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女生被下藥

我很少回答涉及個人觀點和看法的問題,回答以娛樂文藝為主,一是我涉世未深,缺乏一些人生的經驗;二是畢竟是公開平台,我不太想交淺言深。但是這道題,我要認真地回答。因為我曾經真實的體驗過類似的事件,並且受到過不公正的待遇。而當我經過這個階段之後,我變得冷漠而缺乏同理心。我也一直以為我是冷漠的,可是今天我看到這則消息的時候,我還是發現自己被觸動了,一個假裝結疤的傷口其實從來都不曾愈合。我想這次我應該站出來,寫一點東西,也許能觸動一些人,點醒一些人。
如何看待「高三男生對同班女生下春藥,並在事後威脅如果告發就下砒霜」的欺凌事件?
官方結論:黃山教育局回應女生被下藥事件:男生自己先喝過 [圖片] 更新問題,受害者妹子收到學校方面的壓力刪除了文章,又是一起國內校園暴力典型的息事寧人的處理方式

此人除了評論之外,又私信對我父母、家境及縣城人民表示了權貴的蔑視。
採取了對比的手法,為我栩栩如生的展現了一幅見所未見、難以想象的中國富人的紙醉金迷的生活畫面。
此人看來,如果不是跟他一樣,從101中學讀起,順利通過捐樓進入常春藤,都是水深火熱的底層人民生活。
畢竟趙家人。大寫的服氣。

大家誤會了,我不需要同情,不需要把關注點放在我身上。
時至今日內心我算得上強大。
懇求各位,認真看完,如果方便的話,點贊轉發,擴散這個答案。麻煩了。
這是一個很尷尬的問題:涉及性侵犯的校園暴力。

其實很多人都曾經遇到了吧。可惜世人總是低估了少年的惡。而這種無知的惡,其實最為殘忍。尤其是在小縣城野蠻生長的那些少年們。

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有一次聽聞一群人圍堵了一個美術老師的女兒,扇她耳光,把她的內衣解下來了。
「哈哈哈,早就看不慣她了。」「她特別賤。」
我本來不認識她,但在大家的描述中,她是那麼的 賤 。
什麼是賤?是身為女性的一種原罪。
在別人的描述中,那個瘦瘦高高、桀驁不馴的少女是很賤的,我不瞭解,但她名聲很壞,因此我對她也戴了有色眼鏡。

小學畢業的時候,一起長大的女孩子出了一件事。她成了風口浪尖的女主角,原因是因為據說她跟一個男生睡過了。
這件事之後,她轉校了。
那個眉眼彎彎,眼角有一顆狡黠的痣的女孩子,在我們再遇見的時候,是一個護士。燙了黃色的大波浪卷,朋友圈是各種花花綠綠的男女。
她母親告訴我,她很自卑,讓我多找她玩,那一刻,我是心酸的。

初一的時候,我鄰座是一個很漂亮的女生。嬌小美麗,眼底是亮亮的星輝。可是她抽煙喝酒,是小太妹。
剛跟她坐一起的時候,我們互相看不慣。她威脅我幫她做作業,我說滾,她就打了我一耳光。讓我們就連打帶罵一節課,被前桌男生舉報,老師罰我們站後面。
我們在一起咒罵前桌男生的過程中產生了革命友誼,從此成為好朋友,但我也知道了她的小秘密。
每天中午放學後,班裡的混混會半是威脅半是開玩笑的讓她留下,摸她尚未發育完全的身體。
有天我鼓足勇氣留下了陪她,讓她跟那些混混說清楚,那時候我不能明白為什麼她會跟他們一起嘲笑我。
我也不能明白她為什麼這麼自甘墮落,我甚至惡毒的想她是不是喜歡這樣。

初二的時候,我被班裡混混看上,威脅我跟他在一起,拒絕他並且告訴老師之後,在他的帶領下,我被全班孤立了。
經常是來上課的時候,前一天放在桌洞里的書被撕成碎片了。
經常是,班務日誌上,我天天被記犯規違法,雖然我什麼都沒有做。
經常是,早自習的時候,周圍人會圍在一起罵我嘲笑我,甚至拿走我的書,不讓我好好學習。
在這一件事情之前,我是班上第一名,英語老師上課的時候問班上誰是最優秀的女生,他們異口同聲說是我。
我不是沒有反抗,班主任看出來了,她問我為什麼老是犯規違紀,我完完整整告訴她了。聽完之後她讓我寫一份檢討。
一年半的時間,我可能每天都在寫檢討。
我也告訴過我的父母,鑒於自尊,我只是說我想轉學,可他們只是看著我一落千丈的成績單,用最惡毒的話罵我。
就這樣我過了很多很多天,被威脅給人帶早飯,被強迫跟我不喜歡的混混在一起。
有一天我聽到小時候的好朋友對我說,我挺你們班上人說,你名聲很差。
是的,我名聲很差,他們說我是婊子,賤人,傻逼。可是我做錯什麼了嗎?
沒有。
我跟以前一樣,做一樣的事情。
但是以前每個人都喜歡我,他們說我是最優秀的女孩子。
以後他們都說我賤,都孤立我。
這種孤立成了習慣,老師也開始嘲笑我。
這種孤立成了習慣,父母覺得我讓他們很失望。
這種孤立成了習慣,以前的好朋友都覺得和我一起玩是恥辱。
可是我什麼都沒變啊。

