對成年對象缺乏性興趣,多數獨身,且大多數患有陽痿。資料顯示,戀童癖者多為男性,他們常以性發育未成熟的同性或異性兒童作為性行為的對象以獲取性的滿足,以異性兒童為性對象的稱異性戀童癖,以同性兒童為性對象的稱同性戀童癖(分別為男同性戀童癖和女同性戀童癖),親屬戀童的稱亂倫戀童。
在2010年前,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統計分類ICD-10(F65.4)中將「戀童」定義為「一種對兒童,通常為發育前或青春早期的男孩或女孩的性偏好」。比較權威的美國精神病協會第四版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也將其定義為對兒童的「病理性性偏好」。然而,在2013年5月18日出版的第五版《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DSM)指出,「傾向」與兒童發生性行為者,將與「實際」發生性行為者作出區隔,前者將不再被診斷為「病態」,僅視為一種戀童的「非典型性取向」。美國精神病學會代表雷布蘭查爾德表示,「部分戀童傾向者仍保有理智,儘管兒童會引起他們的性慾,但他們仍支持並遵守法律禁止與兒童發生性行為的規範。我們認為,不應該以‘精神病患’看待這些人。」這次修改是學界首次將戀童定義為一種「性取向」,但引發民眾抗議,被認為是「戀童行為合法化」的前奏。在社會壓力下,美國精神病協會於2013年11月發表聲明,稱「性取向」一說是一個「錯誤」,並將性取向改成了「性興趣」(Sexual Interest)。最新研究成果認為,戀童癖者的大腦中的「白質」異於常人:簡單的說,灰質構成大腦,白質在灰質之間傳輸信號。正常人在看到兒童時會產生保護欲、而戀童者則是產生性慾。這些科學研究的發現,都指向一個越來越被學界接受的結論,即戀童是一種天生的性取向。

持久液night-99

診斷和評估
第四版DSM的戀童癖診斷標準為:
1、 對青春期前的孩子(一般是13歲以下)反復地強烈地表現出性的興趣,如性幻想、性衝動或涉及性的行為,這種狀態至少持續6個月;
2、 性幻想、性衝動或行為干擾了工作和生活的正常進行;
3、 被評估的人至少16歲,並且比針對的兒童至少大5歲。
目前的評估方案包括:自我報告和量表測量、陰莖體積描述器(penile plethysmograph,PPG)、視覺反
目前對病因研究主要分析理論有:
1、神經發展干擾假說:
(1)有研究者認為,兒童時期頭部受傷的人群中,戀童症的比例高於其他人群。
(2)另有研究者發現戀童症的神經內分泌也異於常人,其5-羥色胺容易受到干擾,5-羥色胺能突觸前神經元和5-HT2,突觸後受體靈敏度降低。
(3)有研究者對戀童症的腦機制進行了大量研究,目前主要觀點認為戀童症的額葉/顳葉區域存在損傷。
(4)有研究者提出性定向偏離的母體免疫假說,即母親妊娠期體內產生的反雄性抗體干擾了神經的正常發展,H-Y抗原可能是母體免疫的培養基。
2、環境或社會因素:不同研究得到的戀童症患者兒童時期被性虐待的比例在28%-93%之間,女性戀童症者兒童時期被性虐待比例甚至高達47%-100%,均高於隨機人群的15%,同性戀童症比異性戀童症受虐的比例高,戀童症在選擇攻擊對象時存在年齡偏好,傾向選擇和自己被虐年齡相似的兒童。從受虐者變成施虐者可能是一種社會學習,也可能是受虐經歷建立起的性喚起模式的反映,或者是通過變成施虐者對侵犯者產生認同以此解決受虐經歷造成的心理衝突。兒童時期是否遭受過成人的性虐待主要是通過患者的口頭報告,因此很難被證實。
研究的局限性
1、 樣本來源單一。大多數研究採用的樣本主要來自監獄或司法委託治療結構,這些戀童症患者有明顯的性攻擊行為。因此不管是戀童症的腦機制研究還是治療研究,目前取得的成果可能只是片面地反映出有性攻擊行為的戀童症的特點,並不一定適用於那些沒有發生性攻擊行為的戀童症,這影響到了研究結果的可信度。而且大多數研究的樣本量不多,這也限制了對不同種類戀童症的特點的具體分析。
2、 研究發現的低IQ、左利手、兄弟間出生次序與戀童症之間大多都是相關關係,這些因素只是增加了戀童症的風險,還不能作為新的鑒別標準。
3、 還不能明確戀童症的腦機制。
4、 大多數關於治療效果的研究都沒有隨機控制組,而且對治療後是否累犯的追蹤時間長短不一,這限制了對治療結果有效性的分析。目前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的短期療效已經得到證實,但長期療效仍存在爭議。

