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深入探訪日本各風俗店經驗

「深入探訪日本各風俗店經驗」,網友:太精闢了 根本可以出《極樂日本》了

先說粉色沙龍吧,就是口交店。流程是先到店附近找到介紹所,裡面有案內人,你說你要幹嘛,他會幫你介紹。當然,外國人一般很難為你介紹,尤其不懂日語,基本上沒戲。然後他打一番電話幫你預約一家店,給你名片,你就能過去了。進門會告訴你各種要求,比如絕不讓本番,本番就是插入,還不讓行為語言暴力,另外就是不許拍照錄音。有的店會檢查你的手指甲,太長不行。價格一般是7000日元45分鐘,如果你要看照片指定妹紙,加2000日元。訂好後,就去卡座等妹啦 。

房間跟餐廳一樣,每個座位都有半人高的板子遮擋,裡面音樂比較吵人,估計是為了壓制呻吟聲,燈光很暗的。妹紙來的時候會帶一把濕巾,捲成香煙一樣。穿的一般都是水手服,先會跟你打招呼,然後就直接坐你腿上。

你可以摸她任何部位,只要你提出,她會馬上順從的脫掉上衣,胸罩,內褲,只留下小裙子。日本小姑涼很敬業的,你摸她,她會叫,跟大家看的動作片一樣叫。他們訓練有素,很快都能出水。順便說一句,亞洲人的G點位置不一樣,日本人的最淺,韓國的比較深。與此同時,她會抱著你接吻或者親你脖子。總之,非常貼心。接著,你就可以要求口X啦。

口X前當然先用濕巾擦小雞雞啦,她會告訴你,「有點涼,失禮了。」擦完就開始工作啦。由於只是小沙發,空間有限,妹紙平行跟你坐下,然後一隻手撐在地上,斜著身體來口X。這時,你的手指依舊可以塞進她的身體。這種專業的水平,大多數人應該沒有享受過,比任何一個女朋友都要舒服,特善解人意,你要射了,她們會停下來等一會,還會笑著問你爽嗎?而不會故意讓你繳槍。

發射的時候可以告訴她,有一點特別好,大多數的時候精液是吞了,而不會吐出來。另外,剛射後,妹紙一定會溫柔的幫你處理,而不是處理她自己。

最後妹紙會告訴你騷等,拿給你名片。名片上會寫一些妹紙的感受,這個名片一旦有電話號碼,那就可以下次約出來本番了,收不收錢再議。

穿的帥一點,別太像亞裔農村人。我也經常就隨便穿上班的西服,這個很容易讓看門的認為你是日本人。一定弄點發膠把頭型弄帥點,再噴點香水也可以。最後帶好你的鈔票出發!

本人日語水平一般,說個2,3句沒問題,再多了肯定露餡。所以就說你要點的XXXX名和女孩名,多了別說。我也被發現是外國人被拒絕過,沒什麼大不了的,換一家就是了。想出來玩就要臉皮厚。風俗種類用手解決的粉色沙龍6000左右,摸奶的8000左右,派遣12000~20000左右(除了上,其他都可以,可以用手摸女孩那裡),王道桑拿30000以上。還有其他很多種,我會把我的經驗和大家分享,盡量少踩地雷。

風俗店招聘現場:

「踩地雷篇」

回家上網查了一些相關資料,才知道這種風俗店在日本叫做(一種派遣型性工作者提供色情服務的店),估計是來源於英語的 delivery healthy。簡稱。把性從業者們派遣到客戶指定地點(自宅、(賓館)、車中),給客戶提供性服務的行業。真不知道明明是很不健康的行業,為什麼起名字叫「healthy」?

世界上很多事情把名字的意思反過來理解,比如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其實很不民主,很不人民,很不共和,大韓冥國其實小的和重慶市差不多面積。

算是最多,最普遍的一種了,不過對於外國人來說,打電話絕對是一個難關。風俗店的接電話小屁混混為了避免麻煩大多一聽是外國人立刻就了。所以先算好和指名的女孩,再就是你的地址和電話,其他都別說。我也被認出來是外國人過,換一家就好,沒什麼大不了。

還有很多是有實體店面的,日語不好的最好找這種直接上門找他說話,避免電話的語言困難。

我在外地出差時曾叫過一個便宜的店1萬快,1個小時。結果把我的房間號說錯了。等到了約號的點我到走廊裡探風,看到有個女孩坐電梯上來後四處張望看門牌號,我就知道肯定是她沒錯,立刻跟他說我是鈴木(編的假日本名),不好意思我說錯門號了。結果她呀的後邊還跟個開車的男的,丟死人了。不過沒什麼進屋先聊著。

沒聊幾句貌似就走漏了我是外國人的事,她問我哪裡人,我騙他說東京的,不過這肯定是瞞不過的,她和我就心知肚明的繼續說了。開始進入正題,她開始脫衣服說一起去洗洗,看她矮矮的,黑不溜秋的合計打個5分,結果一脫衣服才發現滿身的紋身,我知道完了肯定是踩到地雷了。就這樣繼續進行,果然地雷就是地雷,幹活超級敷衍,就為了能快點完事。而且結束了立刻穿上衣服聊天,連再給我摸摸的機會都沒有。和她聊天才知道她是常在酒吧混,喜歡和黑人干,所以才滿身紋身。我也才可以理解她的工作方式。

然後聽她口述一些「變態」的事情,其實很多也見怪不怪了。在我看來,嫖客本身就很怪,正常人很少會找那些素未謀面,且姿色平平的小姐,花辛辛苦苦工作了10個小時掙到的錢,就為爽那一秒鐘吧。