自此之後,我確實又有了一些改變,一是覺得人生很自由,想幹什麼幹什麼,不徵詢父母的意見,因為我知道他們不會幫我。二是性格冷淡,缺乏同理心,能很果斷的跟朋友絕交。三是,不再戴有色眼鏡看被誹謗的任何一個女孩子。

如今這件事情已經過去8年有餘,但我的性格卻確確實實受到了毀滅性的歪曲。因此也著實飽受抑鬱之苦。
每每回想這件事情,還是恨。可是讓我疑惑的是,為何這件事情除了我記得,大家都好像跟約好了一樣,集體性失憶?
收起了當年的醜惡嘴臉,假裝對我客客氣氣,說我是他們的驕傲?
甚至我都懷疑,是不是我太斤斤計較,當年沒有那麼嚴重。況且一個大人怎麼能報復回憶里的一群孩子?
可是,傷害卻是真真切切的,無人分擔。
我會想,父母、老師、朋友,但凡任一方肯為我分擔或是幫助,事情都會好轉很多。
朋友那時候也是孩子,不能指望什麼。

可是父母,把我當成考試機器,對我學校生活的齷齪端倪,為何不聞不問?
可是他們偵查起來早戀,又是那麼敏銳。罵起我賤,又是那麼認真。
自此之後,對父母一直是抗拒的,不管今日他們裝出何種溫情脈脈的假面,始終覺得心裡有個繞不開的結,很容易憤怒。

至於老師,身為師長,擔著我鼓足勇氣的沈甸甸的信任,是當時唯一又有能力能幫助我的人,為何又把讓我寫檢討當做處理方式?
成年人的良心真的過得去嗎?
我看到的老師,是息事寧人、犧牲弱者的假面人,是校園暴力的遮羞布。
老師,十年之後我還想問你,還記得這件事情嗎?擔得起我叫一聲老師嗎?
擺脫您之後我高考考上了狀元,多謝老師不教之恩。如果沒有您,中考可能能去更好的高中,結局可能又有不同。他日如果遇到,必定橫眉冷對,以報當年恩情。

所以看到這件事情,又重溫了一遍當年的噩夢。
回到這件事情,
1女孩子是確確實實的校園暴力受害者,這跟她自身做了什麼無關,跟她個人品質無關。無論是怎樣的人,都可能受到校園暴力。無論是這樣的人,都不應該被這樣對待。
以我成長的經驗,最保險的校園生存法則,是沒有存在感的存在。
不管是太美、太醜、太優秀、太落後、太胖、太矮、太時尚、太土,都能被那群無知的惡人各種孤立、折磨。

學校是無知的惡表現得最淋灕盡致的場所,無知的惡比深思熟慮之後的犯罪要惡心很多倍。對心理脆弱的孩子們的傷害可能是終身的,不僅僅是前途上,還表現在性格和人格的培養上。

2學校有罪。我在此文中的記述,他們一直都知道。有些高貴的老師會覺得齷齪難當,情願合上紙頁,停止洞察與他的理解和想象完全相悖的另一個世界。他們不相信這個世界的存在——或者說,他們相信,但不願意面對。 
老師為了錢途,為了不麻煩,可以無視學生的痛苦。
她明知道,只是不想管。
甚至暗暗認同這種女生很賤,是有縫的蛋。她沒有明說,但是她的一言一行都表示出來了。
這種老師,是校園(性)暴力遮羞布,是偽善假人倫的衛道士。
那麼,希望他們的子女,他們子女的子女,都不要遇到他們這樣的老師。

3父母有罪。如果把孩子看做考試機器,那麼將來孩子給錢就夠了,其他一概不用管。
不能接受嗎?那求求你們,把抓孩子早戀的敏銳度放在對孩子心理健康的關注上,把對孩子辱罵時候的認真放在對孩子良好環境的創造上。
如果孩子不說卻老是要轉學,可能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了。就當做個好事,幫個忙吧。

4社會有罪
社會關注校園暴力的少,解決問題的少,關注度不夠。
卻天天想搞個大新聞,聚焦於哪個985的大學生又搞了什麼大新聞。
危言聳聽的很多,解決問題的沒有。
如果有人早早來關注校園暴力的避免,那問題還會有那麼多嗎?
想搞個大新聞的媒體太多了,真正在推動事情解決的有多少?
想息事寧人、推卸責任的學校太多了,真正關注受傷害學生的處境的有多少?
救救孩子!