二、法律、社會和倫理問題
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對戀童可能有非常不同的道德評價。戀童傾向與戀童性行為不應混淆,在絕大部分國家,涉及兒童的性行為甚至管有相關的影音資料都會面臨法律制裁。1995年9月20日聯合國第五十次會議A/50/150備忘錄之第112項對《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進行解釋和強調,任何形式的兒童性活動,都是違反公約第34條和36條精神的、非法的兒童性剝削,簽約國必須懲治包括「兒童自願」在內的戀童癖活動:「凡使未滿十八歲之兒童從事任何非法的性活動,不論以誘惑、脅迫或其他方式,國家皆應基於兒童福利的觀點,實行適當措施,以防止兒童受到任何形式的性剝削。」
中國大陸
在中國古代,普遍存在戀慕少年少女(男童為主)的孌童戀,但在宋代開始出現「與幼女性交視為強姦」的法律條文,清朝乾隆年《大清律例•刑律•犯奸》中規定「如強姦十二歲以下十歲以上幼童者,擬斬監候,和奸者,照奸幼女雖和同強論律擬絞監候。」中國社會的孌童習氣在清代由盛轉衰,清末《大清現行刑律》將「奸幼女」和「奸男童」相提並論一同懲治。
在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中,猥褻兒童罪是指猥褻不滿14週歲的兒童的行為。猥褻行為既可以是強制性的,也可以是非強制性的;猥褻對象是不滿14週歲的幼男或幼女;猥褻行為出於故意,且行為人必須明知被害人是或者可能是兒童。
台灣

中華民國刑法認定未滿16歲的人對於性不具有自主能力,因此只要與16歲以下的人發生性關係,不管當事人的意願如何,都構成犯罪行為。倘若性行為的發生違反了當事人的意願,屬性侵犯,那當然構成刑法第221條的強制性交罪章;若當事人未滿14歲,根據刑法第222條,必須加重刑罰。如果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刑法並不認定那是兩情相悅。根據刑法第227條「妨害性自主」罪章,「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於2007年又出台了《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禁止與兒童性交易、傳播兒童色情資料。
香港
香港於1978年在《刑事罪行條例》第124條規定「與年齡在16歲以下的女童性交」為犯罪,同時於2003年12月立法禁止兒童色情資料的傳播。
日本
日本從古就有武士階層衆道的戀童及同性戀行為,可以說在日本戀童狀況是較為明顯的,在國會立法禁止兒童色情前,還存在專門製作男童色情影片的堂山公司。1999年日本出台《兒童賣春、兒童色情畫禁止法》(日語:児童買春・児童ポルノ禁止法),禁止兒童性交易及兒童色情製品。2008年,日本國會還提案《兒童色情畫禁止法修正案》(日語:児童ポルノ禁止法改正案),試圖禁止未成年人個人持有含有色情內容的動漫遊戲製品,但最終於2009年棄案。
根據日本法律的規定:和13歲以上的女性發生性關係,在對方同意的情況下不算違法;散播未滿18歲者兒童色情圖像是非法的。法律同時禁止對未滿18歲人士的乳頭接觸。
南洋
1、泰國與印尼是東南亞及東亞的童妓交易集中地區。雖然東南亞各國都立法不允許與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但由於民間有「與幼兒性交可以延年益壽」的迷信傳統,加之經濟落後,這些國家更有發達的地下色情業,窮人家的孩子有大部分會為了賺錢而從事性交易,一些流浪兒童也會迫於生計而從事性交易,使得這一地區稱為全球戀童買春者的集中地。據2004年的研究調查表明,泰國已經有近80萬名童妓,如今,這一現象越來越嚴重。
2、馬來西亞:禁止任何兒童色情,根據《Penal Code (Act No.574)》里的第375(f)條文,若和一名未滿16歲的女性進行性行為屬犯法(強姦),無論她同意與否。觸犯者可被判坐牢不少於5年,不超過20年和進行鞭笞。
歐美
1、澳洲:據新南威爾士省《Crimes Acts 1900》第91G章 規定,任何人強迫、引誘或 允許18歲以下兒童進行兒童色情行為即屬違法,最高監禁14年。根據澳洲首都領域(堪培拉)《Crimes Acts 1900》第64章 規定,任何人強迫、引誘或允許18歲以下兒童進行兒童色情行為即屬違法,最高監禁15年及/或罰款1500罰款單位。根據南澳大利亞省《Criminal Law Consolidation Act 1935》第63B章 規定,任何人誘使18歲以下兒童進行兒童色情行為即屬違法,最高監禁12年。根據北領地《Criminal Code》第125E章 規定,任何人誘使18歲以下兒童進行兒童色情行為即屬違法,最高監禁14年。
2、 美國: 美國國會早在1977年就通過《反兒童性剝削保護法》對製造兒童色情者予以處罰。1982年聯邦最高法院在「紐約州訴菲波」一案中,認為「兒童色情物品不屬於受法律保護的自由言論」的理由之一,即是散布兒童色情製品之行為與兒童性虐待有因果關係存在,制販兒童色情物品也為戀童癖性侵提供了經濟上的支援與保障,從而直接成為性侵犯罪的一部分。1990年,聯邦最高法院在「奧斯本訴俄亥俄州」一案中,判斷俄亥俄州法律處罰持有兒童色情圖片者不違反言論自由,理由之一也是有相當證據和先例顯示許多戀童癖者利用兒童色情圖片引誘其他兒童進行性行為,故以禁止持有來消滅兒童色情圖片,是打擊直接相關的性侵兒童罪行而非干犯一種「自由言論表示」。1996年,《兒童色情防治法》又進一步擴大了兒童色情資訊的範圍,將電腦合成或虛擬的兒童色情列為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