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日留學生做”女體盛”被摸私處

在日留學生做"女體盛"經歷被摸私處
目前,在日本留學的中國學生超過了10萬人,留學日本已成為中國學生的熱門選擇。日本的消費水平比較高,留學生普遍會靠打工支付生活費。日本政府規定上課期間打工每周不得超過28小時,而且不允許從事色情場所、賭博等違法場所的工作。由於在日本打工並不容易和經濟等因素,很多留學生走上了"打黑工"這條路。

    主人公:王娜

    人物簡介:王娜從小生活在一個幸福的家庭,父母都是藝術學院的老師,家庭得天獨厚的優越條件讓她受到了良好的藝術熏陶。2001年大學畢業後,隻身到日本闖蕩,想在日本讀藝術學院。帶去的錢很快就花光了,還沒有找到工作,加上藝術學院還需要一大筆錢,所以她自己求職的標準一降再降。

打工經歷:

    迫於生計做起"女體盛"

    一次,表姑的鄰居很熱情的來到表姑家裡,"我有一個朋友開了一家餐廳,現在需要招聘一批漂亮女孩子做女體盛,安子自身條件很不錯,如果她願意,明天就可以先過去面試,很快就能上班。"

    "其實沒那麼複雜,我們日本把女體盛看作為藝術獻身,況且這一行收入還挺高的,你們倆可以考慮一下。"鄰居輕描淡寫地說。

    因為生活拮據,我和表姐終於決定去做這份工作。

    我和安子被帶到了一家豪華的餐廳的一個大包房,看著有好幾個臉蛋漂亮、身材苗條的女孩早就到了,和我們一樣等待面試。考官是幾個大男人,他們色迷迷的從上到下,仔細打量每個前來面試的女孩子,再問上幾個簡單的問題,很快就決定每個人的去與留。

    原來,做日本"女體盛"首先要求必須是處女。因為日本人認為只有處女才具有內在的純潔與外在的潔淨。我當時23歲,還是處女。安子那時已經26歲,早就不是處女了,但是她說她只有20歲,從沒有與任何男人發生過性關係。就這樣,我和安子都過了關,然後接受培訓。

   艱苦訓練後我終於"合格"

    第二天,我和安子在老闆的帶領下,來到了一間乾淨整潔的包間裡面,接受一位女老師的專業培訓。安子早先就告訴我,作"女體盛"要經過嚴格的訓練,但後來的特殊訓練還是我沒有想到的。

    按照老師的要求,我們首先像人體模特一樣脫光了衣服,靜靜的躺在地板上。第一個科目是堅韌性格訓練,老師在我們身體的六個部位各放了六個雞蛋並開始計時,不時把冰水一滴滴的灑在我們身上,只要有一個雞蛋掉在地上,計時器就會立即歸零並重新訓練……

    經過一個多月的專業訓練,我和安子終於通過層層嚴格的考試,成為合格的"女體盛".

    一天傍晚,飯店裡來了一群客人,於是老闆讓我為他們服務。就這樣,開始了我的"女體盛"經歷。

    我很討厭這份工作,更確切的說是討厭有些人不守規矩的舉止,特別是他們講的那些很下流的話,不堪入耳。然而,豐厚的報酬還是讓我決定繼續堅持下去。

    我在矛盾與痛苦中徘徊

    雖然有過先前的演練經驗,真到要上崗的時候,我還是緊張得出了一身冷汗,但我還是立即開始按照要求,進行嚴格的淨身程序。當一切準備完後,我來到用餐的室里,這裡幾乎沒有任何裝潢,只有一幅古畫、一株盆栽,以及一隻裝飾花瓶,室內很涼爽,老闆說這是為了防止"女體盛"出汗。

    我在房間中央躺下,頭髮呈扇形散開,並綴以花瓣,擺好設計好的固定姿勢。感覺完全就是罪犯上絞刑架,全身僵硬得連氣都不敢出。一切就緒之後,我死死的盯著天花板,鎮定心情,惟願這一切趕快結束。

    客人們穿著傳統浴衣進入房間,有一位助工從廚房端來一大盤壽司,她熟練而快速地將壽司放置在我身上。一刻都不容耽誤,因為壽司剛好時才是最美味的。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了,突然有人提出要把我的乳頭特別顯露出來,原本就緊張的我一下子臉紅到耳根,恨不得立即找個地縫鑽下去,但職業要求不允許我這樣做,在羞澀和憤怒中,我還是按照客人的要求做了。

    客人卻並不以為然,也許是見慣不怪吧。第一次工作很順利,他們在我的身上夾著菜,開心地吃著,並沒有什麼過分之舉。但後來的幾個很野蠻的傢伙卻讓人感到惡心。

    那幾個客人並不立即動手吃飯,首先是評論我的身材來,批評我的胸部、腹部及大腿等的形狀。後來還有一個客人喝多了酒,竟去撫摩我的下身的隱私部位,我的心裡又是害怕,又是憤怒,但卻不能說話,更不能動。因為"女體盛"這項服務是最高原則是:對顧客完全的服務、娛樂與服從。

    客人終於吃完飯挺著肚子離開了,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這漫長的兩個多小時,我猶如從天堂一下子掉進了人間地獄,度過了漫長的一個世紀。等到去清洗自己身體的時候,我突然感到翻江倒海的惡心,嘔吐不止。

    第一次從老闆手中接過厚厚的工資,我難過得大哭了一場。那是自己有身體和屈辱換來的啊。我這時才覺得,還是在國內,日子多麼順心,哪用得自己這樣去賺錢呢。

    有了錢後,我在北海道一所藝術學院學習繪畫。到了晚上,我就到飯店作"女體盛",白天到學院努力學習繪畫技能。

    雖然我很討厭這份工作,更確切的說是討厭有些人不守規矩的舉止,特別是他們講的那些很下流的話,不堪入耳。然而,豐厚的報酬還是讓我決定繼續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