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性愛受虐癖

受虐癖,也就是自己遭受鞭打、捆綁、羞辱或受到其他虐待可以得到性興奮或樂趣的人。受虐癖屬於性變態範疇,它是通過自行或被人鞭打、扭捏等達到一種心理的滿足。矯正受虐癖變態性行為要進行綜合治療。

受虐癖指自願使自己處於受辱或其他能引起自身痛楚的狀態以獲得性快感的行為(可能通過性交或非性交)。它在現代社會已成為有爭議的、甚至是挑戰性的心理學課題。受虐者只有在被虐待的情景下才能獲得最大的快感。這種奇異的需求並沒有傷害社會和他人,而是通過接受傷害來獲得被扭曲的愛的興奮。 從廣義上說,男女都有受虐的需求。受虐可被看作為一種肌體的緊張。在性高潮階段若沒有緊張就不可能產生快感。男性用鏈條綁住自己,用繩索套著頭頸才能獲得手淫的快感,那是因為他懷疑自己的性慾能力,處於自嫌、軟弱狀態下迫不得已採用外力實現自己的興奮。

《人類的性存在(Understanding Human Sexuality)》 by Janet Shibley Hyde & John D. Delamater,是被美國心理自學協會專家推薦的書目之一。推翻了以往弗洛伊德認為女性比男性更多受虐傾向的偏見。根據調查統計:受虐癖在男性中比在女性中更為普遍。這也讓男權主義者難堪。

受虐癖是由逃避自我意識的願望的驅使……可能由於高水平的自我意識(包括過分關注自己身上的壓力、責任和其他人面前保持良好形象的需要等等)更可能導致焦慮。受虐待行為允許人們從稱為一個自主的、單獨的個體責任中逃避出來……這個理論也解釋了為什麼受虐癖會同性別聯繫在一起(Baumeister, 1988b)。按照這個理論,因為男人面臨著自主、獨立和個人成就感的沈重壓力,所以男性角色特別的繁重,因而受虐待行為幫助他們從角色責任中逃避出來。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受虐癖在男性中比在女性中更為普遍。

也有從先天基因角度入手,既然Y染色體是促進暴力,那麼暴力必然分化為施暴、受虐兩者,所以男性施虐和受虐傾向都明顯高於女性。

瑞克(Theodor Reik)也認為,焦虐感和恐懼感是虐戀的原因。

因此,受虐傾向與自我的形成過程有關:挫折和不快是嬰兒期區分自我與他人及隨後的他離與個人獨立化過程中的必要因素。與母親的分離使兒童感到失落、憤怒和有罪。因此某種程度的受虐傾向是一個普遍現象,經同超我的存在聯繫在一起,同自我的定義聯繫在一起,同個體化過程聯繫在一起。痛苦是在自我的建立過程中不可避免的現象,因此,就像人們說” 我感覺故我在”或”我思故我在”一樣,可以說”我痛苦故我在”。 自我從環境中分離出來的時的挫折感和不適感是我們進入世界時不可避免的感覺,是對兒童的自戀心理的損害,它使人在面臨外部危險時感受到一種難忍受的被動感和無力感。這就是自我羞辱的原型。

嬰兒試圖通過歪曲自己經歷的性質來恢復自尊,他不願接受自己是軟弱無力的這一事實,而會通過在主觀上把受到的折磨假裝成是自願的來恢復控制權,他會這樣:”我受挫折是我願意的,是我強迫母親這樣殘忍的。”控制痛苦是成長的一個過程,它培育了一種能力,即從痛苦中得到滿足的能力。嬰兒適應外部世界的一個步驟就是適應痛苦。處戀主義的受虐傾向就是正規的成長過程,是與客體建立情感關係的過程。自戀主義的受虐傾向不是為了幻想同一位關愛的母親重新融合,而是幻想控制一位殘忍的母親。在自戀主義的受虐傾向中,超我是扭曲的,它是一種過分嚴厲的超我。

戀獸癖

戀獸癖是專以動物為性對象,獲取性滿足的一種性變態。人與獸的性交稱獸奸。但獸奸或與動物性交並非僅見於戀獸癖者,歷史上某些宗教傳統或儀式中可見到這種活動。在無法取得正常性生活的人群中也時有發生,其中大部分人並非性變態。獸奸也並非戀獸癖的唯一性行為,男性戀獸癖者常以對動物有明顯施虐色彩的非性交性行為獲得性滿足;女性戀獸癖者則多從與動物摩擦或令其舐外生殖器而獲得性滿足。西方某些老年人的動物寵愛癖與戀獸癖有密切關係,這種人對某種動物有不正常的喜愛癖好。

戀獸癖的糾正比較困難,故在該病的防治中應強調預防為主,防止孩子單獨與動物過分親密,並給以適合其年齡的科學性教育,不把涉及狐、狗、貓等與人愛戀結合的神話或迷信故事當成真事向孩子講述,在看到動物交尾時給孩子以科學解釋或讓其回避等可有助於防止戀獸癖產生。對於從小就顯示對動物有特殊喜愛並伴有性情緒的兒童,應嚴肅地採取糾正措拖,如制止其與有關動物單獨處於一室,不允許孩子與動物同床玩耍,必要時調整兒童環境等。一般兒童即使有某種戀獸癖趨向,只要在青春期以前採取措施,都是不難糾正的。

性癮癖

性癮又叫性高潮癮,全稱性愛上癮症,是指個體出現強烈的、被迫的連續或週期性的性衝動行為,如果這些性衝動得不到滿足,就會產生焦慮不安的痛苦感覺。就年齡檔次而言,大多集中在30~40歲的男子,這也是人一生中性生理最為活躍的時間段。他們如同吸毒者、賭徒、酒鬼一般,一旦性癮發作,就會不顧一切放下所有工作,去尋找發洩的對象。如果一個人沈溺在網絡色情中不能自拔,那麼原因很可能是他有性癮。

就目前所知,至少有內外兩方面的因素。就內因而言,體內荷爾蒙的分泌紊亂難辭其咎。比如一位大二學生,竟然不斷更換同居對象,後來查血發現,他的雄激素高出常人10%,醫學上稱為性亢進,是性功能紊亂的一種,大多緣於內分泌疾病作祟,如腎上腺腫瘤,垂體腫瘤等。

外因則罪在心理髮育出了偏差,與家庭、社會環境的影響有關。比如色情書刊、影視的誘惑;長輩的不良示範;精神壓力過大一時又找不到更好的減壓辦法,不得不求助於性愛,最終形成心理依賴等。還有的人是想利用性來證明自己的魅力,性夥伴越多越能讓他自信,愛情只是一種裝飾而已。

性成癮者不一定會成為性犯罪者。此外,並非所有的性罪犯是性癮者。大約有55%的被定罪的性罪犯可以被認為是性癮者。
性癮伴隨著各種病症併發,如可能伴有焦躁症、強迫症或恐懼壓迫症等,因此他們同時還可能酗酒如命,是個賭徒、工作狂或運動狂。

「性癮」同其他癖好不同的是,有的只需要15分鐘便可過足癮,如在色情網站上衝浪,然後又可以若無其事地回到會議桌前。「性癮君子」一般都自我感覺良好,不承認自己有什麼不對勁。 人只要患上「性癮」都幾乎難以自拔。如成天追逐性,想入非非,或者因「旦夕伐作」而身心憔悴,而工作效率卻大為下降,事業慢慢都拋到腦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