這個女孩子很聰明,很勇敢,敢於求助網絡的力量為自己的困境破局。
當年我若有她的一半勇氣和智慧,不至於是遭受那麼多年抑鬱之苦。
不管是老師還是父母,希望他們能負責起她的安全,帶她去看心理醫生。

被校園(性)暴力纏身的她們,她們真的不「賤」。
難道早戀就是賤?國外有個電影叫兩小無猜,他們說朦朧的情愫很美。
難道特立獨行就是賤?在某些人的眼中,和他不一樣他就看不慣。
難道你不喜歡就是賤?這世界上你不喜歡的人多了,你也被別人討厭呢,你覺得自己賤麼?
誰不是爹生娘養、肉體凡胎?
你卻跟她根本不熟,就說她賤。

那些小霸王、小混混,得虧中國未成年人犯法太容易逃脫。
希望你們未來惡人自有惡人磨,試問蒼天放過誰。

最後,我有一個心願:有一天能回到我初中的學校,給那群孩子講述這件事情。講給以前的老師聽,講給正遭受校園暴力的孩子聽,講給欺負慣人的小霸王們聽。
能喚醒一個人的良知和人性,那我就做到了。

一對高三情侶,女孩要分手,男孩不讓,鬧翻了。
女孩父母長期不在家,女孩一人住。
有一天男孩在女孩家樓下堵住女孩,把女孩拉到女孩家中,毆打,用煙頭燙,拍裸照,準備強姦,結果女孩生理期,就強迫女孩口交,整個過程還手機錄像。
女孩和父親來報警,我們衝進一中學校里把那小王八蛋拎回所里,在他手機里翻出了那些證據。
當時規定不嚴,我們沒忍住,還打了小混蛋一頓。
我們當時立了強姦未遂和故意傷害,報請批准刑事拘留。上面反復問女孩是不是處女,以前有沒有跟男孩發生過性關係。
這樣的年紀,答案可想而知。
上面又考慮雙方未成年學生,校長也在旁邊叨逼叨,就想撤案交給學校處理,然後做民事調解經濟賠償。
我們都覺得,終究意難平。
接下來是重點!!
我師父拉過女孩父親悄悄的吩咐了幾句,然後女孩的父親就會意了,開始大喊大叫,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如果今天把這小混蛋放了,他一定殺小混蛋全家!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女孩父親這樣一喊,以後如果出事,好多人烏紗帽都保不住。
上面立刻果斷批准了對小混蛋的刑事拘留,指示要嚴格依法處理。
我們最後是以侮辱、猥褻婦女罪起訴,最後法院判了三年徒刑,民事賠償8萬。
所以,如果遇到這種事,聲音一定要大!!

再加上幾句話,改就不改了。
有知友說我們當時辦案打了嫌疑人,已經涉嫌刑訊逼供了,他說的是對的。
我國刑訴一直是口供為王,當時在這樣有確鑿證據但嫌疑人依然拒不交代的情況下使用暴力,還不叫刑訊逼供,叫加大審訊力度。
自己那些年衝動魯莽,打過人犯過錯,但沒證據就使用暴力靠口供辦案倒是真沒乾過。
自己當時確實是違法了,這沒什麼好不承認的,如果要追究我的責任,我也認了。
如果回到那時,心態改變,是不會這麼乾的。
現在的話,沒有多少警察敢刑訊逼供了,除了自己不敢違法,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現在對刑訊逼供的監督渠道很多,而一旦被認定刑訊逼供,不只是刑訊出來的那些材料不具有法律效力,而是整個案子的所有材料都不具有法律效力。
所以,現在辦案,寧願證據缺失,也不敢進行刑訊。
很多嫌疑人一直在盼望著警察對他進行刑訊,因為這很可能是他脫罪的唯一辦法。
很多情況下,嫌疑人會自殘自傷來誣陷警察刑訊。
現在辦案,每一次訊問筆錄,都要錄音錄像,結尾都要問他警察是否有侵害他權利的行為。
然後送到看守所關押時,要先去醫院檢查看是否有傷。如果嫌疑人有外傷,不管是不是警察造成的,看守所都會存檔說明甚至拒絕收押。
嫌疑人在看守所投訴渠道也很多,可以在裡面直接打監管部門電話舉報。
案子和嫌疑人交給檢察院法院後,檢法兩家也會一遍一遍的向嫌疑人確認警察是否有刑訊逼供。
若嫌疑人說有,查出來也確實有刑訊,那要撤職甚至下獄很多人。
若嫌疑人是誣陷,警察也要暫停職務去配合接受檢法兩家的調查。
毫不違心的講,我覺得這是法制的進步。
注,有朋友私信說圖中扉澀的扣扣用戶為進群瞭解情況的網友,並非該校學生,貼吧網友發出的群截圖中他的扣扣號沒有馬賽克,近幾天他扣扣不勝其擾,有加好友誇贊的,有誤會他也是該校洗地學生對他辱罵的,已經影響到他,希望看到的親不要去打擾他了。

第一張6日上午自稱葉XT的人說的目前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