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night-99

為抓色魔喬裝警花釣色魔

男子半年猥褻30余婦女 警花喬裝釣出樓道色魔(圖)
犯罪嫌疑人高振全不到半小時就全招了

智擒樓道色魔的警花黃爽正在接警(資料圖片)
【點擊查看其它圖片】
第一次失戀,他怨女性愛慕錢財薄情寡義;第二次失戀,他恨女性沒幾個好東西;第三次失戀,他對女性伸出了罪惡的咸豬手。 連續猥褻30多名女性,製造了瀋陽200號串聯案件(2010年)和11號串聯案件(2011年)的他,最後一次作案時,竟然瞄上了便衣警花!為了擒住色魔,這名警花和戰友已經蹲坑守候3個月!

沈城驚現樓道色魔

4月1日22時許,某醫院女護士小娜下夜班,走到鐵西區滑翔地區家樓下時隱約覺得有個黑影尾隨,趕緊快步閃進樓洞。樓洞里感應燈早就壞了,黑暗中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沒等小娜回過神,一雙大手已經勒住了她的脖子:「別喊,再喊就整死你!」小娜嚇得魂飛魄散」結結巴巴地說:「別傷害我,我給你錢。」

壯漢發出威脅:「我身上有刀,想要命就別喊,我不搶劫也不強姦,只想摸摸你」小娜不敢反抗,任憑壯漢猥褻侮辱。幾分鐘後,色魔逃出樓道,只留下了受盡屈辱的小娜,含淚跑到附近的派出所報案。

這個樓道色魔又作案了,原來自去年11月以來,鐵西區接連發生十幾起強制猥褻侮辱婦女案,性質惡劣影響極壞,通過檢驗在現場提取的嫌犯精液,警方確認色魔為同一個人。今年1月,瀋陽警方將這個系列案定為瀋陽「串聯11號案」。

30多名婦女遭遇色魔侮辱

凌空派出所轄區內也發生了幾起案件,引起了所長楊鵬的高度重視。「我們全所民警分成4組,由我和副所長盧立河帶隊,夜晚輪班巡邏、蹲坑,不抓到嫌犯絕不收兵。」接到報案後,派出所先後十次開會研究案情,所長楊鵬拍板:「誰抓到色魔,就獎勵他5000元錢,而且馬上兌現!」

鐵西分局的情報信息研判,協助凌空派出所分析了嫌犯的作案特點、作案軌跡,並將被害人描述的嫌犯特徵綜合分析,繪制了作案軌跡圖,制定了易發案時段民警包樓,在出入小區必經路口蹲守等一系列行動方案。「上級十分重視此案,市局和分局領導多次批示要求快速破案,鐵西分局刑警大隊、陣控大隊、巡警大隊堵截隊也派出大部分警力,分段把守晝夜巡邏。

就在警方悄悄支起搜捕大網時,嫌犯仍然不停的作案,又有十多名婦女遭遇蹂躪。因為這類案件的特殊性,被侵犯的婦女不願意報案,這給民警破案帶來一定難度。4月中旬,警方瞭解到滑翔附近一女子遭遇色魔侵害,幾次上門尋找線索,女子才不情願地說出實情:「我的室友也被侵犯了。」原來,這是某公司的集體宿舍,住了兩名女職工。4月10日晚,王小姐下班回來時遇到色魔,遭遇侵犯後跟室友說了,室友以為開玩笑,沒當回事。兩天後,色魔再次來到這棟居民樓,誤將室友當成王小姐,尾隨進樓洞後再次得手。

「太猖狂了,我們決定出絕招,早日抓到這小子。」

警花出擊擒獲樓道色魔

凌空派出所有位警花叫黃爽,是個標準的美女警察,她被稱為瀋陽版的「陀槍師姐」:僅在2010年,黃爽就獲得個人嘉獎四次,參與破案幾十餘起,抓獲犯罪嫌疑人30余名。為了抓獲那名猥褻嫌犯,她跟男警察一樣蹲坑守候了3個月。