據說曾有個客人,提前準備了一堆香蕉。服務開始後,自己就一邊看著她舔香蕉,一邊自慰。外加一個要求,香蕉上不能有牙印。

據說還有個客人,大學生,童真(處男),為了破處,專門找了專業人士。有如外科手術的經歷是她引以為豪的傳奇故事。

據說還有個客人,個人衛生不好。翻開包皮,裡面藏著萬年鐘乳石一樣的包皮垢,嘴上的活還必須做。把她噁心的差點把消化到大腸裡的飯都吐出來了。

這些往事,雖然在紋身女的自述中略帶些調侃,但從她的眼神裡我卻看到了一絲悲傷和無奈。這種情緒會深深的感染我,從最初厭惡情緒,到後來逐漸開始同情她起來。畢竟,小姐也是人。
.

「本番篇」

我從小起就已經開始接觸日本風俗業。AV女演員們的言傳身教勝過多少性教科書。 在我的印象裡,日本是一個遍地AV女援交妹的極度開放的資本主義國家。這個國家的國民都喜歡「日」,喜歡「本」番,所以把自己國家起名叫「日本」。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日本」國,竟然指定了一個「買春防止法」,法律裡明確禁止了「本番行為」。「我呸,」(很噁心吧?)

可能有人這時候會提問,「我去過日本的泡泡浴,那裡面可以進行本番的啊?」

這裡解釋一下,從泡泡浴的發展歷史來看,它是上個世紀30年代從上海傳到日本的(跟大陸桑拿比起來,現在它還是徒弟級別),最初叫做土耳其浴,店裡面有女性提供簡單的按摩服務。

後來在日本發展為可以半公開的從事本番的風俗場所。泡泡浴的經營機制是,店裡只提供女性給客人服務的場所,所以客人入店時給只需給店裡支付「入場料」,然後客人與店裡的交易到此為止。

因此從表面上看,泡泡浴就是個澡堂。

女服務員給客人提供的服務都是在自願的基礎上,服務員給客人提供「服務」,客人給女服務員支付特殊的小費 ——「服務費」。至於什麼服務,怎麼服務,跟店裡沒有關係。

泡泡浴就是這樣鑽了日本法律的空子,從這裡可以看出人類在法律面前的無窮智慧,也體現出了日本人「當婊子立牌坊」的民族精神。

類似這樣的例子,還有彈子機和老虎機店的經營。日本法律不允許開賭場。可是彈子機和老虎機店不屬於賭場,也就是個遊戲廳。客人花錢買遊戲幣,打出來遊戲幣或者彈珠,只能在店裡換「獎品」。
是獎品,就不算賭錢。不過這些「獎品」,可以去附近「別的店」兌換錢。然後「別的店」再把獎品賣給「遊戲廳」。

扯多了,言歸正傳。派遣出差型的店,表面上也是沒有本番服務,明碼標價比如每小時10000日元,看似便宜,其實只不過是虛假廣告而已。

好比買個Softbank手機,基本料金白色Plan 980日元,哎呀。便宜啊,買個玩玩吧,簽了約,用了一個月什麼維修保險,上網費賬單都來了,就傻逼了。所以我很懷疑孫正義是開風俗店出身的。
話說風俗店明碼標價的1萬每小時,那不過是「基本料金」,話說好這口的的客人都有點特殊癖好什麼的,制服誘惑啦,來跟蠟燭,加個皮鞭什麼的。這些都要另外算錢的。

玩著玩著,被撩到興頭上,箭到弦上不得不發的時候,一般都是一不做二不休,順便就本那個番了。

「好地方推薦」:

既然要為國報仇,不能上可怎麼行。上了恐龍怎麼辦,誤上了國人怎麼辦。為了解決以上問題,推薦幾個我去過的好地方。第一個,請自己上網搜大阪飛田新地的地址,在大阪天王寺附近。這裡是全日本最出名的古典選妃方式。幾條街兩邊,女孩坐在屋裡,對你微笑,會有一個老太太跟你談價錢。由於女孩就作在大馬路的兩旁房子裡,完全沒有任何壓力可以隨便選漂亮的。裡頭質量好的絕對比AV女還漂亮。選好了上去跟老太太說你要20分16000的就可以。進屋上樓,直接脫衣,不能洗澡。女孩會用濕巾幫你清洗。然後開始直奔主題。20分鐘內請一定解決。長的漂亮的女孩很能裝逼,只能一個姿勢到底的也有,需要注意。然後發射閃人即可。整個過程幾乎不需要和女孩聊天所以只要你外表不像農村人就不會被拒絕。但是一定不要偷拍攝那裡女孩,會被黑社會打的。

第二個,大阪太遠,對於在東京的人來說不解渴,那我就來介紹個東京的。東京最出名的是吉原不過離我太遠,沒去過,池袋附近的全是國人質量不高。我熟悉的是川崎車站的,請上網搜川崎 京都這家絕對不是最漂亮的,但是看好了裡頭是好幾家店,有人妻還有學生,OL什麼的,挑學生店比較年輕,質量肯定是一分錢一分貨,不過都還可以。推薦這個的原因是便宜,質量還可以。1小時20000左右。

有錢的請找更貴的,請搜高級店就有,絕對是越貴越漂亮,基本都可以真人照片選,不會太離譜。大家不懂的是價錢,在網站上寫的是洗裕料,這個是你實際要交錢的1/3。所以把這個乘3就是你真正要交的錢了。便宜的1小時20000,貴的90分鐘9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