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小時候被性侵

有沒有誰小時候被性侵過,那些事對自己以後的生活,乃至很久後潛在性格和心理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小時被鋼琴老師猥褻,最直接的後果是不明原因放棄彈鋼琴。後續,不敢給家裡人講這些事,怕被父母質疑或者有其他負面情緒,自己壓抑很多年,。現在,和男友親熱總…顯示全部
 剛剛睡了一覺,突然夢到有人問我一些問題,於是在夢里,往日的記憶那麼真實的出現了,我彷彿又全都經歷了一遍,特別真實,醒了以後靜靜躺了一個小時才緩過來。所以我決定把這些經歷,以及帶給我的一些影響寫下來。
        可能會寫的很長。
   我今年二十多歲了,我一直不是很快樂,總覺得很自卑,認為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好像其他的女孩子渾身都閃著聖潔的光,在陽光下熠熠生輝。而我,是骯臟不堪的,我害怕陽光照在我身上。

        記憶中,我小的時候很內向,家裡來了客人,我總會躲在臥室里不敢出門,不吃飯,連廁所都不敢去,內心一直焦慮不安,一直到客人走了,才會出來。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我十幾歲的時候,所以小時候家裡來客人,我是不會坐下來和大家一起吃飯的,我內心滿滿的都是焦慮,恐懼。我不記得這種狀態是在那種經歷之前,還是之後。我一個人在臥室里坐立不安,祈禱著他們快快離開我家。那時候太小了,記憶是模糊的。
        印象中,是我學前班的時候,突然外公家來了一位哥哥,很親近小孩,很愛逗我玩,會陪我盪鞦韆,做小孩子的遊戲?所以過後幾天後我就很喜歡和他一起玩。

年紀很小,所以穿裙子沒有穿內褲,他就會突然掀開我的裙子看,還笑我。漸漸的發展到會摸我的屁股,讓我坐在他的腿上盪鞦韆。有一天,他帶我去親戚家玩,到了下午準備回去的時候,他悄悄告訴我,一會帶我玩個好玩的遊戲。

        我聽了很開心,一直問他是什麼好玩的,他就捏捏我的臉,不斷逗我笑。

        回家的路上,人很少,是一片麥田,我記得路上休息的時候他給我講了烏鴉喝水的故事。之所以記著麼清楚,是因為我以前一直以為這是個夢,不是真實的,我也希望是個夢,我隱隱約約覺得這是不好的事情,我不希望它是真實發生的。但是當我上一年級的時候,語文課本里就有烏鴉喝水的故事,和他講的一模一樣。

        他講故事的時候,就把手伸進我的裙子里摸我,還親了我的臉。回去後,他把我帶到他的房間,讓我趴在床上,褲子脫了,閉上眼睛。其實我不記得發生了什麼,只記得後來他讓我把褲子穿上,但是床上濕了好大一塊,他非說是我尿床了,我說我沒有。
       他嚴肅的和我說,這個事情誰也不能說,爸爸媽媽也不能說。我看著他的表情,突然覺得這好像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就真的誰也沒有講。

這一沈默,就是十幾年的沈默。

       後來他經常帶我去他的住處,和我做這樣的事情,有一次還讓我用手摸他那個地方,我不敢,他就把我的手按在上面。

       有過多少次我不記得,只是應該是過了很久,季節從夏天變換到冬天。天氣開始起霧了。那一天,我興高采烈的跑去他的住處,想告訴他我學前班放寒假了,不用每天去上課了。但是卻得知他離開了的消息。當時還難過了好久,從那以後再也沒有見過他。

直到我四年級時候,學校里有了生物課,年紀也漸漸大了,經常能從報紙上,電視上看到小孩遭到別人性侵的事情。我就會特別關注這樣的事情,因為我知道自己小的時候也被性侵了,所以感到很好奇。每次節目結束的時候,主持人都會很嚴肅的說,這樣的事情對小孩子會產生巨大的影響,會影響她的一生,噩夢般的過往。