5月8日晚,黃爽帶著5套衣服又出發了。「那小子好色,我自告奮勇釣魚出擊。」每隔20分鐘,黃爽就要鑽進居民樓洞換一套衣服,「總穿一套衣服,嫌犯會有所警覺,多換幾套,興許能把他釣出來。」黃爽特意挑選嫌犯喜歡的環境拋頭露面,「我不害怕,後面有同志們保護我!」當晚,副所長盧立河帶領民警車馳宇、韓桂岩、付浩躲在暗處,遠遠地跟著黃爽尋找目標。22時,一行人釣魚到滑翔一小區附近,此時大家已經巡視了4個多小時。盧立河給大家打氣:「根據信息研判的結果,這小子10日前一定會出來作案,大家辛苦點,不要輕易收兵。」

工夫不負有心人,民警發現黃爽的身後,不知何時尾隨著一名男子,從身高體形上看,與猥褻嫌犯十分相似。此時,黃爽也發現了敵情,轉身拐進一樓洞。眼看著男子跟進樓洞,眾民警一擁而上,與黃爽前後夾擊將其堵在緩步台。男子身高體壯,拼命掙脫想要逃跑,被5名民警摔倒在樓道內,用繩子捆了個結結實實。「就那樣,還和我們大呼小叫呢。」

到了派出所,壯漢死活不認罪,一直狡辯:「我去樓里撒尿,你們憑啥抓我?」「小區里也黑,為啥非要跟著婦女進樓撒尿?」壯漢又改口:「我去找人。」民警追問:「你找誰?住在幾樓?這是什麼小區?」壯漢前言不搭後語,滿腦門子冒汗。不久,壯漢被移送到鐵西區刑警大隊繼續深挖,當天晚上,壯漢的DNA檢驗報告出來,與此前掌握的嫌犯精液DNA一模一樣,「鐵證如山,這小子不到半小時就招供了,而且一連串吐出30多起猥褻、侮辱婦女案。」

【色魔其人】

多次失戀遷怒女性

持久液night-99

被抓男子叫高振全,25歲,法庫縣人。他只有小學文化,2007年來到瀋陽打工,做一名貨車司機,月薪3000多元。「在單位很有人緣,領導也很重視他。」高振全喜歡上網,在網上結識了一個比自己大三歲的女孩,見面後很快墜入愛河。他對女孩非常寵愛,凡是女孩提出的要求都一一滿足。兩人交往快兩年了,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女孩家裡開始催婚。「她說結婚可以,但必須有房子,我家不富裕,一個月3000多元的工資僅夠我倆的日常開銷,沒有多餘的錢買房子。」高振全無奈地說,此後兩人經常為此事爭吵,最終女孩離開了他。

失去了初戀女友,他又處過2個女朋友,都因種種原因分手了。「戀愛失敗,我性情大變,心裡充滿了恨!恨女性,恨社會,總之,這個社會根本就沒有真愛,女人都是愛慕虛榮薄情寡義的人!」

去年5月,他和朋友喝了很多酒,回家路上看見一對戀人在路上親熱,心裡很不舒服,又見男子送到路口走了,只剩女孩一人回家,於是心生歹意。悄悄跟著女孩上了樓,從背後將女孩摟住,語言威脅後進行了猥褻。第二天,高振全巧遇這名女子,非常緊張,但事情出乎意料,女子不但沒有報警,還與他交換了電話號碼,並在一起吃了飯。「她說知道我沒有惡意,想給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女子這一番話,令高振全沒有改過自新,心中反倒升起一種異樣的快感。

第一次的成功,刺激了隱藏在他內心深處的邪惡,此後,只要心情不好,就會跟蹤單身女孩上樓,強制進行猥褻,而且一髮不可收拾。

【對話嫌犯】

太給父母丟臉 我以後不會回家了

在看守所內,記者看到了犯罪嫌疑人高振全。他皮膚黝黑,1.8米的大個,身體壯實,兩臂有刺青。採訪過程中,他一直低著頭,茫然地盯著腳下,但面對記者的提問,他表現出另類的「變態」:一會兒笑一會兒哭。

問:你挑選的目標有啥特點?

