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這女人也太好色了吧

不知道乾嘛把我喊過來回答這個問題。說是好色的妹子,但我總感覺我碰上的所有妹子已經不能簡單的以好色來局限了,可謂都是性慾強的妹子。看我專欄應該知道我之前在日本有做過男公關。做小姐下班沒地方去的、失戀沒地方哭的、工作壓力大沒地方發洩的、精神病犯病沒地方嘮叨的…各種各樣奇怪的客人都會遇到。跟日本女孩子聊天,必須要一本正經的跟她聊,一旦一言不合她就開撩。

剛從事這行沒多久的時候,接待過一個妹子,看起來十分端莊。氣質容貌俱佳,看到了都不理解這種妹子還來男公關店做什麼。總感覺身邊能夠陪她聊天的男孩子應該都會排成長排。在妹子身邊坐定,幫妹子調好酒,慢慢開始瞭解到原來妹子是一個小富二代,平時酒品不好所以和朋友在一起喝酒的時候總感覺壓力太大。涉世未深,經驗不足。
平時自己喝酒屬於淺嘗輒止,很少會想過酒品不好是一種怎樣的體驗。然而人活著總是需要為自己的經驗不足買單。
事實證明這姑娘酒過三巡之後便會瞬間豹變。我不知道姑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喝大的,只是記得她不斷在我耳邊一直吹氣。開始我還以為她想跟我說什麼悄悄話,我還一本正經一臉認真的等著聽她吩咐,直到她開始由吹變舔,我下體變硬,然後纖纖玉手隔著我的襯衣不斷在我胸前摸來摸去,我才感覺到這女的看來真的是酒品不好。我很不自然的左右擺動自己的身子,畢竟是在店裡,都是開放式的卡座,在旁邊坐著陪客人的同僚們都能看到我的窘態。不斷的推開她,然後試圖跟她談一些開心的事。然而她並不想因我的推阻而放棄她的進攻。一次次的被推開,一次次的又湊了上來。總之就是不斷的摸來摸去,跟我說她是在感受男人荷爾蒙的味道。

我說我身上只有剛洗過澡的沐浴液的味道。摸著摸著妹子把頭躺在我的腿上,臉朝著我的肚子,時不時的用舌頭隔著褲子挑撥一下我早已凸起的下體。我跟她說要不今天差不多喝到這裡吧,我幫你打輛車,今天喝太多了。她不要,非要等我下班要跟我去アフター。那是第一次被客人帶走,我也是喝的有些多,不知道是如何度過的那一晚。一整晚都有一種被強姦的感覺。第二天去上班的時候,前輩跟我說不要那麼早的跟女孩子去開房。來店裡消費的女孩子只要喜歡你,她們會不斷的來這裡喝酒。過早的讓女孩子得到,反而此後她就不會對你產生太大的興趣了。你要能坐懷不亂才能成就大事。一臉認真的聽著前輩的教誨,深諳自己涉世未深,沒能經受住誘惑的考驗,過早的讓自己倒在了萬惡資本主義姑娘的石榴裙下。然而沒想到的是,當天晚上,那姑娘又來了。而且指名我了。這也是我在男公關店上班開始第一次被指名。見到客人之後,多少有一些尷尬。

但是她在喝酒之前感覺卻是挺正常的一個女孩子。見面後開心的跟我說,昨日気持ちよかった、ありがどう(昨天感覺很舒服,謝謝)。我說我今天還是陪你喝果汁吧。她說沒關係,今天晚上她還有約,喝一點酒就走。說是都指名我了,不喝酒的話會顯得很不好。我天真的以為她晚上真的有約,直到她又把頭倒在我的大腿上,然後打電話把今晚的約取消的時候。我突然感到背後一絲涼意,下體十分爭氣的膨脹起來,然而心裡卻如同萬只草泥馬奔騰。回憶起昨晚那通覆雨翻雲,再想想今晚即將迎來的狂風暴雨,不由得虎軀一震。我連忙把她扶了起來,雙手搭在她的肩上,滿臉認真的深情的望著她那大大的美瞳,嚴肅的跟她說,我大姨夫來了,一直這樣大運動量的工作,我會死的。妹子調皮的用舌頭舔了我鼻子一下,跟我說今晚讓我陪陪她就好,不會對我做什麼。然而那一晚大汗淋灕的在躺在床上足以證明,我還是太幼稚了…第三天,她尼瑪又來店裡了,而且帶了她一個閨蜜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