        我開始有些害怕,怕自己會懷孕,其實已經過去很多年了,但我卻總怕自己的肚子會大起來。我怕別人知道,感覺很丟人。小小的年紀,我開始變得不快樂,心事重重,不愛說話,講話聲音很小,我開始做噩夢。總是夢到自己被人追殺,或者從很高很危險的地方搖搖欲墜,很無助,很可怕,最後掉下去。

        接下來我上初中了,開始住校,也到了我的青春期。初中這三年,我稱它為地獄般的三年。因為我已經差不多清楚了我身上發生的事情,我變得厭惡我自己,感覺自己很骯臟。我怕別人知道我身上的故事,怕他們討厭我,嘲笑我,以至於我特別缺乏安全感。

        有時候我甚至以為是不是我已經將這些說了出來,只是我自己忘記了。當別人看著我的時候,我腦子里全是他們嘲笑我,對我吐口水,全體孤立我的畫面。當我望著同班的女孩子的時候,我覺得她們是那麼的乾淨美好,他們的臉在陽光下閃著光,他們和我講話的時候,我總是出神,我腦袋里全是我和他們不一樣,我不配和他們做朋友,我是骯臟的,醜陋的。有時候我甚至產生了幻覺。很多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等我回過神時,就感到很無助,沒有安全感,因為我不知道那段時間我講了什麼或是做了什麼,也感知不到時間過去了多久,我甚至認為我做了一個沈長的夢,在夢里我經歷了我的一生,但這是夢嗎?

        無論我在哪裡,我都覺得我是一個清澈透明的人,我內在的腐敗不堪,都被人看的一清二楚,他們看到我,好像就清楚了我身上的一切。

        我開始頻繁的做噩夢,入睡困難,半夜醒來難以入眠。想想那時候我才十三四歲呀,卻每天痛苦的猶如活在地獄里。我痛恨自己,我希望自己趕快死掉,同學們天很無邪的玩鬧,我卻每天惶惶不安,無論看到什麼我都對自己感到厭惡。我開始有強迫症,不停的抖腿,不停的縱鼻子,眨眼睛,縱肩膀,縱肚子……
       這種不停重復的動作很痛苦,一會就肌肉酸痛。可我卻怎麼也停不下來,上課,考試,我被這樣的動作操縱著。有一次考英語,英語老師停在我的身邊,靜靜的看著我,我和他對視了一眼,然後強迫自己停下這些動作,後來,老師走了,動作又開始繼續。可我始終是意識到這是不正常的。我用了很久去克服這些毛病,克服了一部分,也保留了一部分,戒不掉了。大概會伴隨我一輩子吧,痛苦卻停不下來。

在我情緒激動,無論是開心,還是難過,還是生氣,還是焦慮,強迫症都會更加嚴重,影響我的正常生活。

       初中的痛苦在一層一層的疊加。我每天都痛苦不安,我多麼想有人能傾聽我的故事,多麼想這些只是噩夢,是我的臆想。我多麼想失憶,忘掉這些。
       我開始寫日記,不停的寫,還不能真實寫出我的心聲,因為怕同學看到。我厚厚的幾本日記全是灰暗的。
我小的時候,一直想著,我心裡有一個秘密,誰也不能說的秘密,骯臟不堪秘密,沈重的,巨大的,隨時要壓垮我的秘密,我不能說。我不敢出門,不敢去超市,不敢去人多的地方,我多想找個地方傾訴,但我竟然真的忍著,一句都不說。

       就這樣,伴隨著這樣的痛苦,我十八歲了,開始交男朋友,我終於第一次鼓起勇氣,對他講出了我的故事,對,我交了很多男朋友,講述了好幾次,每一次都哭得很崩潰。那些男的聽了後有些沈默,有些離開了我,有些說,以後會陪伴我,保護我。

      在我心裡積壓了多年的痛苦終於講了出來,我的內心得到了很大的釋放。雖然也因為講出來又遭受了一些傷害,(因為有些人聽了後很沈默,接著就提出了分手)

      漸漸的,我終於把這些放下來,那時候我覺得輕鬆,我可是輕鬆的呼吸,可是開心的大笑,也可以放聲痛哭了,小時候擠壓了那麼多年的痛苦,我都很少哭的,哭出來反而是一種釋放。