答:長頭髮、身材較好的,沒有什麼警覺性的單身年輕女性。

問:你作案時身上帶什麼兇器?

答:我從來沒有帶過兇器,說有刀是嚇唬她們的。

問:你猥褻過的女子年齡最小的多大?

答:有一個20歲的學生,她哭著求我說,「我還是個學生,把身上的錢全都給你,手機也給你。」我不忍心,就放她走了。

問:現在你被抓住了,想對受害者說點什麼呢?

答:(沈默了一會兒)我對不起大家,請求受害人原諒我,我會懺悔一輩子。

問:你也有父母和兄弟姐妹,怎麼能對這麼多女性做出這種事情?

一提到父母,高振全情緒幾乎失控,失聲痛哭:我出去以後不會回家了,這件事太給我父母丟臉了,對他們的傷害實在太大了。

【嫌犯坦言】

「遇到反抗的我馬上逃」

高振全交代,從2009年至現在,他一共強制猥褻了30多名婦女,只有3名婦女進行反抗。他所犯下的罪行,曾被瀋陽警方定為2010年「串聯200號」案、2011年「串聯11號案」,一人犯下兩大串案,高振全也算瀋陽刑事案件中「掛了號」的人物。

高振全說,他猥褻的女性中不是每一個都成功的。「我從後面一捂嘴,用語言嚇唬她們,大部分害怕不敢反抗,也有誓死不從的,我就放棄了。」有一次,他摟住了一名年近50的婦女,對方氣憤地說:「我比你媽年齡都大,你還跟我耍流氓?」堅決不從並與他廝打起來,竟將高振全嚇跑了。

高振全告訴記者:「我在作案時也害怕,如果她們大聲呼救或者反抗,我第一個念頭就是逃跑,但大部分不敢反抗,怕我有刀吧?」

【本報提醒】

女性走夜路 盡量多回頭

據辦案民警介紹,高振全作案主要選擇老舊小區,「小區里沒有路燈或者路燈不亮的,樓道里沒有感應燈的,都是他最喜歡的地方。」

夜歸單身女性如何防搶?高振全的回答是:「走夜路時,盡量多回頭看看,有好幾次跟蹤目標時,因為她們老回頭,我擔心出事放棄了搶劫。」

警方也給出了幾條防範常識:單身女性晚上外出或下班時,留意可疑人員,隨時保持戒備心理。行走過程中要特別注意,與可疑陌生人保持必要的安全距離。盡量不要孤身穿越僻靜、人稀、地形複雜、照明條件不好的路段,確實要穿越時,要快速通過。出門盡量不要攜帶貴重物品,做到財不外露,避免尾隨跟蹤。遇歹徒搶劫時要沈著應對,盡可能發動周圍群眾共同對付罪犯。

【心理分析】

變態人格 從報復中感受快感

猥褻30多名婦女,高振全被人稱為「變態」,就他的心理問題,記者採訪了遼寧心理咨詢師黃宇。

黃宇認為,高振全的心裡確實出現了問題。「心理問題不是天生的,而是受過刺激、強烈的刺激後發作的。他曾談了一個女朋友,剛開始雙方處得挺好的,他深深地愛著對方。可是後來女友卻背叛了他,並向他提出了分手,他為此傷心欲絕,遭此打擊後,他心底就一直認為‘女人沒幾個好東西’,總想著要‘報復女人’。」

因感情受挫遷怒女性,甚至遷怒整個社會的案例並不在少數,而這些案件的「主角」往往有著共同的性格特徵——容易衝動、性格孤僻、思想稚嫩。黃宇認為,高振全因失戀受到刺激,對異性產生偏見,形成報復心理,瘋狂地對女性進行變態傷害,以發洩他心中的不滿和仇恨,往往可以讓陳某感到一種報復的快感,情緒處於臨界邊緣,就像吸毒上癮一樣,「變態」的心理需求往往會讓他欲罷不能,直至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