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女孩為何被猥褻而不自知

孩子的表情比較麻木,似乎也不知道拒絕」,「女孩無反抗情緒,全程都在玩手機」……當未成年人被猥褻時,常見這樣的反應。儘管《刑法》規定了不論兒童是否同意或是否進行了反抗,都可以構成猥褻兒童罪,但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未成年受害者被侵犯了而不自知,中國的性教育是否缺失在了這一環?

某男子涉嫌猥褻兒童罪一案,此前網友拍到在南站候車室這名男子把一名未成年小女孩抱在自己大腿上,伸手到小女孩裙子里在其胸部摸索,而小女孩並無特別反應,「孩子的表情比較麻木,似乎也不知道拒絕。」此事直到候車室的其他人看不下去,才拍照曝光。

無獨有偶,幾乎同時,在重慶一家醫院,也有網友拍照爆料一男子將手放進未成年女孩的褲子內摸其下體,「全程女孩都在玩手機,無反抗情緒」。

網友拍到一男子將手放進未成年女孩褲子內

有學者估算,中國2億多兒童中,可能有2500萬遭受過猥褻或性侵。而關於猥褻兒童罪的《刑法》第237條第三款中,也明確指出了「不論兒童是否同意,也不論兒童是否進行了反抗,只要對兒童實施了猥褻的行為,就構成本罪,就應當立案偵查。」然而,在訴諸法律維護未成年人權益的同時,有一個問題卻容易被忽略:為什麼未成年受害者被侵犯了而不自知,中國的性教育缺失在了哪一環?

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中,70%以上是熟人作案

根據北京律協未成年人保護法律專業委員會的統計,70%以上的未成年人性侵案件為熟人作案,這些人的身份包括:繼父、養父、其他家庭成員、雇主、老闆、培訓學校的老師、公立學校老師等等。

《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二年級下冊內容

熟人作案的案件中也更容易出現受害者「無反抗情緒」的情況,畢竟,明確指出「拒絕熟人觸摸隱私部位」的性教育尚處在艱難普及的階段。中國的性教育,從上世紀80年代北京、上海開展試點以來,已經發展了將近30年,在始終伴隨的爭議中,依舊限制頗多,按《經濟學人》的說法:中國的學校幾乎不談論愛、交際或信任,如何說不,或應對騷擾或虐待,更不討論同性戀,中國父母也很少與孩子討論性。

性教育讀本,一不小心就被批「尺度大」

實際上,早在2008年,教育部就發佈了《中小學健康教育指導綱要》,明確了中小學健康教育內容五個領域,並規定了不同階段的不同教育程度,比如,小學一、二年級學生應該瞭解掌握「生命孕育」、「成長基本知識」和「知道我從哪裡來」等內容;三、四年級的水平則是「初步瞭解兒童青少年身體主要器官的功能,學會保護自己」;在初中階段,學生應該掌握「識別容易發生性侵害的危險因素,保護自己不受性侵害」的知識和技能。

然而在實際開展的性教育工作中,性教育被有意無意的忽略,即使是在性教育課上,學生通常也只是得到一本教科書,情節如何,細節如何,全都模糊處理,性教育教材本身也時不時捲入輿論的漩渦。

備受爭議的性教育讀本

在為初中生廣為使用的《青春期性教育讀本快樂中學生》中,在提及精子和卵子結合時,很小心的並沒有描述性交過程,因為一旦涉及精子的輸送等等,就很容易被批「尺度過大」,甚至被打上「色情」的標籤。

今年3月,一本《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被一些學生家長認為「尺度太大」而引發巨大爭議。這個 「大尺度」的性教育讀本,畫出了爸爸媽媽赤裸著躺在床上,在描繪場景時直接使用了「陰莖」等字眼,因此遭到家長們的討伐。

美國5歲兒童的性知識教材
儘管這套健康教育讀本課題組給出的解釋是希望「性知識能和其它科學知識一樣,被自然、準確地傳遞給兒童,讓兒童感覺到認識陰莖、陰囊、陰道、子宮等生殖器官,跟認識身體的其它器官一樣,懂得這些器官很重要,一定要保護好。」但此教材依舊擺脫不了後來被校方收回的命運。而其背後蘊含的無論是「拒絕熟人觸摸隱私部位」等警醒信息,還是「男女平等」的價值觀,也未再引發關注。

性教育並非毫無標準,小學階段的核心是反性侵

從世界範圍內來看,性教育的許多相關主題都頗具爭議,但這些爭論主要集中在要教多少內容,不同年齡段的性教育教到什麼程度,是父母還是學校為孩子提供性啓蒙,等等,都是具體操作的問題,而關於性教育本身的必要性,早已是全世界的共識。

美國的性教育也沒有一套標準化的教學大綱,不同學校的性教育也存在巨大差異。但在不少州,性教育從幼兒園時期就開始了,這個階段的性教育更多的是放在建立最初的性保護意識上的,包括身體的哪些部位是別人不能看、不能觸摸的,如果父母以外的人看了或觸摸了應該怎麼辦,等等。這個階段的性教育,基本上是最基本的防性侵教育。

學校承擔了很大部分的性教育職責
在被公認為性教育成果「卓著」的荷蘭也同樣如此,雖然學校因其公立、私立性質不一,且宗教背景不盡相同,各個學校情況不一,也無所謂全國統一的性教育方案,但是,在什麼樣的階段需要讓學生知道什麼,卻有一致的規定。一個基本的共識是,小學階段性教育的核心是反性侵。

儘管在「是父母還是學校來為孩子提供性啓蒙」這個問題上存在爭議,但總體來看,學校都承擔了很大部分的性教育職責。尤其在一些家長普遍是性盲、並不具備性教育能力的地方,讓性教育進入課堂是一種較為普遍的做法。

而所有這一切,都還只是性教育中反性侵的這一最基本的問題,而關於安全性行為、如何避孕、預防艾滋病、乃至價值觀層面的性教育行為,都任重道遠。這裡可以給出的一組數據是:目前全國一年約有1300萬例人工流產,並且其中重復墮胎非常普遍,37%的是第二次墮胎,29%的人是第三次甚至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