       我從來不後悔講出自己的經歷,因為正是講了出來,我的內心才得到了很大的安撫,要不然很可能我已經被壓垮了。

      在我放下那些事情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覺得太棒了,我以為這些都要離我而去,我要過嶄新的人生了,不再背負這些東西前行了。

      然而有一天,我在一個很大的落地鏡面前等朋友的時候,我遠遠的看到了鏡子里自己的身影,那個身影觸手觸角,局促不安,我歇盡全力想隱藏的自卑,恐懼不安,全都在我的舉手投足中透漏出來。我以為我隱藏的很好,但這些東西清晰的從我的眼睛里,肢體上,語言中,從我的整個身體里溢出來,藏不住。我的心變得很痛,那個身影像一把大大的錘子一樣,重重的擊打在我的心裡。我當時站不住了,眼淚奪眶而出。我強忍著,我建立起來的一切力量在這一瞬間全都瓦解了。

        我又花了好多年去接受現實的自己,這些痛苦的心裡歷程比我的文字難熬多了。每一步都伴著我的血與淚,每一步都走的異常艱辛,現在我還是一個過分自卑,過分敏感的人。很多事情我都在想,若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我是不是成長為另一種人,也像其他女孩子一樣美好,乾淨。可是沒有如果,世界上的事有很多種選擇,就是沒有如果這一項。

       我一直認為,一個人如果在小時候遭受了重大的陰影,這種陰影就會像蝴蝶效應一樣,難以預測,難以控制,它影響一個人的性格,自我認知,其實是方方面面都受到很大的影響,影響之巨大到可怕的地步。我現在依然頻繁做噩夢,睡眠不太好,入睡困難。只是我偶爾講起這些事情,不會一直哭了。

     有時候,我對自己反問,我為什麼要經歷這些事情啊,為什麼要是我?初中那三年,地獄般的三年,我默默地一個人堅持走了過來,那麼痛苦不會有人懂。而每每我這樣問我自己的時候,我的心還是會強烈的疼痛,會不由自主的掉眼淚。

以前我總是害怕去講出自己的故事,怕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我,但年齡越大,我越覺得應該勇敢站出來,講出自己的經歷,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看到,保護好自己的孩子,不要讓她經歷這些地獄般痛苦。

     假如有一個選擇,我可以回到過去,可以做任何事情,不用負任何責任,我一定會殺了那個人。嗯,毫不猶豫,因為他是我痛苦的根源,他造成了我痛苦的一生,沒有他,我可能會比現在好很多,至少我會快樂很多。

      可是沒有如果。

【接下來是不定期更新的碎碎念,我有太多情緒積壓在心中】
我發現,沒有人能理解我身上所發生的事,他們第一反應是虛假的故事。我經常會焦慮不安,失眠,做噩夢,倒不是總在心裡想起這件事,而是莫名其妙就焦慮不安?每次我疲憊不堪時,周圍人總問我是為什麼,我只回答,腦子里亂,心情不好。

他們給我的回答總是這個世界上誰不累啊,你看看誰誰誰,你看看我,我家裡工作那麼多事,我哪裡像你這樣了,多大點事就承受不住了……

往往這些時候,我心裡很痛,不知該怎麼回答,我反而無比羨慕他們,不用去背負不該背負的痛苦,不用去承擔痛苦帶來的無窮無盡的影響。我的性格,我對待事情的看法,態度,和行為統統都被影響。沒有底線,不懂得保護自己,因為覺得自己反正都這麼骯臟了,變得自暴自棄。

有個人愛我,那你願意刨開我的過去,透過我的故事窺視我身上所有傷痛與快樂,醜陋與美麗,你看看,看看那些黑色,濃郁難散,你還敢愛我嗎?

