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集體性派對

1969年,6歲的Anneke被媽媽送到了一處城堡,這係她第一次‘參加’集體性派對。她被人用鐵鏈拴著綁喺舞台上,像只狗一樣被大人們放喺檯子上供人‘娛樂’。
自此,Anneke開始長達5年被頻繁性侵的生活。參與活動的人員大多係當地的貴族精英人士,佢們衣冠整齊來到‘會場’,嗑藥、濫交、侵犯喺場手無縛雞之力的兒童。
據Anneke回憶,有一次她看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佢進場後被場內的場景嚇呆了,佢們對視後,男人匆匆逃離了現場。多年後,Anneke看電視時發現,電視里的比利時政客,就係當年嗰個逃走的西裝男人。
除了週末被媽媽送到‘派對’供人娛樂,平日喺學校里的Anneke沈默寡言,沒有朋友。她被大人們威脅,一旦講出任何‘派對’上的事情,她和媽媽都會被滅口。
受虐者親口講述:戀童癖背後強大的黑暗勢力
據國際勞工組織估計,每一年,120萬兒童被販賣到全球各地,許多孩子成為童工,啲被器官買賣組織盯上,更有啲,成為了戀童組織的獵物,不幸淪為性奴。
網絡的誕生,一方面曝光了戀童組織的骯髒內幕,但另一方面,也被有心之人利用,導致更多的無辜兒童遭到迫害。
從醫學的角度出發,‘戀童’被定義為一種對兒童,通常為發育前或青春早期的男孩或女孩的性偏好。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第四版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也將其定義為對兒童的「病理性性偏好」。
Anneke Lucas,1963年出世於比利時,六歲時,她被媽媽賣給了一個戀童組織。組織的領導人,係當時比利時的一位內閣大臣。她的不幸遭遇背後,係歐洲乃至世界範圍內,社會精英階層對兒童有組織、紀律、策略的集體性性犯罪。
Anneke講,10歲時,一個20歲的年輕男子和她形成了固定關係,男孩的背景無從得知。一年後,年輕男子對即將進入青春期的Anneke失去了興趣。
Anneke被‘組織’里的人帶到一處細房間,即將被滅口時,年輕男子和‘組織領導’以為對方的政黨工作為條件,救了Anneke一命。
16歲,Anneke遠走佢鄉,此後幾十年一直喺沈默中生活。隨著年齡的增長,兒時的恐怖記憶越來越清晰,這段心碎的經歷讓Anneke時時處於自我厭惡和恥辱感里,得不到解脫。
每當聽到和當時‘派對’上相似的音樂時,她都會產生暈厥和嚴重的嘔吐反應。幾十年間,從來不敢和人交心也不敢和人談論自己的過去。Anneke移居美國後,看了無數心理醫生都無法治癒內心深處的創傷。

直到今年初,她接受了媒體採訪,決定公開自己的經歷,第一次真正地向人們訴講了幾十年前的遭遇。她講:「那些虐待兒童的人,用權力掩飾暴行,沒有任何良知,也沒有停止的意願。佢們不受法律控制,因為佢們就係法律。」
Anneke的遭遇並唔係個案,相反的,她的故事只係整個‘戀童網絡’的冰山一角。犯罪者從政客到學校教師,從宗教領袖到社會精英,遍布各行各業。
廿年來,世界多地爆出過大型戀童組織案件,就喺舊年,歐洲警察機構查處了一個世界上最大的戀童網絡論壇,擁有近30個國家近7萬名活躍會員。
這些人里,有教師、警官,其中一名夏令營地的總指揮,甚至喺五年里侵犯了超過100位兒童。
舊年,德國的一處教會合唱團被爆出,多年間,231個合唱團男孩被男性牧師集體侵犯的醜聞。除了性犯罪,孩子們還被嚴重毆打和禁食。
但因為教會施壓,大多數被控告的牧師卻不會得到應有的刑事懲罰,紛紛喺之後被轉到其佢國家的教會繼續工作。最終只有72個受害者得到補償,每個人賠了2500歐元(大約18000人民幣)。
除了比利時、德國,英國、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都曾爆出大型戀童犯罪案。美國的好萊塢,也見證了許多不該發生的悲劇。
主演過上世紀八十年代一系列賣座片的童星Corey Feldman,舊年接受採訪時坦誠,自己和同劇演員被不安好心的所謂‘星探’頻繁帶去成年人充滿酒精和藥品的派對。
同劇的細演員11歲時就被一個現喺仍然喺線上的知名製作人強姦,之後廿年陷入了毒品和酒精的深淵,38歲就早早離世。而Corey本人講佢自己被猥褻過多次,派對上的人讓佢喺成年前就認識了毒品。
但無論訪問人如何追問,Corey都堅持自己不會爆出嗰個人的名字,就算自己很想,但係佢也不能。歸其原因,Corey講好萊塢係一個你講出一個人的名字,就有可能會吃官司,被驅逐孤立的地方。
人們都知道嗰個大製作人或者大導演的名字,但係邊個都不敢講出來。
很難想像,係怎樣一種邪惡會向無辜的孩子伸手,又係怎樣的父母會將孩子丟進這樣地獄般的環境里,讓孩子們一輩子生活喺陰影和恥辱中。縱觀這些身世顯赫、家財萬貫、打著愛和救贖旗號的戀童犯罪者,人性的惡,讓人不寒而慄。