當我失眠時,有很多人總會問我為什麼,我說是感情問題,或者說是心情焦慮。他們總是會說我想得太多,讓我多看書,把一切都看淡,都放下,說他們也經歷過難過的時刻,不想那麼多就好了。說得多了,我每次聽到這些話就特別難受,我很少會想起小時候的事了,但我卻總是莫名其妙難過,平時總是愛發呆,腦子放空,或者眼睛里看到什麼,例如白色的汽車,我的腦子里會出現自己的聲音,一直重復念著白色的汽車。很多時候,我並沒有想太多,可我的心總是不平靜,心跳快,很容易陷入消極的情緒中,我曾在初中那三年,每日每夜祈禱,祈禱我失憶忘掉那一切,可我的記憶卻清晰的可怕。直到我認為我放下了那一刻?可是放下是什麼?它帶給我的一切,不是我說放下,它都可以全部消失不見的,我用了那麼多意志力,我最終不再對這件事耿耿於懷,痛苦難耐,可它消失了嗎?我相信就算我失憶,它帶給我的一切還是將會一直存在。

生活在繼續……我依舊失眠,焦慮不安,消極,自卑,脆弱。生活中也經歷過很多其他的挫折,我認為在走向未來的旅途中,我需要的是帶著這些負重前行,希望我會越來越強大,將這些陰鬱變得越來越小。我知道它們完全消失是絕對不可能,我希望我能與他們共存,一同前進,我帶著它們,去完善我自己。因為假如我一直想得是要拋開他它們,那大概我也不會坐在這裡寫下這些字了,因為我可能早就死了。因為在我特別想放下這些記憶的時刻,我痛苦得如同活在地獄。它改變我的性格,三觀。處事風格,說話習慣,它讓我沒有底線,不愛惜自己,有時候痛苦時我會發了瘋般的打我自己,疼痛讓我放聲大哭,覺得如釋重負。

他們早已融入我的血液。我的筋骨,我的每一寸皮膚,將它抽離我的身體,就等同於回爐重造一個我。我想沒有經歷過的大概永遠不會懂吧,他們用會說。小孩子知道什麼?哪存在什麼永遠放不下的?

是啊,我早就放下了,可放下,就代表它給我的影響都消失不見了嗎?不,它會伴隨我一輩子?大概,我永遠找不到一個願意愛我美好的一面,也愛我陰鬱的一面的人了。有時候我真覺得我堅持不下去了,但我拖著疲憊的身體,迎來了一天又一天的清晨。

在生活中我是個很簡單的人,沒有複雜的心,身邊很多人對我的評價都是太單純,我不太喜歡這個評價,因為好像感覺有點無知的感覺。但,我還是希望我保持一顆純淨的心,有讓我覺得不舒服的人和事我都盡量避開,我熱愛生活,喜歡佈置屋子,舒適的居住環境,讓我對生活充滿熱愛。
我對生活充滿了憧憬,我希望有一個溫柔如陽光的人,陪伴我走過一生,若他沒來,我會使自己更加強大,就算一個人,只要我活著一天,我就會過好每一個時刻。

最近突然覺得生活很累,很想結束這一切。
突然發現,我太不快樂了,心裡積壓了太多的痛苦,每天都需要去梳理這些痛苦以減輕我的負擔,但這些使勁壓著我,怎麼都透不過氣。不像其他人一樣簡單快樂,我總是被陰鬱包圍,怎麼逃都逃不出去,也不想逃。我常常想肆意的哭一哭,但眼淚怎麼都流不出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有輕微的暴飲暴食症,難過的時候總是要把胃里填滿才覺得舒服些。嚴重時候兩個小時吃一次,吃到肚子很大,醫生懷疑我懷孕幾個月了。但是過了之後就開始刻意節食,不想讓自己變胖。

最近總是走著走著就眼眶就紅了,要一直控制著不讓眼淚掉下來,不讓別人看到我哭泣,我覺得好累,在我不想繼續下去了。
現在是2017年4月1日,也是三月初五。四月,你好,也祝自己生日快樂。

如果我放棄了自己的生命會怎樣呢?每一天都痛苦無助,做了夢在夢里失聲痛哭,情緒崩潰然後突然哭醒,無數個夜晚失眠睡不著。無數個夜做著噩夢醒來,然後反胃想吐。我不知道我還要堅持多久,我真的一分一秒都不想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